5月15日,習近平特使劉鶴率領的中方貿易代表團抵達美國,將與美方展開第二輪談判。毋庸置疑,中美新一輪貿易談判備受世界關注,而其結果對中國尤為關鍵。就在談判前,美國總統特朗普連續在推特上「放狠話」,不僅批評美國個別媒體報道不實,否認美國在中興問題上讓步,而且強調中共已經看到美國方面的要求,現在中方的要求美國還沒有看到。在其看來,美國在過去讓步太多,現在是中共大幅度讓步的時候了。

由於特朗普就中興問題的表態與其13日推特上所寫的他正在與習近平「合作」,設法讓中興通訊儘快恢復業務,也已經下令商務部去辦的言論有些不同,引起了外界的困惑。不過,有分析指,這是特朗普的談判策略,即在施壓的同時也給出可以滿足對方條件的可能性。換言之,如果北京在其他方面作出重大讓步,美國在可能的範圍內,可以尋求解決中興問題的辦法。而特朗普這樣做,既達成了自己的目地,也給了中共高層面子。當然,前提必須是「中共大幅度讓步」。

事實上,有著多年商場實戰經驗的特朗普,在步入政壇後,也將自己一貫的談判法則應用在解決國內、國際問題上,中美關係方面也不例外。

在特朗普撰寫的《永不放棄》一書的附錄2就是特朗普的談判法則。特朗普表示,談判是一門藝術,中間有一些細微的技巧是需要留心揣摩的,結合中美貿易爭端和中美關係,不妨看看他列出的一些技巧。

一是「知道你在幹甚麼」。特朗普表示,這話聽起來簡單,但是我見過很多談判對手對我知之甚少的情況。我意識到,因為他們的準備不充分,我可以很快就贏下這場戰役。我父親過去經常對我說:「對你所做的事情知道得越全面越好。」

從競選總統到就任,特朗普非常清楚的知道自己的使命,那就是整頓美國內務,糾正美國在以往的錯誤政策。在對華關係上,特朗普對於中共和中國的區別也有著清晰的認識。在2016年12月,侯任總統特朗普在一次戰略午餐會上,談到了未來將對中國採取的政策導向。他認為美國與中國在意識形態上的分歧根本不能調和,所以他不會像前幾任總統一樣與中國去爭論那些愚蠢的問題。他還拿美中稅負做比較,指出美中兩國政治、經濟體制的優劣。此外,他表示中國人認識到美國的優越性,只能是通過和平方式。

就任總統後,特朗普一方面排除了種種阻礙,兌現了不少競選時的承諾;另一方面,他在戰略上公開將中共視為美國的威脅,並在雙邊不平等貿易問題上對中共連番施壓,除了重罰不守信的中興外,更提出增加關稅以及要求北京當局停止向高科技產業提供補貼和其它支持等要求。特朗普的一系列國內政策,贏得了越來越多美國人的支持,而其在貿易上的對華施壓政策,也獲得了美國兩黨和商界等的支持。這是因為他們意識到美國18年縱容政策換來的是中共的擴張和巧取豪奪,以及對西方的滲透、威脅。

背後有著強大民意支持的特朗普,顯然在美中貿易中不會輕易妥協,除非北京作出重大讓步,因為他深深的了解美中貿易的不正常狀態,非常知道自己要達成怎樣的目標:改變美中貿易赤字和不公平的貿易規則。

與之相反,北京在嘲弄、挖苦、諷刺「政治素人」特朗普後,赫然意識到自身對其知之甚少。現任國家主席王岐山還曾問出「特朗普是一個偶然現象還是一個趨勢」這樣的問題。北京態度從強硬到軟化就是無知的一種表現。無疑,北京在這場貿易爭端中是相當被動的,準備也是不充分的,更不清楚如何應對特朗普的施壓。

二是「大智若愚」。特朗普認為這可以幫助自己看透有甚麼是談判對手不知道的,也能幫助了解對方是否在威脅。曾被視為「政治素人」的特朗普一系列組合拳打出後,很好的詮釋了這點。

三是「比談判對手多一點競爭優勢」。特朗普表示「知識就是力量,自己能做多少知識儲備就儘量多做一些」。資料顯示,特朗普曾經閱讀過上百本關於中國政治、經濟、軍事、文化、社會等方面的書籍,其針對中共祭出的貿易舉措,大多來自納瓦羅的《致命中國》。試問,中共哪個領導人曾如此廣泛涉獵關於美國多個領域的書籍呢?如此深刻的了解美國?應該說,特朗普對中國和中共的認知,正是源於這些書籍,而這些書籍的影響我們從美中貿易爭端以及其他領域中可以窺見。

四是「相信直覺」。特朗普認為在談判過程中有很多情形並不是非黑即白的,要相信自己的直覺。一個典型的例子就是特朗普對習近平態度的變化。在習近平訪美後,特朗普不管針對中共怎樣強硬,但一直稱習為「朋友」,而這大概是源於其與習近平長時間交談和習對美軍空襲敘利亞的符合人性的反應所達成的印象,這就是直覺。憑藉這樣的直覺,特朗普在美中關係和美中貿易談判中,一直保持著與習近平的溝通。

五是「不要被自己的期望束縛了手腳」。意思是談判中如果有新的事情發生,特朗普可以改變自己的談判思路。鬆口懲罰中興就是例子。

六是「知道甚麼時候說不」。特朗普對中共在貿易上的違規大聲說「不」,對中共高調提出制裁措施,已是天下皆知,如此直截了當,自然讓北京倍感壓力。

七是「百般耐心」。特朗普提到有幾筆生意他曾經苦苦等待了好幾年,但它們都是值得等待的。不過,特朗普在美中不公平的貿易條件下是否可以保持足夠的耐心,尚未可知。從目前特朗普的強硬姿態和對美國經濟實力的底氣看,特朗普是在力爭段時間內迫使北京作出巨大的讓步。

八是「為了加快談判速度,可以裝出漠不關心的樣子」。在美國開徵關稅前,前往北京的美國談判代表團展現的就是一副決不妥協的態度,而擔心經濟受損的中共表達了更為強烈的談判意願。此外,北京接連派出代表團訪美談判,就是希望可以達成雙方都可以接受的協議。但現在看起來這並不容易。

九是「記住最好的談判能讓各方受益」。特朗普在中興問題上的前後兩次表態可以作為例證。還是那句話,如果北京在其他方面作出重大讓步,美國在可能的範圍內,可以尋求解決中興問題的辦法,讓中興能夠維持下去。

沒有人否認,特朗普團隊中有著這麼多談判技巧和經驗豐富的並非特朗普一人,面對著如此強大的團隊,北京貿易代表團如果沒有實質性的讓步,能達成怎樣的結果呢?

除了談判法則,特朗普還曾列出了10條成功法則,那就是:永不放棄;富有激情;集中精力;保持活力;把自己看成一個常勝將軍;堅韌不拔;享受好運;相信自己;捫心自問:我的盲區在哪裏;把注意力集中在解決之道上,而不要抱怨出現的問題。永不放棄的特朗普會給美國、給世界帶來怎樣的改變呢?我們期待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