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6日凌晨北韓突然宣佈取消原本應於16日舉行的兩韓高級別會談。北韓高官甚至稱美國強迫北韓單方面棄核,朝方將重新考慮是否參加朝美領導人會晤。專家認為金正恩開始出爾反爾、左右搖擺是為了解除禁制裁,他從中共那得到底氣敢跟美國叫板。

16日朝中社的公報稱,中止兩韓高級別會談,是因為韓美近日開展針對北韓的大規模聯合軍演等挑釁與對抗行為。南韓與美國從11日開展了名為「2018最大雷電」的聯合空中戰鬥演習。

北韓外務省第一副相金桂冠隨後也表示,如果美國想強迫北韓單方面棄核,朝方或將重新考慮是否參加朝美領導人會晤。

同天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辦公室」公眾號消息稱,外交部回應記者提問如何評論該事件時表示,所有有關各方特別是朝美雙方應當相向而行,互相釋放善意和誠意。

喉舌新華社還發表評論文章稱,「北南高級別會談被朝方叫停,顯示出當前半島形勢依然脆弱的現實。」

美國馬里蘭「信息與戰略研究所」的專家李恆青向大紀元分析,因為上次金正恩跟文在寅總統在板門店達成兩個共識,一個是有條件棄核,一個是對美軍和南韓的軍演是可以理解的。「當時金正恩是示好,因為他感覺政權岌岌可危。聯合國這回的經濟制裁對他幾十年來講是最嚴格的,中國也是參與者,在鴨綠江沿線進行嚴格管控,對北韓的打擊確實非常大,因此北韓回過頭來重新坐回談判席上。」

「所以金正恩跟南韓提出各種各樣的互動方式,冬奧會、互訪、帶話給特朗普,有條件去核,我們甚麼都可以談。正在這個時候,金正恩突然跑到北京進行兩天多的訪問,當時是試探性的訪問,但對北韓來說得到非常正面的回應。」

李恆青分析:「實際上據說,金正恩去北京是被中聯部秘密特務組織施加很大壓力。如果北韓跟南韓、美國直接進行對話,尋找解決去核的方式,這時中共已經被排除在『遊戲』之外了。所以中共要求北韓你做這件事情之前要到北京來一次。沒想到金正恩受到中共熱情接待,包括第八個常委王岐山在內都參與接待工作,給了金正恩極大面子。」

金正恩火車剛離開丹東進入北韓,第二天網絡上傳出片段、圖片,有大批貨車和輕型貨車載有大量物資,從中國經鴨綠江大橋駛往北韓。

李恆青表示,「是甚麼東西至今外界不得而知。但是我相信可能是石油、航空汽油等聯合國最嚴厲制裁北韓的軍用物資。這還是有限的量。這給北韓打了一針強心針,條件是北韓小兄弟回歸到北京盟友位置,這點上中共應該已經達到目的了。」

「當金正恩正準備跟特朗普坐下來談判的過程中,金正恩再次訪問中國的葫蘆島跟習近平會面,外電都在猜測他們談了甚麼。其中一條金正恩向北京明確提出,希望解除禁運。」

李恆青強調:「金正恩回到談判桌前的唯一能夠約束他的就是嚴厲制裁。而他現在開始出爾反爾、左右搖擺也是為了解禁制裁。」

他表示,嚴厲制裁對金正恩而言就是毀滅性的打擊了。在這種情況下,金正恩從原來的強硬到幾乎是全面投降了,他當時對美國的唯一條件就是你不摧毀我政權。你只要保持我共產黨政權的存在,我甚麼條件都答應。而且美國新的國務卿去了兩次北韓,已經取得成果,關在北韓的美籍韓裔人士被釋放了,這是過去很多年沒有出現過的事情,無非是金正恩想對美國示好。

但是現在他又變了。為甚麼能變,「就是中共北京政府在背後給他支持,或者是支持的承諾:你一旦跟對方撕破臉了,我給你兜著、給你最後的支持。他應該是拿到了中共的最後支持,所以他敢於再來試水。」

李恆青還表示,反觀中共,因為這段時間美國執行戰略決策上,對中共的各個領域進行抵制,並且中國周邊的國家已經被中共的「一帶一路」嚇壞了,對任何中共的行動都很警惕,中共現在已沒有朋友了。連俄羅斯幾千枚導彈都部署在中俄邊境,大家都對中國的發展抱有疑慮。

「所以李克強帶著最大的代表團跑到日本去訪問,跟安倍晉三做各種妥協,跟文在寅重新確立關係,這跟中共此前對日本、南韓的態度是180度轉彎,此前中共是限制南韓的企業,煽動民意砸日本的汽車。從這個角度來看,中共還想在國際舞台上發揮巨大作用,這個時候也需要金正恩這樣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兄弟去製造事端、製造混亂,能夠顯示中共擔當和平使者的形象。」

李恆青說,「國際社會堅持認真執行聯合國決議,對北韓進行最嚴厲制裁,北韓一定會回到談判桌上,唯一一個變數是中共違反聯合國決議,在底下秘密給北韓輸血。中共有可能這麼做,因為中共一直想指導全世界社會主義運動,冒這個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