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京出席聽證會的維權律師謝燕益,是「709案」被捕者之一,曾遭中共關押553天。謝燕益昨日曾在現場介入協助Now攝影記者取回記者證,其後被警員押入聽證會場,之後再被帶走。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指,他的妻子原珊珊同樣被捕。

謝燕益因去年7月代理寧夏法輪功學員謝毅強被非法判刑上訴案,期間多次遭打斷辯護並被趕出法庭。他不滿法官行徑,多次向法院和檢察院投訴,但事隔逾半年後,謝本月4日接獲北京律協通知,指他涉違規行為,要在昨日出席北京市律師協會懲戒委員會早上9時半在北京舉行的聽證會。

對中共當局如此緊張外媒及香港記者採訪維權律師謝燕益,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主席何俊仁相信與法輪功案件有關:「我相信與法輪功案件有關,採訪是很正常的事,記者的職責就是採訪,你給人採訪,採訪誰是自由的,你怎麼可以這麼粗暴對待?這是不理性不文明的做法。」

中共自1999年發動迫害法輪功,被國際社會視為國內受迫害最嚴重的團體。何俊仁說中共一向打壓法輪功,特別害怕真相曝光,「任何對法輪功的採訪達到宣傳的效果,它都不會容忍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它覺得案件特別敏感,它們已經粗暴慣了,對任何不接受的新聞採訪都是這樣,這是一個很野蠻、不文明的政權。包括法輪功這一類的組織它們是很害怕的。」

謝燕益2017年7月27日在寧夏銀川市中級法院,為被非法判刑2年4個月後上訴的寧夏高級工程師、法輪功學員謝毅強出庭辯護。

據明慧網報道,謝燕益在辯護詞中指,謝毅強為人樸實、正直、善良,卻因信仰法輪功面對當局肆意剝奪其信仰權利,甚至對這一群體採取各種手段進行打壓侵害。「由於個別當權者的錯誤,自1999年以來全國千千萬萬的法輪功學員僅僅因為堅持『真善忍』的信仰,遭受了人類有史以來極為罕見的殘酷迫害與鎮壓,多少人家破人亡、多少人流離失所,但他們對這種不公與殘忍仍然能夠以和平、理性、忍讓、克制的態度回應之」。

他指,法輪功學員面對冤獄、被迫害致死、致殘乃至被活摘器官等種種難以想像的苦痛,承受千古奇冤,他重申:「很明顯,我們的當事人不是一個侵犯者而是一個受害人。」

明慧網指庭審中,法官何文波、曾琳巧公然踐踏法律法規,徇私枉法,多次故意打斷、阻止謝燕益及謝毅強本人當庭辯護,一再聲言:不允許提「法輪功」三個字,更不允許謝燕益指出在中國現行法律中,沒有任何一條法律將法輪功列入邪教範疇。更動用法警將謝燕益中途逐出庭。

昨日聽證會期間,多位大陸維權律師趕到聲援,卻被拒入內旁聽。

河北盧廷閣律師告訴大紀元記者,當局暴力驅趕記者、要求民眾出示證件及不許律師旁聽的做法都是違法的。「限制採訪,對律師進行人身攻擊和傷害,明顯違法,記者可以去控告、檢舉這些人。」

前來關注的維權律師隋牧青對大紀元表示,中共當局不許旁聽的做法完全違背聽證會的初衷與本質屬性。「說明當局非常心虛,是迫害人的形式而已。」

據隋牧青律師介紹,當時前來圍觀的約有二、三十人,包括一些國家使館的工作人員。

謝燕益夫婦雙雙被關押

整個聽證會持續到中午12時。謝燕益的代理律師文東海告訴大紀元記者,聽證會後,當局就把謝燕益帶走了,官方肯定會說他(謝燕益)「妨礙公務,進行刑事方面的指控」。

當謝燕益被帶走後,他的妻子原珊珊臨時請隋牧青、馬衛律師作為代理人,一同前往和平里派出所詢問謝燕益被帶走的事由和法律根據。

警方不把傳喚文書給原珊珊看,隨後,五六個警察強行將原珊珊扣押。

據悉,謝燕益的第三個孩子「三寶」才兩歲兩個月,中共警方卻將她丟在派出所外,「709案」在押律師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其後在派出所大廳裏帶著三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