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民主國家,商品雖然有價,但權力卻是無價的;而在中國則不然,不僅商品有價,權力同樣也有價,而且比多數商品價更高。

那麼中共的權力「價碼」究竟有多高呢?

且讓我們來看一則具體事例。

話說產煤大省山西省晉城市煤炭煤層氣工業局曾有過一位叫趙晚疇的局長。此人官雖不大,卻手握著對下屬單位和各煤礦的監管權,在當地煤炭行業可以說是位名副其實的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帶頭大哥」。當局長8年,他利用手中的權力,通過為他人在煤礦復產、轉產、資源整合、介紹業務、安排子女工作等事項上謀取利益,收受了巨額賄賂。

據據澎湃新聞報道,趙晚疇受賄事實共計70項,向他行賄的人多為當地「煤老闆」。

如,2006年至2013年,趙晚疇先後15次收受某煤礦負責人秦某某人民幣共計30萬元。

2007年至2012年,趙晚疇10次收受澤州縣某煤業有限公司孔某某人民幣共計10萬元。

2010年至2014年,趙晚疇9次收受某煤礦負責人成某某人民幣共計9萬元。

2007年至2008年,趙晚疇收受山西陵川某煤炭企業實際控制人孫某某給予的住宅一套和鄭州某大廈商務寫字樓2間,購置費用共計人民幣近320萬元。

2008年,趙晚疇接受孫某某給予的人民幣100萬元和價值6.4萬餘元的桑塔納轎車一輛。

———–

8年裏,趙晚疇通過不斷受賄,撈取了上億的巨額財富,他家光存摺就有2,427張。

換句話說,趙晚疇手裏的權力值一個多億!

這個價碼不可謂不高,但顯然也算不上最高。而讓人詬病的是,不管價高價低,今天的中共官員幾乎個個手裏的權力都有價碼,不利用權力進行權錢權色勾兌的官員那簡直就是鳳毛麟角。

說到這裏,想必有人會問:為何權力在民主國家無價,而在中共不但有價,而且價碼高的如此嚇人呢?

問題出在官員身上,根子卻在體制。

改革開放後,中共雖然拋棄了僵化的計劃經濟,卻搞起了「權貴資本主義」。與規範的市場經濟不同,在這種畸形的體制下,各級政府和官員手中依舊掌握著不受民眾約束和監督的巨大權力,不論是經濟資源的配置還是企業的運行,都無法避免政府的控制或是干預,權力進入市場交換領域也就成了一種無法避免的現象。這樣一來,權力當然也就有了一個能夠兌換成金錢,迅速變現的空間。

既然權力能輕易變現,而且價碼這麼高,中共的腐敗又怎能不氾濫成災越演越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