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恩最終同意「飛出」國門,到新加坡與特朗普會面,無論怎講都有點出乎外界意料。獨裁政權的首腦,表面「一言九鼎」,內心往往都怕死得很。金家政權的黑老大也不會脫例。此前,金一、金二除了極個別情況,都是坐專列出行就是一個明證。

所以,特朗普要把金三逼上飛機,而且還要飛到一個不在北韓掌控範圍之內的遠地,這就真有點微妙了。

從平壤飛至大連,距離僅359公里,新加坡距離平壤卻有4758公里。而三胖的專機「蒼鷹1號」是前蘇聯伊留申-62客機的改進版伊留申-62M。這架老爺機雖然經翻新後外表很亮麗,但除了內部機件老化,其設計上還有很致命的弱點。四個發動機放在尾部(現代民航機一般放在中部)導致機身重心過於後偏,載客和空置時重心偏移過大,在遇到氣流不穩時,容易發生俯仰過度,從而導致墜毀,曾在兩個月內墜毀過三架伊-62。

即使是改進款伊-62,事故率都還是很高,一些駕駛員都不敢駕駛這款客機,早在上世紀90年代初就已經停產了。

當今世界,各國元首的專機不是波音就是空客。其中依然有異類,比如普京的專機就是伊留申-96,雖然都帶著伊留申這個名頭,但這個卻是發動機中置、高度定制的伊留申-96-300,據說造價高達10億美元,無論安全性、續航能力都不是金胖子的「蒼鷹1號」可比。

還有一個異類是波蘭總統的專機圖-154。問題是,這個蘇製圖-154也不是盞省油的燈。2010年4月,時任波蘭總統卡欽斯基乘坐的圖-154飛機在俄羅斯斯摩稜斯克州北部一軍用機場降落時失事,機上96人全部遇難。元首專機失事,元首身故,罕見先例,這樣的前車之鑑能不讓三胖心驚膽戰嗎?

所以這次「飛出國門」十有八九不是三胖的選擇,而是金髮川先生堅持不去板門店逼出來的結果。之前有猜測說,瑞士和蒙古是可能的選項,但是為何這兩個都落選了呢?瑞士雖然是金正恩讀過書的地方,但是太遠(8600多公里),蒙古呢,格局又太低。

而新加坡是跟北韓、美國都互設有領館,跟朝美關係都不賴的地方。除了距離不太遠,更重要的一點是,底色「半染紅」的新加坡與北京關係不尋常,習近平和馬英九破冰式會面就選在此處,這無疑會讓金正恩在「安全感」上加分。

至於金正恩最終怎麼個走法,有消息說,「蒼鷹1號」可能中途在中國降落添油後再續程起飛,或北韓會向中國租包機將金正恩送到新加坡。這確實都有可能。

但是還有一種可能很多人忽略了。之前有傳聞說,習近平也會參加特金會,既然習本人也去,那麼金三胖就完全有可能先到北京與習碰頭,然後再與習同乘中方的專機「國航六號」(波音747)一起飛去新加坡再飛回。

這個「共乘」是有先例的。習近平2013年9月訪問哈薩克斯坦時,就曾與哈薩克斯坦總統納扎爾巴耶夫共乘中方專機從阿斯塔納飛到阿拉木圖。

「共乘」既解決了面子問題和交通安全問題,又有了中共這個靠山在當地策應。不難想像,金三胖此次急匆匆的飛去大連會習近平,其中的重要議題之一就是敲定這個「借橋過河」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