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巴和平進程一直是國際社會關注的話題。白宮一位高級官員透露,美國目前正處於敲定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和平計劃的最後階段。這份計劃之後將會被送給以巴雙方,進行最後商定。

據《華盛頓自由燈塔》報道,周一(5月14日),美國正式將駐以色列大使館從特拉維夫搬遷到耶路撒冷,和平議題再次成為輿論的焦點。

事實上,美國在力圖促成以巴和平的問題上一直沒有停止行動。目前,已經處在敲定和平計劃的最後階段。預計在未來幾個月內,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將會收到美國提議的和平計劃。

特朗普政府官員指出,美國方面至少從去年就開始準備這一計劃,當「時機成熟」時會公佈出來。

「我們一直在努力,並希望讓這個(和平)計劃能夠有最佳機會取得成功。」一名官員說,「我們希望達成一個適合雙方的長久協議。」

目前這一和平計劃還在嚴格保密中,但預計在接下來的1至2個月內將會對外揭曉。

白宮官員說,美國在耶路撒冷開放大使館「明確表明了我們的立場、我們的優先事項及對現實的承認」。

該官員還說,美國也希望向巴勒斯坦人澄清,以色列是不會消失的。

報道說,這並不意味著美國就談判條款正在採取一個強硬態度,不同地區領土的邊界還是要由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雙方商定。

特朗普總統周一在祝賀美國駐以色列大使館遷往耶路撒冷時說,「我們最大的希望是和平。」「美國仍然會全力致力於促成(以巴)持久和平。」

和平計劃若推出 沙特角色備受關注

特朗普在去年12月宣佈承認耶路撒冷的首都地位,雖然特朗普堅定要致力於以巴和平,但外界多擔憂阿拉伯世界會大規模爆發暴力衝突。當時路透社在阿拉伯世界的採訪曾披露了一個驚人消息,讓外界得知在阿拉伯地區佔舉足輕重地位的沙特的真實態度。

路透社當時披露,巴勒斯坦官員說,沙特已經在特朗普宣佈前夕連續數個星期在幕後給巴勒斯坦做工作,督促他們支持美國新的和平計劃。

另一方面,路透社私下從阿拉伯官員那裏獲知,對於美國在以巴和平計劃上的更廣泛戰略,沙特看來是站在美國這一邊。這個和平計劃當時仍然處於早期發展階段。

當時四名向路透社透露信息的巴勒斯坦官員表示,沙特王儲默罕默德和巴勒斯坦領導人阿巴斯詳細討論了特朗普及其女婿庫什納的和平計劃。該計劃預計在2018年上半年推出。

一位巴勒斯坦官員透露說,穆罕默德和阿巴斯討論的提議包括在加沙和約旦河西岸行政區A、B及10%的C區建立一個「巴勒斯坦實體」。在西岸地區的猶太人定居點將會繼續存在,以色列將會繼續對邊境地區負責。

路透社說,該提議與目前對約旦河西岸地區的安排稍有不同,擴大了巴勒斯坦的控制權,但仍然遠不能滿足巴勒斯坦的要求。巴勒斯坦人拒絕這項提議。

特朗普在宣佈耶路撒冷決定的前一天曾和阿巴斯通過電話,他強調說,巴勒斯坦會從庫什納和美國中東特使葛林佈拉特(Jason Greenblatt)所擬定的計劃中獲益。

外界相信,白宮官員近日向《華盛頓自由燈塔》透露的處在「最後階段」的計劃,很可能是去年沙特呈現給巴勒斯坦的完善和更詳盡的版本。

白宮官員說,「我們正進入一個新階段」,巴勒斯坦人在新總統特朗普的任期內,有一個「很大的機遇」。

巴勒斯坦主要依靠國際援助生存。而沙特曾一直是巴勒斯坦的最重要援助國之一。據Al-Monitor此前披露,沙特曾經將對巴勒斯坦的款額從每個月的1400萬美元增加到每月2000萬美元。因此,沙特對巴勒斯坦具有重要影響力。

特朗普政府的和平協議一旦推出,沙特在促成以巴和平協議過程中會起到什麼樣的作用,備受外界關注。

白宮官員:承認耶路撒冷首都地位不是阻擋和平進程

白宮高級官員指出,美國承認耶路撒冷的首都地位不應該被看作是對實現以巴和平的阻礙。

巴勒斯坦人近日在加沙—以色列邊界對美國遷大使館進行抗議示威。白宮官員認為,耶路撒冷現在的安全局勢和之前任何時期真的沒有甚麼不同。任何時候只要有高規格事件和諸如這類的代表團來訪,都會有對該地區安全的關注。

一位經常向白宮提供中東問題諮詢建議的消息人士表示,當特朗普總統宣佈說,他將會遷移美國大使館時,很多奧巴馬時期的官員和自由派反對說,他犯了一個巨大的錯誤,將會引發無盡的全球暴力和美國孤立,但事實相反,「很多國家正希望追隨著美國」。

美國去年宣佈遷移駐以色列大使館後不久,危地馬拉就宣佈,也計劃將大使館遷至耶路撒冷。

白宮官員表示,參加周一大使館開幕儀式的議員來自國會兩黨,「而不只是一群共和黨人」。

按計劃,前國會民主黨參議員李伯曼(Joe Lieberman)、奧巴馬時期美國駐以色列大使夏皮羅(Daniel Shapiro)以及很多其他民主黨人士都會到場。

該官員說,這真正說明美國政府內部兩黨議員在這一問題上是一致的,那就是,支持將美國大使館遷移到耶路撒冷。這是美國國會在二十多年前就簽訂法案要做的事情,這是「美國人民和以色列人民的願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