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國作家高爾在《抱怨》一書裏提過:「一個人最真摯誠實進行感覺與思考的地方,就是心靈。」 可惜,人都太忙了,忙會使人閒不下,忽略用心靈感知擦身而過的美好世界,聽不見蟲鳴鳥唱,聞不到花香氣流;忙,一直是擋在人們前面的大石頭,搬不開,就少了風花雪月了。

醫生老友很感傷地告訴我,工作超過20年的他,演的只是一部好用的、技術一流、功能卓越、按了鍵便能用的機器。

有一次,我與他相約去海邊用餐觀浪,他慨允。11點半我便到診所等待,準備12點出發,1點鐘時,他還有病人,牙醫朋友面帶歉意的探頭請我再等一下,這一等便2點半了,離他3點鐘的門診只剩半小時。海自是看不成了,只能就近用餐,望望水族缸裏的悠哉小魚。

這些年來,他物質萬歲,但卻精神貧乏。

何止他一個人如此,我見過太多有名望的人,螢幕前光鮮,螢幕後怨著,問我如何把轉動不止的輪盤,停了下來。

另一個朋友就令人羨慕,他學的是體育,早早就從學校退休,目前以教球維生,退休金與教學費使他無後顧之憂。課少的時候,出門旅行,課多的時候,教球也是玩。朋友與他見面,真的一個慚字了得,人人憂心忡忡,他卻滿面春風。

問題出在兩個人的價值觀不同。醫生夢想物質生活,優渥的待遇、美麗的華宅、精緻的飲食﹔教球的老師只想精神萬歲、玩出學問、玩出智慧、玩得開開心心。於是造就了一個人憂,一個人樂的兩極畫面。

讀者關心我的做法,這個角度並不妥適。你該關心的是我的哲學,體驗我內心的智慧之門,一個隱於忙忙碌碌的紅塵世界中的巨集之聲。

我是個經常把白花花的銀子往外送的人,聽到這類的故事,你會怎麼想?

我瘋了,當然不是;我不缺錢,錯,錢嘛!誰都缺;那是賊貨?不!別開玩笑了,我只不過把生活看得很重而已。

錢,真的不是萬能的,至少換不來健康、快樂、夢想成真、同理心、滿足之類的東西。一輩子犯不著投資所有的功夫,努力贏得再三輩子也花不了的銀子,最後再感嘆美好的光陰已隨之而去。留住時間,可做的事才多著哩!

我空出一些時間了,不想賺錢,只好找找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