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得浮生半日閒,無所事事地在網站上晃蕩瀏覽時,無意間看到一幅賞心悅目的圖片,確定免費下載為合法後,立即動手操作。瞬間,程序順利地完成,重新開啟桌面來觀賞,正自歡喜得意之際,驀然發現圖片還是同一幅圖片,但是美感已經大打折扣,仔細推敲後察覺:原圖被放大了,充塞整個桌面,壓迫感侵逼而來,與先前的舒緩寬裕大相逕庭。原來,美感來自於適度的留白,如今留白不見了,美感也就消失了!

留白,是一種藝術、一種哲學,更是一種境界。中國傳統水墨畫將這個意趣,表現得最是淋漓盡致。不管是山水、花鳥或人物畫,一般來說,作畫者很少會將整個畫面填滿,而是要留給觀賞者更多的想像和自由,讓思緒在宇宙無限的空間裏飄遊,因為一幅作品並不是最後的敘述,而是一個開端,畫家所記錄的並不是單獨視覺上的意象,而是許多經驗的聚合,同時還賦予象徵性的意義,所謂:「天地間皆為圖畫、圖畫中自有天地。」留白,讓意義增添遼闊與深邃。

中國書法方面,對留白的運用也不遑多讓。一帖傳世佳作,「在字與字之間,行與行之間,一定是偃仰顧盼、陰陽起伏,如樹木之枝葉扶疏,而彼此相讓﹔如流水之滄漪雜見,而先後相承。否則就會少了氣韻,死板板的少了動感美。留白就是空隙。自古到今,無數書法家都嫻熟此法,凡是稀世珍品,無不疏密有致、抑揚頓挫,開張勢起,遊龍走蛇,有了搖曳而來、迤邐而去的靈動。」「靈動」二字,道盡了留白的奇妙與精采。

在音樂中的表現,留白,便是以休止符的形式來展露,而它,更加彰顯了曲子無盡的韻味與源源不絕的生命力。在樂曲演奏時,時常會有片刻的休止或停頓,有張有弛、有收有放,才能體現出音樂的節奏,流洩出婉轉動人的樂章。白居易在〈夜箏〉裏描繪到:「紫袖紅弦明月中,自彈自感閛低容。弦凝指咽聲停處,別有深情一萬重。」此時無聲勝有聲,留白之處餘韻裊裊、不絕如縷,繞梁三日更加耐人尋味。

其實,不只是藝術上要留白,生命也要留白,人際關係更需要留白。「你是弓,經由你,射出子女的生命之箭。」是「先知」紀伯倫談孩子、論親子之愛的殷切叮嚀,讓箭離弓,飛向夢想的遠方,然後靜靜地做一隻沉穩的弓,是親情的留白;「君子之交淡如水。」淡是友情的留白,味甘易壞,唯其恬淡,因此更為親近、深遠;相敬、相愛是夫妻長長久久之道,而「敬愛」就是尊重,是恆常不變的情感基礎,讓雙方分別保有獨立自主的空間,「尊重」則成了愛情的留白。

世間十里洋場、百丈紅塵,奔波忙碌於其間的我們,儘管早已滿面風霜,然而留白就是給自己洗滌潔淨的契機,再重新出發。吟詩品茗、閒思暇想、靜看春雨綿綿、細聽秋風颯颯;或者甚麼都不想、甚麼都不做,只是悄立觀星、枯坐發呆,皆有留白的輕盈與餘裕。留白,是一種休閒、一種停頓,更是一種修煉,有了它,生命更精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