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高層權鬥自中共建黨以來就一直持續不斷。日前,網上曝出中共前領導人鄧小平,多次整肅習近平父親習仲勳的過程及內幕。

自由亞洲電台特約評論員高新5月14日刊文,揭露鄧小平多次整肅習仲勳。文章說,一次是鄧小平在1956年9月召開的中共八屆一中全會,出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共總書記後,不但沒有像陳伯達一樣向毛澤東保舉那些「西北幹部」,反而是先拿習仲勳開刀,把西北幹部,特別是陝西籍的幹部幾乎全部整垮。

文章說,鄧小平就是因為向毛澤東告發高崗才得到重用,如果沒有高崗事件的發生,鄧小平的上升是不可想像的。很顯然,鄧小平在取代高崗的前提下,當然就容不得習仲勳在中共高層繼續受到重用了。

另一次是文革結束後,葉劍英、華國鋒和胡耀邦都堅決支持給習仲勳「徹底平反」,但是因為鄧小平和陳雲堅決抵制重新評價高崗的問題,牽連到習仲勳,中共中央關於為所謂「習仲勳反黨集團」平反的通知是1980年才發出的。

另外,署名「劉白」的網絡作家近日也在網上刊文披露,鄧小平為了權力早在1950年代就與習仲勳結怨,隨後鄧小平多次打壓習仲勳。

1952年,毛澤東為削減地方權力,調高崗、饒漱石、鄧子恢、鄧小平、習仲勳等地方軍政要員進京。鄧小平被調任副總理,而習仲勳被調任中共中央宣傳部部長。

文章說,當時劉少奇是毛澤東的「接班人」,但顯然高崗、饒漱石、鄧子恢、鄧小平、習仲勳這些實權人物也屬於未來接班梯隊。習仲勳比鄧小平年輕近10歲,兩人也是潛在接班人之爭。

1954年,高崗事件發生。毛澤東為平衡各派系從而讓自己一人獨斷,慫恿高崗反對劉少奇,當高崗想與鄧小平聯合對付劉少奇時,鄧小平不明事理卻向毛澤東告高崗的密,使得毛不得不拋棄高崗。同時,鄧小平也因此受重用。

1955年,習仲勳受高崗事件牽連,被要求作檢查。習仲勳前兩次都未過關,第三次才過關。

文章說,而不讓習仲勳過關的就是鄧小平。在1956年中共八大後,鄧小平擔任政治局常委,而習仲勳只是擔任中央委員。1962年,習仲勳變成反黨集團首犯,當時的中共中央總書記鄧小平是康生整習仲勳的幫手。

文章披露,文革後,鄧、習兩人矛盾並沒有結束。鄧小平起先不同意習仲勳復出,要先讓習保證與鄧保持一致才可復出。1978年4月,習仲勳復出,但不能進京,也沒有官復副總理原職,而是離京到廣東省擔任領導。

1980年9月,習仲勳被調回京任職;1987年,中共八大元老之一的習仲勳,面對鄧小平、薄一波、王震等元老逼胡耀邦下台的做法很是氣憤。

「你們這是幹甚麼?這不是重演『逼宮』場戲嗎?」 習仲勳拍著桌子說:「這不正常!生活會上不能討論黨的總書記的去留問題,這是違反黨的原則的。我堅決反對你們這種干法!」

1989年爆發六四愛國學生運動後,據悉,習仲勳同情學生的民主訴求、強烈反對中共出兵鎮壓學生。中共血腥鎮壓六四學生後,習仲勳也很快失去權力。

文章說,習仲勳1990年「被中央批准到南方休養」,實際上是被貶出京,流放外地。1999年,中共建政50周年,習仲勳才第一次回京參加慶典,而此時鄧小平已死。

據知情者透露,鄧小平下令讓習仲勳提前「離職休養」的霸道作法,連當時的中央顧問委員會成員們都深感不滿。

鄧小平1992年南巡時,有小道消息說,鄧小平與習仲勳當時同在深圳迎賓館的不同建築裏,兩人卻「雞犬之聲相聞老死不相往來」;也有消息說,為了避免出現尷尬局面,廣東和深圳方面已經在鄧小平抵達之前安排習仲勳暫離深圳去廣州「視察」了幾天。

劉白的文章說,當然,鄧、習雙方也有合作,比如鄧小平在辦深圳經濟特區上還是給習仲勳一定程度的支持,但雙方積怨很久、很深,且這是主要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