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上周二文)

「四明狂客」賀知章呼其為「謫仙」

在司馬承禎的圈子中,有一位「四明狂客」賀知章,曾任太子右庶子、侍讀、工部侍郎等,在唐代文學界頗有聲名。742年,李白來到長安。在紫極宮,賀知章第一次見到了李白。在看了李白的《蜀道難》等詩作後,賀知章深感他是奇才,乃直接稱呼李白為「謫仙人」。這一稱呼一方面表明李白「才華馥比仙」,乃是仙人被貶到人間;另一方面也是在暗示其身上散發出的那種修道人才能具備的氣質。

賀知章遂熱情邀請李白到酒肆中喝酒、暢談。兩人邊飲邊談,十分契合、開心,相差40多歲的他們由此成了忘年交。由於忘帶銀兩,賀知章取下皇帝賜予的金龜權當酒資,這就是歷史上有名的「金龜換酒」。

明人繪(舊傳南宋馬遠)《對月圖》軸,詮釋李白《月下獨酌》中「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的詩意 台北故宮博物院藏品(公有領域)
明人繪(舊傳南宋馬遠)《對月圖》軸,詮釋李白《月下獨酌》中「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的詩意 台北故宮博物院藏品(公有領域)

此後,在賀知章等人的推薦下,唐玄宗在金鑾殿召見了李白,後授李白翰林供奉。李白之名遂傳遍天下。自此,賀知章與李白更是常常飲酒賦詩,切磋詩藝,他們與張旭等八個人被時人稱作「醉中八仙」。另一位唐代大詩人杜甫《飲中八仙歌》中,對賀、李的醉態有著生動的描繪:「知章騎馬似乘船,眼花落井水底眠」,「李白一斗詩百篇,長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來不上船,自稱臣是酒中仙。」

744年,賀知章因病告老還鄉,受到皇帝及官員相送。回鄉後的他捨宅為觀,請為道士,並得到了唐玄宗的准許。李白因摯友的離別而感到惆悵,遂寫下了《送賀賓客歸越》一詩:「鏡湖流水漾清波,狂客歸舟逸興多。山陰道士如相見,應寫黃庭換白鵝。」

賀知章告老還鄉不久,李白因得罪權貴而被玄宗「賜金還山」。747年,李白至越中探訪賀知章,驚聞他已仙逝,遂賦詩《對酒憶賀監二首並序》,懷念這位知己。

元丹道士認其為 「異姓天倫」

李白著名詩作《將進酒》「岑夫子,丹丘生,進酒君莫停。與君歌一曲,請君謂我傾耳聽」中的丹丘生,就是元丹丘,是李白早期在四川交往最密切的一名道士,史載,元丹丘是道士胡紫陽的弟子。從李白詩作中多達十幾首是與之酬贈的詩可以看出,他們的友誼確實非比尋常。如在《穎陽別元丹丘之淮陽》中,李白言「吾將元夫子,異姓為天倫」,意思是兩人的關係如同親兄弟一般。

明崔子忠繪《藏雲圖》(局部),絹本設色,北京故宮博物院藏,描繪李白盤腿端坐盤車上,緩緩行於山路上,仰首凝視頭頂上的雲氣(公有領域)
明崔子忠繪《藏雲圖》(局部),絹本設色,北京故宮博物院藏,描繪李白盤腿端坐盤車上,緩緩行於山路上,仰首凝視頭頂上的雲氣(公有領域)

在《元丹丘歌》中,則如此寫道:「元丹丘,愛神仙,朝飲穎川之清流,暮還嵩岑之紫煙,三十六峰常周旋;常周旋,躡星虹,身騎飛龍耳生風,橫河跨海與天通。」在《西嶽雲台歌送丹丘子》中又說:「雲台閣道連窈冥,中有不死丹丘生。」

在李白眼中,元丹丘是個能跨海飛天而且長生不死的仙人。他們一起訪師學道:「吾與霞子元丹,煙子元演,氣激道合,結神仙交,殊身同心,誓老雲海,不可奪也。歷行天下,周求名山,入神農之故鄉,得胡公之精術。」,見《送煙子元演隱仙城山序》。一起談玄悟道:「滅除昏疑盡,領略入精要。澄慮觀此身,因得通寂照。朗悟前後際,始知金仙妙。」,見《與元丹丘方城寺談玄作》。一起在嵩山尋仙煉丹:「提攜訪神仙,從此煉金藥。」,見《題嵩山逸人元丹丘山居並序》。

這樣的元丹丘對於李白的影響不可謂不大,而李白因此與其師父胡紫陽的關係也很密切。對於胡紫陽高深的道法丹術,李白在《漢東紫陽先生碑銘》中介紹說:「因遇諸真人,受赤丹陽精石景水母;故常吸飛根、吞日魂,密而修之。」且因「與紫陽神交」,李白是「飽饗素論,十得其九」。後來,李白還曾追隨元丹丘到嵩山歸隱了一段時間。

據說,在李白第一次來長安時,元丹丘通過向持盈法師(玉真公主)引薦李白,使其向玄宗推薦,加之賀知章等人的舉薦,玄宗才下詔召見李白。自此李白在長安的生活,能使玄宗「降輦步迎,如見綺皓。以七寶床賜食,御手調羹以飯之」,並「置於金鑾殿,出入翰林中。問以周政,潛草詔誥」。

吳筠道士與之相酬和

《李白作清平調圖》,取自清蘇六朋繪《清平調圖》,廣州美術館藏(公有領域)
《李白作清平調圖》,取自清蘇六朋繪《清平調圖》,廣州美術館藏(公有領域)

吳筠,唐代著名茅山道士。因其文辭傳頌京師,玄宗聞其名,遣使召見他,授之以待詔翰林。玄宗向他問道法和神仙修煉之事,吳筠答以「此野人之事,當以歲月功行求之,非人主之所宜適意」。玄宗十分器重他。

742年初,吳筠東遊到會稽(今杭州),隱居在剡中(今浙江剡縣),在此與李白相識,並與之相酬和。李白那首《鳳笙篇》中的「仙人十五愛吹笙,學得崑丘採鳳鳴」說的就是他。

在此隱居期間,李白在浙江天台山亦有過採藥、服丹的經歷,他寫道:「攀條摘朱實,服藥煉金骨。安得生羽毛?千春臥蓬闕。」「一餐咽瓊液,五內發金沙。舉手何所待?青龍白虎車。」

其後,玄宗再度召吳筠進京,他也向玄宗推薦了李白。自天寶中,李林甫、楊國忠用事,綱紀日紊,吳筠預知天下將亂,乃堅求返還嵩山,玄宗不許;在安祿山作亂後,再次請求還山,這次玄宗同意了。

正式成為道士

清殿藏本李白畫像(公有領域)
清殿藏本李白畫像(公有領域)

744年,李白離開長安後,開始浪跡天涯,並繼續求仙學道,採藥煉丹。他出門的行裝是仙藥滿囊,道書盈篋。44歲時,李白來到山東紫極宮,尊師高如貴,接受道籙,正式成為一名道士。他的《訪道安陵遇蓋寰為予造真籙臨別留贈》一詩,記錄了這個過程。他先去安陵(河南鄢陵縣)找蓋寰道士,把道籙造好了,然後到濟南,由高如貴「尊師」在老子廟裏面正式授予。

從此,李白堅定地走在了修道成仙的路上,而且是全家修道。雖然他也期望建功報國,但「學道愛神仙」卻是始終不變的,他留下了一百多首與仙道有關的詩歌。誠所謂「一鶴東飛過滄海,放心散漫知何在。仙人浩歌望我來,應攀玉樹長相待。堯舜之事不足驚,自餘囂囂直可輕。巨鰲莫載三山去,我欲蓬萊頂上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