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著名運動品牌阿迪達斯(Adidas)、彪馬(PUMA)、韓國樂天等一批大型外企紛紛關閉中國的企業、生產線,甚至全部從大陸撤離。

著名運動品牌阿迪達斯(Adidas)執行長羅斯泰德(Kasper Rorsted)日前表示,將繼續把該品牌的球鞋生產基地從中國轉移到越南。

專家認為,美中貿易衝突也令國際品牌擔心中國生產基地的產品受到美國加徵關稅的影響。此外,大陸生產成本的提高,政治環境惡化,令外企高管得到很多教訓,只要有機會,他們就會撤離。

羅斯泰德在年度股東大會上表示,阿迪達斯2017年在中國生產的球鞋比例為19%,比2012年低30%。同時有44%的球鞋在越南生產,比2012年高出31%,而且「這種趨勢可能會持續下去」。

而就在上個月,另一家國際運動品牌彪馬則表示,如果美國對中國產品加徵關稅,將會把部份產品的生產地從中國轉移到其它亞洲國家。目前,彪馬約有三分之一的產品在中國生產。

密集的撤離潮繼續

5月11日,韓國樂天集團公佈出售上海、江蘇等華東地區50多家店舖的決定,預計將以約17億元(人民幣,下同)的價格出售給利群集團。

5月7日,深圳奧林巴斯宣佈停工停產,其深圳工廠自投產至今已有24年,據悉該生產線將搬往越南。

本月深圳三星電子通信公司將被撤銷,此前三星電子也表示將在泰國和印度設廠。

今年3月尼康關閉了位於無錫市的子公司尼康光學儀器(中國)有限公司,同時,負責生產尼康數位相機及配件的工廠也停產,並選擇在東南亞外包工廠,繼續自己的工業製造。

今年元月7日,世界五百強的日資巨頭——日東電工蘇州工廠宣佈1月份停產,2月份開始解除合同。

據陸媒不完全統計,光蘇州的外資企業相繼而去轉向東南亞的,先後包括耐克、阿迪達斯、聯建、宏暉、飛利浦、普光、華爾潤、諾基亞、紫興、希捷、及成等這些聲名赫赫的外企,很多都是上萬人的企業。

設法撤離因風險大增

浙江財經大學經濟與國際貿易學院院長謝作詩對本報表示,外企撤離主要有兩個原因,「一個是中國勞動成本大幅度上升。第二個原因是,我們的市場環境在變差,比如我們曾經去抵制日貨、韓貨,我們今天跟美國展開貿易戰,這讓外企覺得有風險存在,那人家有機會就轉移了。」

謝作詩認為,外企的撤離也給中國經濟帶來很不好的影響,毫無疑問會降低經濟的增速,會增加失業人口。外資的逃離是整個環境的改變,這是系統的工程,不是靠哪一個政策能解決的。

網路作家荊楚向本報紀者強調,「這些外企在中國大陸這種黑暗腐敗的政治環境下,如果不跟政府官員沆瀣一氣、沒有向他們行賄討好,就沒有發展的空間。政府官員隨時心血來潮,隨便出一根手指就可能把企業掐死。」

「官員的權力得不到監督與制衡,因此對外企來說,資本風險就非常大,也是不可預期的,這對正常資本的營運是不利的。這些年來也給外資企業高層留下很多深刻的教訓。」

他表示:「世界各大財團現在都明白過來,只要有一些機會,他們就會想法設法撤離,這是他們必然的選擇。

連國內的民營企業家都想方設法地逃離中國,逃離中共這艘即將沉沒的破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