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空軍正在加速超音速武器的研發,制定一個雄心勃勃的計劃,完成超音速武器項目雛形的工程細節,即加速測試和部署高超音速武器。且目前重點在攻擊性武器上。

這種超音速武器擁有高衝擊性、高速攻擊能力,速度可達5馬赫,也就是音速5倍的打擊能力。

最近,空軍高級武器開發人員認為,美國超音速武器可能首先在2020年代初部署。高階軍官告訴軍事媒體《勇士馬文》(Warrior Maven)說,擴展性的、用來執行空軍情報監視偵察(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and Reconnaissance)目標任務的高級無人駕駛飛機將在2030年代和2040年代部署。

現在,一個新型空軍超音速武器雛形方法(Prototyping,這是在1980年代初期興起的一種軟件發展模式,其動機是希望能在限定期限內,以最經濟而快速的方法開發出系統的原型)的設計和示範工作,預計將實質性改變上述時間框架。

空軍採購、技術和物流部助理部長羅珀爾(Will Roper)博士表示,他正在與團隊加速合作,非常有信心能夠實現研發加速。

空軍在超音速武器研發上的部署

這項努力涉及兩個單獨方面,包括空射快速反應武器(Air-Launched Rapid Response Weapon,ARRW,ARRW)和超音速常規攻擊武器(Hypersonic Conventional Strike Weapon,HCSW)。

空軍發言人格雷博夫斯基(Emily Grabowski)少校告訴Warrior Maven:「空軍正在使用雛形方法,來探索先進技術,並儘快將這些技術推廣實現。我們將繼續與DARPA合作開展兩項科技飛行示範項目:高超音速空氣噴氣式武器(Hypersonic Air-breathing Weapon Concept)概念和戰術助推滑翔器(Tactical Boost Glide)。」

X-51A型Waverider超音速飛行試驗車。(U.S. Air Force圖片)
X-51A型Waverider超音速飛行試驗車。(U.S. Air Force圖片)

空軍高級官員說,「戰術助推滑翔」超音速武器是一種先向上飛行到地球大氣層,然後利用其下降速度擊打和摧毀目標的武器。

格雷博夫斯基補充說,超音速常規攻擊武器(HCSW)將涉及使用尚未整合到空中發射系統的成熟技術。

她說:「ARRW將利用空軍/DARPA合作夥伴關係建立的技術基礎」來推動最先進技術。這兩個系統具有不同的飛行姿態,有效載荷大小,並提供互補的進攻能力。」

美國空軍最近授予洛克希德馬丁公司一項合同,在HCSW原型製造方面邁出重要一步。

抵禦超音速武器十分困難

以超音速行駛的武器,在制導技術的指引下,能夠更好地實現攻擊任務,摧毀目標,如敵艦、建築物、防空部隊,甚至是無人機和固定翼飛機或旋翼機。

超音速武器很可能被設計成「動能」打擊武器,意味著它們不會使用爆炸物,而是依靠純粹的速度和衝擊力來摧毀目標。

B-52 Stratofortress成功發射X-51A 型Waverider超音速飛行試驗車。(U.S. Air Force photo/Mike Cassidy)
B-52 Stratofortress成功發射X-51A 型Waverider超音速飛行試驗車。(U.S. Air Force photo/Mike Cassidy)

抵禦超音速飛行武器十分困難,因為面對攻擊,只有幾秒鐘時間進行反應和防禦。

超高速無人機或ISR平台能夠更好地使飛行器快速進入和退出敵方領土,並發回相關圖像,而不會被敵方雷達發現或擊落。

雖然超音速武器的潛在防禦性用途也在考慮範圍內,但目前空軍的主要努力是設計能夠快速摧毀遠距離敵方目標的超音速攻擊性武器。

劍指中俄?

美國空軍和五角大樓目前的廣泛共識是,超音速武器的需求正面臨新的緊迫性。

3月,俄羅斯宣佈成功測試一枚攜帶核彈頭的超音速導彈,並稱這種導彈「不能被攔截」。根據俄國防部3月發佈的片段,俄研發的米格-31(Mig 31)攔截機在訓練飛行期間發射一枚匕首(Kinzhal)導彈,俄介紹該導彈可以10倍高超音速飛行、並準確命中目標,據悉這種導彈從去年12月1日開始已部署在俄南部軍區。而中共也已經對一個用於「戰勝反導系統」的高超音速滑翔機進行了幾次測試。

作為空軍最高級的採購領導,羅珀爾與空軍參謀長密切合作,他明確表示不會透露尚未確定的時間表。不過,他讚揚了超音速武器研發團隊,並表示加速計劃的細節很快就會出現。在空軍持續努力精簡和加速整體武器採購的大背景下,羅珀爾還談到了加快超音速武器研發的問題。

他解釋說,如果能夠更快獲得一個有效的「90%」解決方案,就不需要再等多年去獲得一個「100%」的解決方案。

美國國防部副部長邁克爾・格里芬(Michael Griffin)曾在華盛頓的一個智庫強調,未來美國將著重發展人工智能、超高音速和定向能武器等。

4月13日,格里芬在華盛頓智庫哈德遜研究所說,美國不能只發展與中俄同等的軍力,必須保持軍事技術處於明顯的領先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