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會眾議院前議長、歷史學博士金里奇(Newt Gingrich)發表評論文章說,電視、報紙和博客評論家們在分析2018年選舉活動時,不要忘記他們在2016年犯下的錯誤——整個初選過程他們對於候選人特朗普的判斷都是錯誤的。

文中寫道,那些專家們對共和黨和民主黨舉措影響的判斷是錯誤的。他們在整個秋季選戰中都是錯誤的,他們不厭其煩地發表消息說,特朗普的參選即將結束。他們一直錯到選舉日,直到實際結果讓他們別無選擇,只能接受特朗普作為政治素人勝選的這一現實,而且是擊敗了政治老手希拉莉。

此後,「專家們」繼續對政治現實顯示出無知。他們的看法是,出於對特朗普總統的敵意,他們鼓噪不停,並與投票給特朗普並希望他繼續擔任總統的美國民眾隔離開。

「藍色浪潮」或變藍色漣漪

去年年底,他們說,2018年將興起「藍色浪潮」,共和黨可能會失去眾議院,還可能失去參議院。但經濟在好轉,我們看到藍色浪潮可能會縮小成藍色漣漪。在12月份的民意調查中,民主黨的領先程度減少了近一半。一位美國研究專家說,如果現在舉行選舉,共和黨將保持控制局面。

受惠於共和黨減稅、放鬆管制的政策,商業增長、消費者信心增加,對特朗普總統的贊同和對共和黨的支持日益增加。加上特朗普總統在外交政策和貿易方面的成功,大大地增加了美國人對其本人和其舉措的支持。

非洲裔美國人的失業率達到了歷史低位,特朗普在非裔美國人中的支持率上升了一倍。如果特朗普總統作為「就業總統」的聲望使他在非裔美國人中的支持率繼續顯著提高,不需要感到意外。

左派的敵意推開了人民 發展方向反映出民主黨的弱勢以及共和黨的優勢。

民主黨人一致投票反對稅改法案,它越來越像大搞食品券、福利和徵收更高稅收的黨,正如希拉里將她所在黨的大部分支持者描述為社會主義者。不要忘記委內瑞拉貧困的噩夢、古巴的經濟衰退以及英國國營衛生系統的惡化,都給社會主義分子打了耳光。

隨著民主黨人越來越反對擁槍、反男性、反白人、反基督和反工作,其黨越來越難以成為主流。

目前,參議院民主黨的策略是,將黨派偏見高於愛國,並阻止大多數特朗普的提名人,最終將使美國人不安。左派的敵意非常激烈,以至於推開了人民。左派在白宮記者協會晚宴上惡毒攻擊了白宮發言人桑德斯後,有人評論說:「他們正在成為仇恨運動和仇恨黨。」

在加利福尼亞州,民主黨已經決定對汽油稅增收0.12美元,他們還宣佈整個州是「庇護州」,導致一些縣市陸續加入反庇護政策的行列。民主黨人正在通過極端主義將共和黨主政的加州變色。

共和黨也顯示出它的力量。美國最受歡迎的州長是麻薩諸塞州共和黨人貝克(Charlie Baker)。實際上,所有十大最受歡迎的州長都是共和黨人。

在奧巴馬總統的領導下,民主黨人失去了1000多個州和聯邦的職位,其中包括國會和州議會的議席,不僅是州長,還有總統職位,這顯著削弱了州和地區級別的民主黨基礎,使得共和黨在競選連任時更具優勢。

今年可能是驚人的一年

今年可能是驚人的、動盪的一年。朝鮮、伊朗或敘利亞結局如何沒有人知道。

經濟是否會繼續創下紀錄沒有人知道。

對特朗普總統的深度司法攻擊究竟以大爆炸還是無聲響結束沒有人知道。

請記住這一點:沒有一個有信心的「專家」知道。

金里奇的預測是,共和黨人將在參議院中贏得四至六席,控制眾議院,並繼續當選州長。這個猜測很可能變成現實。◇

若民主黨贏眾院 或有利特朗普連任

當然,從歷史角度看,共和黨失去眾院控制權的可能性依然存在,對於這種情況,特朗普前高級通訊顧問米勒(Jason Miller)日前表示,若民主黨在中期選舉內獲得對眾議院控制權,這將反而有助特朗普在2020年連任競選中獲勝,因為這會更加凸顯特朗普與對手之間的差異。

一般認為,民主黨控制眾院,很可能將為特朗普繼續推行其政策和政治綱領,增加阻力。因此有分析猜測,如果民主黨奪得對眾院控制權,這將不利於特朗普在2020年的連任競選。

但米勒上月在《華爾街日報》CEO理事會會議上表示,民主黨若在中期選舉中獲得對眾院控制權,這反而將有助特朗普在2020年的連任競選。

米勒解釋說,第一,特朗普的特徵是阻力越大,越能激發他的競爭力和獲勝的潛質,因為他更願意和強大的對手競賽。第二,民主黨獲得眾院控制權後,一定會組建自己的核心團隊,在立法上為執行特朗普政策會帶來更大阻力。這樣一來,曾經被特朗普批評的「華盛頓的政治沼澤」會呈現得更明顯,這將使特朗普在連任競選時更有針對性地發起攻勢,也能更容易地聯繫到他在任內為清理這個「沼澤」所做出的成績,如大規模減稅和減少政府監管法規等。

所以,米勒說,「如果民主黨贏得對眾院控制權,這對特朗普的2020年連任選舉可能反倒是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