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改變了我,教我做更好的人,儘力為他人著想。對任何人都更為尊重、禮貌謙讓。」在澳大利亞國防部供職的丹妮絲(Denice Johnson)如是說。

「我和一位女同事一起工作9年了,我們(的個性)非常不同。我是領導型的人,頗具創造力,喜歡發起一些職場變革。我一看到問題,就會馬上去解決它以提高效率;而我的這位同事很安靜,工作方式保守,不願改變。」

談起修煉法輪大法的感受,丹妮絲就舉了這個例子。「當主管職位空缺時,我們討論了讓誰升職。我覺得主管的職位能夠幫助這位女同事增加信心,就沒有申請,所以她就接受了這個職位。我教她使用傳真機,還教她如何使用電腦軟件,很積極地支持她的工作。」

「而前不久,她卻和我逐漸疏遠了。原因是我沒有意識到兩人之間的關係有了變化,卻還是像從前那樣去『領導』她。

「很快,我接到通知參加一個管理層會議,卻不料在會上受到了正式警告。我大吃一驚,暗想我們還是朋友呢,她怎麼會這樣對我?

「但仔細一想,這是工作,我越界了。我們雖然是朋友,但她還是我的上級。我沒有意識到應該尊重她的主管身分,對她本人也失敬了。我不是故意的,還一直以為是在幫她,卻於無意間損害了她的信心和權威,讓她感到無能,雖然這並不是我的本意。

「我知道自己需要改變,就按照《轉法輪》所教導的,在矛盾面前沒有爭執,而是退一步反思自己,為沒有尊重她而真心後悔。

「假如我沒有修大法,是做不到這一步的。我改變了對主管的態度,也改變了對所有人的態度。需要別人做決定時,我就聽從指揮。主管做決定本來就是應該的,這位同事也變得勝任工作,她本人也更自信了。」

2015年5月9日從墨爾本趕到悉尼海德公園(Hyde Park)參加遊行的丹尼絲。(丹尼絲提供)

墨爾本法輪功學員丹尼絲於2000年6月開始修煉,初期她只是感覺今生今世能找到返本歸真之路著實幸運。而後來在不知不覺中,她發現連醫生們都解決不了的多年吸菸造成的肺氣腫竟然不治而愈。過去由於呼吸困難不能步行太久的她,現在能在天國樂團演出中邊吹號邊遊行了。這些都令她切身感受到修煉法輪大法的神奇。

丹妮絲說:「修煉法輪大法對我的生活產生了深遠的影響,還幫助我身邊的人轉危為安。」

「我在Peter James康復中心遇到了一位60歲的男子,他叫格雷姆(Graham)。他身上有許多刺青,腿上、胳膊上、脖子上到處都是。」

「我主動和他攀談起來,告訴他我修煉法輪功、這個信仰有多美好,以及法輪功在中國遭受迫害的情況。僅僅因為他們想要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法輪功學員就被監禁、受酷刑甚至被殺害。

「格雷姆感到很震驚,他認為這是可鄙的行為。他說:『一個國家怎麼能這樣對待自己的人民?』

「 格雷姆認為法輪大法非常美好。

「我問他為什麼住院,他說他腿上有個血塊,雖然手術切除了,但還是血流不暢。醫生準備把他的腿截掉,他為此感到非常痛苦。

「除了身體的病痛,格雷姆生活上還有很多麻煩。因為住院期間他租的那所房子被賣掉了,他面臨出院後無家可歸的窘境。另外,他的手機也壞了,他請剛剛認識三個月的女朋友幫他買個新的,並把信用卡交給了這位女友,但她已經一個多星期沒來看他了。他覺得他失去了一切。

「我問他,『你心地善良嗎?』『當然』,他直截了當地回答;我又問他,『你關心別人嗎?』『那當然』,他回答。

「兩天後我和格雷姆視頻的時候,他說醫院員工幫他找了一個住處,那是為門診病人準備的一臥室套房,還可以叫餐。他興奮極了。

「一天後,格雷姆又告訴我,他的醫生說,從透視片上看到了一個奇蹟:他腿上動脈血管張開了口,血液流到了腳上。他只需要把左腳腳趾切掉就行了,以後可以穿特製的鞋子。

「我對他說,你有一顆善良的心。好人就有好報。他還告訴我,那天早上,他女朋友帶著新手機來看他,並還給了他信用卡。原來是她身體不太好,所以一直沒能來看他。他見到她高興極了。

「就這樣,格雷姆所有的煩惱都煙消雲散了。」

時值「5.13世界法輪大法日」,丹妮絲想對所有善良的人說:「希望你相信法輪大法的美好、相信『真、善、忍』做人準則的美好。你可以做個更好的人,遇事先考慮別人就會有福報。相信法輪大法,你的生活會變得更好,你身邊的人也會同樣受益。」#

責任編輯:李欣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