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韓領導人金正恩本周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大連會面。距離上次會面僅40天,二人兩度會面,凸顯情況緊急。

中朝首腦為何趕在特金會前會面?中朝在這個時候各打甚麼算盤,專家各有解讀。

40天內中朝高層4次會面 引關注

自從今年3月特朗普接受金正恩的會面邀請後,外界注意到,中共開始頻繁與北韓互動。先是在3月底,也就是金正恩和南韓總統文在寅會面之前,金正恩前往北京與習近平會面。接著在4月14日,中共又派出外聯絡部長宋濤和金正恩會面。

近日,美國和北韓方面為特金會進行緊鑼密鼓的籌備,中共似乎再也坐不住了。動作更加頻繁。中共外交部長王毅5月3日訪朝,和金正恩會面。而就在兩人會面4天之後,金正恩又在本周突然出現在中國東北城市大連與習近平會面,凸顯有非常緊急的事情要討論。

一個多月內,中朝4次互動,平均算下來一個多星期一次,此互動頻率相當罕見,引發專家熱議。

中共期望北韓朝兩方向走

金正恩與習近平二次會面後,CNN發表了普林斯頓高等研究院訪問學者、中國軍事和外交問題專家Yvonne Chiu對中國和北韓的看法。

Chiu表示,東亞地緣政治中一個自始不變的問題就是中共對北韓的影響實際到底有多大。

北韓近年來積極發展核武計劃,去年發射一連串挑釁性導彈及核試驗,讓中共面臨了巨大的外交壓力。此外,金正恩還意外地主動邀請特朗普進行無核化會談。Chiu說,這些似乎在表明中共對北韓的控制是有限的。但這也並不令人感到驚訝。

Chiu指出,長期以來,中共一直希望北韓朝著兩個方向發展。第一,中共希望北韓軟弱,但不要軟弱到將會崩潰的地步。第二,中共也希望北韓足以能夠挑事兒,這樣可以耗住美國,但中共也不希望北韓危險到能夠引發戰爭的地步。

Chiu針對這兩個方面分別進行了更為詳細的闡述。

一、中共不希望看到北韓崩潰及兩韓統一

Chiu認為,在第一個方面,中共希望保持與北韓的官方「盟友」現狀,因為其擔心,金氏政權的倒台可能會導致大量的難民湧入中國的遼寧和吉林省。中共也不會支持兩韓的統一,因為統一將最有可能導致北韓地區發展成自由的南韓政治體系、政府、經濟和生活方式,而「所有這一切都是中共深惡痛絕的」。

因此,維持一個「脆弱的,病態的金氏政權符合中共利益」。這就是為甚麼中共長期以來一直為北韓提供大量的糧食支援。中共不僅幫助北韓洗錢,也是北韓的最大貿易夥伴,北韓對中國的貿易依賴程度在九成以上。

「華盛頓自由燈塔」今年1月2日曝光了一份中共中央辦公廳在2017年9月發給中聯辦的紅頭文件。文件中,中共將美國稱為西方敵對勢力,開篇即闡述死保北韓的戰略意義。

文件指出,北韓不僅是中共「抵制西方敵對勢力的重要軍事緩衝地區」,而且對其所領導的社會主義制度而言,「北韓所處的重要政治戰略地位是無可取代的」。為此,要「不惜一切代價」,保障北韓政權的存在。

二、希望北韓耗住美國 但不希望發動戰爭

Chiu分析認為,中共希望北韓金氏王朝能夠在半島地區起到另外一個重要作用,那就是,挑事兒讓中共在該地區主要競爭對手美國分心,但中共不希望在該地區引起戰爭。

北韓近年來加緊開發核武,去年更加頻繁地進行導彈和核武試射。北韓的導彈發展的確讓美國及其東亞盟友忙碌起來。特朗普政府的國務卿和國防部長都為此事訪問過亞洲盟國。美國還動員全球配合聯合國加強對北韓的制裁,目的就是挫敗北韓的核野心。

美國國防部部長馬蒂斯2017年10月27日造訪朝鮮半島位在韓朝邊境的非軍事區及板門店。(Jung Yeon-Je-Pool/Getty Images)
美國國防部部長馬蒂斯2017年10月27日造訪朝鮮半島位在韓朝邊境的非軍事區及板門店。(Jung Yeon-Je-Pool/Getty Images)

外界一直認為,北韓就是中共在該地區的一個戰略棋子。中共希望北韓在該地區添亂,將美國及其盟友耗住,但同時也希望北韓要有一定尺度,不要惹美國發動戰爭,那對北韓而言,其結果將是毀滅性的。

Chiu表示,在上面所闡述的一和二兩個方面,中共都沒能保持平衡。因為其一次又一次犯了許多主導(或即將成為主導)力量已經犯的錯誤,那就是,「客戶國家」(client states)也有自己的思想和利益,他們不能永遠讓其在自己的控制之下。

對「客戶國家」控制失利引中共擔憂

中共越發感到,金正恩政權並非如預料的那樣容易控制。根據中共中央辦公廳在2017年9月所簽署的紅頭文件披露,中共寫到,北韓「再次在未充分徵求我方意見的前提下」,開展第六次核試。

中共擔心,這一舉動增加戰爭的可能性。但最重要的是北韓自行決定,令中共大為不悅。中共在文件中說,中共所承受的「巨大國際壓力不斷疊加,以致難以承受之重」。

自今年以來,形勢大有轉變。金正恩向美國和南韓不斷示好。過去以中共坐莊的多邊會談結果變成了「拋開中共」的韓朝和美朝雙邊會談。

和金正恩會面的南韓官員3月8日在白宮向特朗普總統轉達了金正恩邀請特朗普會談。特朗普接受了邀請。圖為南韓官員在白宮對外宣佈此事。(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和金正恩會面的南韓官員3月8日在白宮向特朗普總統轉達了金正恩邀請特朗普會談。特朗普接受了邀請。圖為南韓官員在白宮對外宣佈此事。(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紐時》說,事件發展如此之快,中共發現自己不再處於中心位置,基本上置身事外,而且對於金正恩接觸美韓首腦的目的,保持著高度警惕。

媒體多有報道稱,中共極為擔心被邊緣化,在朝鮮半島問題上失去話語權。《商業內幕》表示,特金會的決定令中共感到吃驚,中共對北韓方面沒有提出任何附加條件就與美國設定無核化談判感到不滿。

對於金正恩想擺脫中共控制,外界有很多分析。《紐時》引述一些中國分析人士表示,金正恩和習近平這次在大連會面,兩人在田園風格的室外露台的柳條扶手椅上坐了一會兒。金正恩保留了一些獨立性。

中國人民大學教授時殷弘說:「北韓從來不是一個附庸國」。他說,現在美國同意與金正恩打交道,它就更加不是了。

Chiu認為,雖然目前無法預知特朗普和金正恩之間的會面可能會產生甚麼樣的效果,但就連朝美雙邊會談或者朝美韓三方會談,都會令中共不高興。因為,這會大大限制中共對朝鮮半島發展局勢的影響。

此前媒體分析稱,中共最焦慮的就是北韓與美國達成一個大協議,從而引發朝鮮半島大洗牌,使得韓、朝倒向美國。

金正恩訪華 中朝雙方各有所需

金正恩本周赴大連消息傳出,分析人士感到大為驚訝。專家普遍認為,中朝在這個問題上是各有所需。

Chiu表示,儘管近期的發展趨勢令北京感到不適,但北京仍然相信,它可以讓北韓朝著這兩個方向發展,即一個「軟弱但穩定」的北韓,具有「破壞性但非爆炸性」的北韓。

中共急召金正恩的緣由為哪般?

法新社報道認為,在接下來的幾周內金正恩預定將與特朗普會談,中共亟盼與金正恩會面,贏得話語權,避免在核武器和半島統一問題上被晾在一旁。

也有分析人士指出,北京通過此舉是強調中共的存在。

《華爾街日報》報道稱,分析人士指出,中共在最近幾周越來越擔心其在有關朝鮮半島的談判上被邊緣化,同時也擔心平壤、首爾和華盛頓所達成的潛在協議可能不會反映中共的利益。

《紐時》此前引述一些中國分析人士的觀點認為,對中國(共)來說,北韓如果和韓、美達成大協議,那是一件比邊緣化更糟糕的事情。因為中共擔心,北韓會與韓、美的關係變得更為密切,也有可能會減少其在貿易和安全方面對中共的依賴。

旅美政治評論家陳破空認為,中共之所以在特金會前夕急召金正恩,可能有兩方面原因。第一,特朗普上任以後提出,要把北韓問題和中美貿易掛鉤,如果中共在北韓問題上發揮建設性作用,真正制約北韓,迫使金正恩放棄核武器,實現半島無核化,那麼美國就會在貿易上給予優惠。但中共一開始陽奉陰違,表面上執行聯合國決議,在陸上和空中暫停一些通道,但在海上偷偷摸摸繼續向北韓提供石油,或者石油產品,後被發現,特朗普說,「抓個正著」。

中國船隻去年年底被抓。間諜衛星拍攝的圖像顯示,中國船隻非法出售原油給北韓船隻。(視像擷圖)
中國船隻去年年底被抓。間諜衛星拍攝的圖像顯示,中國船隻非法出售原油給北韓船隻。(視像擷圖)

陳破空說,現在特朗普在中美貿易上非常強勢,一定要中共遵守規則,實行平等貿易。中方壓力非常大。從這個方面來看,中共可能要通過在北韓問題上發揮積極作用,「爭個表現」,才能去跟特朗普邀功,希望特朗普在美中貿易鬥爭中能夠寬容些,讓中共有轉身的餘地,所以就在習近平與金正恩會見不久後,中共副總理劉鶴將再次赴美談判。

陳破空認為,中方召見金正恩還有一個可能的目的就是,拉攏北韓再次形成「邪惡聯盟」,「邪惡軸心」,對付美國。中共可能會勸告北韓,不要認真放棄核武器,繼續保持核武器和美國周旋。主要是要價、敲詐,保留自己的核武器。而北韓確實有保留核武器的想法,將核武器載入黨章,載入憲法。

金正恩的意圖是甚麼?

北韓領導人金正恩本周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大連會面。距離上次會面僅40天,二人兩度會面,凸顯情況緊急。為何趕在這個時候會面?中朝在這個時候各打甚麼算盤,專家各有解讀。(JUNG YEON-JE/AFP/Getty Images)
北韓領導人金正恩本周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大連會面。距離上次會面僅40天,二人兩度會面,凸顯情況緊急。為何趕在這個時候會面?中朝在這個時候各打甚麼算盤,專家各有解讀。(JUNG YEON-JE/AFP/Getty Images)

《紐時》5月9日發表分析文章稱,金正恩近期表現出靠近美國的舉動,是希望以此來控制中共支配東亞的野心。金正恩希望減少北韓在經濟上對中共的全面依賴,並遏制北京控制朝鮮半島未來的願望。

文章指出,政權的生存和安全一直是金氏家族的首要任務,政治獨立也是其重要任務之一。金正恩在殺害了其姑父張成澤及其同父異母的哥哥金正男,被他認為危及政權的生死攸關的政治清洗已完成。目前,經濟發展成了該政權長期穩定的關鍵。

CNN也稱,近期北韓發生的外交和軍事叛逃暗示金正恩政權可能處於比外界之前預期的更糟糕的情形。

北韓宣佈要徹底專注經濟發展。但如何最好地實現這個目標?北韓九成以上的貿易依賴於中共,因此向北京再靠近一點,就有可能將北韓變成中共的附屬國或附庸國,《紐時》稱,這是「幾乎所有北韓人的噩夢」。從理論上講,俄羅斯可以幫助北韓減少對中國石油和天然氣的依賴,但在其它方面幫助不大。因此,要推動北韓經濟發展,金正恩的最佳選擇是使合作關係多元化,向西方和日本開放。

但也有分析人士認為,金正恩目前是左右都不能得罪。

金正恩前不久同南韓總統文在寅舉行了會談。後者急切地想要向北韓提供經濟援助,但要在聯合國制裁規定的範圍內。《紐時》分析認為,那次會談讓金正恩赴大連時有了新的砝碼。實質上,金正恩可以指出,如果中共不幫助緩解北韓的經濟,南韓會幫忙。

同時,也有分析稱,金正恩可能希望通過大連會晤來向美國釋放信號。倫敦大學亞洲學院中國研究員院長曾銳生(Steve Tsang)表示,金正恩或在暗示美國,如果美國「把交易籌碼抬得太高,北京會支持平壤」。

另一方面,金正恩在特金會前不斷向美國示好,5月10日又提前釋放了被關押的3名美國人質。讓外界看到,金正恩有意接近美國。

2018年5月10日凌晨2時多,美國總統特朗普和第一夫人梅拉尼婭在安德魯斯空軍基地迎接三名被北韓釋放的美國人質。(Samira Bouaou/大紀元)
2018年5月10日凌晨2時多,美國總統特朗普和第一夫人梅拉尼婭在安德魯斯空軍基地迎接三名被北韓釋放的美國人質。(Samira Bouaou/大紀元)

《紐時》說,從安全角度講,更靠近美國、更遠離中共也是一個明智的策略。中共可能不會公開威脅北韓的獨立,但它加強對近鄰控制的野心——包括東南亞、南海周邊,以及它的「一帶一路」計劃——只會引起平壤的嚴重懷疑。如今,金正恩為抵擋中共而向特朗普示好的做法,與毛澤東在上世紀70年代初為遏制蘇聯的威脅而接觸尼克遜總統的努力如出一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