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主委訪港,向香港的問責高官、高層公務員和行政會議成員發表講話。後者「擠牙膏式」地向傳媒透露其講話內容。其中較引人注意者是敦促香港高官改變心態,要求他們也要服務國家,「公務員只為香港工作有害無益」。

近年國家領導人和有關官員不斷強調「一國」,低貶「兩制」,喬曉陽的講話又是一例。國內公務員問責有所謂「條條塊塊」之說;例如廣東省教育局的官員不但要向廣東省政府負責,也要向國務院的教育部負責,這就是所謂雙重領導。香港的公務員是否也要接受雙重領導呢?

國內自然實踐「共產黨領導」。廣東省教育局的黨員幹部,要參與局內黨組的活動,黨組事實上亦包括局內所有高層幹部。黨組要向廣東省委負責,亦要向中共中央書記處負責。近年不少港官到北京交流,經常會與黨幹部接觸。例如前教育局長吳克儉多次訪京,會面的就包括負責黨建工作的黨幹部。

十九大結束不久,中央派黨史研究室主任冷溶來港向建制精英講解十九大精神。由黨官公開訪港接觸香港建制精英相當罕見;坦白說,多看《人民日報》文章自然會領會十九大精神,不用聽甚麼演講,冷溶來港目的是讓港人習慣接受黨官的指示。

公務員不應只為香港工作,那他們要不要努力爭取香港的利益呢?這樣做是不是有害無益呢?這自然是香港市民非常關心的。數月前,市民獲悉與廣東剛簽署的供水協議並沒有減少向廣東買水。過去十多年香港事實上多買了不需要的食水;香港的官員只是輕描淡寫地說會在下一個合約處理。

有關官員是否失職呢?作者認為是,香港應該少買一點水節省公帑;但要是考慮到與大陸的良好關係,有關官員是否已失意承旨,明白到「公務員只為香港工作有害無益」,起碼對個人仕途而言是這樣。

這樣市民就較容易了解為甚麼港珠澳大橋的合約如有爭執只能協商解決,不應從事訴訟。現在大橋超支,超支的款項如何攤分?如有爭議,應該如何處理?大概協商再有問題,就請示中央,由中央拍板解決。

「一國兩制」是不是「不變形,不走樣」呢?香港人重視法治,根據法治精神去處理問題。公務員不是外交官,也不是政治家,他們只應該遵守有關守則做好本身的工作。難怪教育局的官員審查初中歷史教科書能夠充份掌握中央有關推動愛國教育的精神了。

公務員考慮本身的陞遷是合理的;他們聽了喬曉陽的講話,自然會理解甚麼是政治正確,亦會採取「政治正確」的取態。劉銳紹近期已多次指出港澳政策系統要求掌握常務秘書長(即公務員的最高官階)的推薦權。全面管治當然要求牢牢掌握公務員隊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