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嘉誠(1928-)最後一次主持長和系股東會在星期四完結。誠哥還會在他創立的集團出任資深顧問及忙於慈善基金會的工作,但和巴菲特(1930-)及索羅斯(1930-)不同,中國人的社會很少願意把個人資產真正的捐出去,希望置產可以得到傳承。(李嘉誠在2017年香港年首富的一哥地位,可能被極具低調的順豐速運創辦人王衛所取代)。

誠哥對很多人來說是成功商人,很大程度上香港人對他又愛又恨。1940年由潮州到香港可說是白手興家到成為亞洲首富(排名有上落,真正研究高低你便輸了),如果工作近80年代表了他一生的成就,那未必能代表他的全部。

表面證供看,香港各大富豪的「發達之路」,甚至可說是全世界的有錢人,也離不開政治經濟脈搏完全「舒暢」,武俠小說般地打通任督二脈一樣才可達致目的。

另一邊去看,商場如戰場,李嘉誠必須夠「狠」,才不至於成為企業失敗者,做別的商人的「點心」吧。香港人痛很他,誠哥旗下的樓盤質素「享譽」用家,幫襯百佳超市如每周必然要向他「十一奉獻」一樣,香港人越住越窮。沒有錯,大型屋苑代表更多設施,要每月付出的必然開支更加多。

另一天空下,馬來西亞在野的「希望聯盟」勝出大選,前首相馬哈迪勢成為全球最年長的民選領袖,而首相任命要由國王「欽點」。即將出獄的前副首相安華會否被最高元首特赦而成為首相或副手,有待商榷。但牌面上看來,馬哈迪在此刻希望能確認成為首相,而不是被王室「搞局」,擇日才作宣誓儀式。

馬來西亞的政治權力鬥爭令人難以理解,所謂在大馬第一次的「政黨交替」當然也是由權力鬥爭衍生出來:為了勢力平衡,每一方都不敢輕舉妄動。馬哈迪不久前說:「很多人不喜歡中國投資,我們是為馬來西亞人民造福的,我們希望確保本國人民享有這項權利,不願看到本國盡被外資鯨吞。」

最後,中國牽頭的「一帶一路」在馬來西亞的投資會否在大馬選舉後有衝擊,很視乎「劇情」的進展,而馬哈迪在下筆一刻說,不喜歡見到中國「戰艦」在馬來西亞區域出現,也或會和中國「重新談判」一些合同。也不要忘記20年前,即亞洲金融危機肆虐之時,時任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迪採拒絕了國際貨幣基金組織 (IMF) 的援助,實施了對國際投資者的資本管制,也痛恨外匯狙擊手,量子基金創辦人索羅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