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年前,美國就業市場的勞工人數比現在少很多。去年開始,美國失業率降至17年來最低水平,且持續了4到5個月之久。目前就業人數增長的同時,美國的工作機會也呈現出歷史最好水平,達到供需平衡。特朗普(特朗普)總統逆轉了近年美國的困境,改變了奧巴馬時代為美國帶來的問題——人們找不到好薪酬的工作。如今情況完全改變,企業提供的好薪酬的工作增加,等待人們前來應聘。」美國企業家、律師和作家普茲德爾(Andy Puzder)在他出版的新書《資本主義的歸來:特朗普的繁榮和左翼的陰謀阻擾》( The Capitalist Comeback: The Trump Boom and the Left’s Plot to Stop It)中這樣寫到。

67歲的普茲德爾日前在美國智庫傳統基金會受邀介紹這本新作時說,40多年前他剛開始工作時曾是最低時薪取得者。之後憑藉自己的努力,他不僅成為了一名企業家、高管、律師和作家,還逐漸積累財富,使個人資產超過數千萬美元。

普茲德爾也是一名共和黨籍活動家。他說,自己的經歷正是對美國夢的詮釋:只要努力勤奮,成功和財富就不會被錯過。然而這種美國的傳統價值觀多年來正在被政治家所遺忘,更被左翼和進步派(Progressives)人士刻意扭曲和掩埋,讓它變得越來越模糊。

他還說,所幸美國人選擇了特朗普做總統,他上任後的一連串舉動不僅沒有辜負選民的期望,而且將美國的核心價值觀和經濟的繁榮帶回正軌。

普茲德爾說,許多人沒有意識到特朗普為美國帶來的改變意義重大,加之左派和進步派對特朗普政策和美國文化的破壞和歪曲,促使他決定寫書,讓更多人了解「特朗普的繁榮」和阻擾他的「左翼的陰謀」。

「這本書的主題是談特朗普帶來的好氣象、資本主義價值觀、資本主義如何為全球各地的國家帶來繁榮,以及社會主義帶來的相反的結果。」普茲德爾解釋道。

普茲德爾曾是特朗普提名的勞工部部長人選。之後,左翼媒體和人士利用普茲德爾第一段失敗的婚姻作為武器來攻擊他,普茲德爾最終選擇退出提名。他說,自己以這段經歷作為全書的開頭,也是試圖讓讀者了解,特朗普面臨的來自媒體和左翼共同對他發起的攻擊是前所未有的,包括不斷詆毀特朗普政府取得的經濟成果。

普茲德爾說,出版這本書的另一個意義也是希望讀者能夠增強抵擋左翼宣傳的免疫力,並曝光誰是這些宣傳的背後力量,誰在阻止特朗普為美國帶來的繁榮,誰害怕特朗普取得成功。

普茲德爾說,之前他和反對奧巴馬政府政策的人最擔心的是,奧巴馬的政策不能推動美國經濟的發展,從而辜負了美國人的希望。普茲德爾說:「然而面對特朗普政府,左翼最不願看到的是特朗普為美國經濟帶來繁榮,為就業帶來增長。因為這樣一來,就像肯尼迪總統曾經講到,經濟提高後,如同水漲船高,美國從上層社會到工薪階層的生活都會得到提升。因此,人們就會普遍支持特朗普。」

美國各界被左翼和進步派嚴重侵蝕

對於誰是特朗普繁榮和美國自由經濟的擋路虎,普茲德爾說:「美國社會各界都已經受到進步派宣傳和思想的侵蝕,而進步派的根源來自社會主義。首先,我們的教育已經被進步派嚴重地滲透。我們的高中生學習的課本就是自稱為馬克思主義者的津恩(Howard Zen)寫的。他把歷史歪曲成壓迫史,反對人們獲得政治和經濟上的自由。在我們的大學課堂內,同樣的教科書也出現了,它讓人們不願聽到反對的意見。」

「其次,電影、電視和娛樂業也被左派和進步派嚴重侵蝕,包括在孩童影片中,他們刻意將經過勤奮努力而實現美國夢的成功者、商人妖魔化,醜化為壞蛋,給小孩子洗腦,讓他們以為富有的人就是壞人。」

「第三,美國的工會也被來自外部的左派嚴重影響,使得工會高層與工會成員已經嚴重脫節。我不是反對工會。相反,我認為上個世紀的美國工會組織做了很多有益勞工和社會的事,包括禁止僱用童工、保護勞工權利、工資水平和工作時間等。然而近年的工會高層已經與勞工脫節,他們首先聽從政府部門的意見,包括支持將最低時薪增加至15美元。對於像舊金山和西雅圖這樣的富裕城市,僱主都吃不消這麼高的時薪水平,最終它傷害的是工人的就業機會。工會的勞工已經看到這個問題,因此在這次大選中,42%的政府部門的工會成員和逾60%的私營部門工會成員,包括來自汽車製造、鋼鐵、煤礦等工會成員,都把票投給了特朗普。他們知道之前的美國移民和貿易政策嚴重傷害了他們的工作機會和生活狀況。然而,工會組織卻為希拉里的競選捐助了一億美元,由此也可看出工會高層與勞工成員的脫節。」

普茲德爾說,從以上幾方面人們可以看到左派和進步派已經侵蝕了美國社會的各個領域,包括教育、娛樂業、工會、政府和私營部門。他們反對自由市場經濟和企業的發展。他們也竭盡可能地阻止特朗普總統的成功。否則,特朗普總統與奧巴馬總統在政績上的巨大反差將給人留下長期而深深的印象。

縮小貧富差距不等於劫富濟貧

普茲德爾說,以往一些政治家強調,要縮小貧富差距就是要削減富人的財富,然後讓予窮人。或者說,讓富人變得窮一點,窮人就能富一點。普茲德爾說,這根本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只有發展經濟才是,才能讓人們,無論貧富,過得更舒適。他說,要繁榮經濟,就要促進投資,而特朗普政策中的減稅、減少政府監管法規、扭轉貿易政策等都是在為美國經濟的發展創造條件。

事實也證明,從去年底開始,美國企業界和消費者對經濟的信心達到歷史新高。中小企業主敢於放手投資,新增就業也隨之增長。普茲德爾說,這些才是提高經濟、增加人們收入的有效途徑。

更多民主黨人覺醒

據大紀元5月7日報道,支持特朗普總統的共和黨候選人本尼特・伯納爾(Benito Bernal),將在6月5日的初選中,挑戰競選連任第29選區的國會議員卡德納斯(Tony Cardenas)席位。然而伯納爾透露,他曾經加入民主黨多年,是在見識了其黨言行相悖的本質後,才決定遠離。

18年前,還是民主黨成員的伯納爾發現,本來說是應該幫助社區處理幫派暴力、青少年輟學、少女懷孕、非法移民、福利不公平等問題的組織,卻始終走著奴役制的路線。

伯納爾說,如果花時間,看看民主黨的投票記錄就能發現,他們想讓人們失望、受到壓迫、陷入貧困,因為他們可以從中牟利。

直到兩年前,伯納爾受大衛・赫南德茲(David Hernandez)的邀請,參加了共和黨大會。「身為一名基督教徒,我認為上帝在指引我加入共和黨。我將盡我所能去揭露(民主黨)正在做的事情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