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0日,上海市第一中級法院對被告人安邦保險集團原董事長吳小暉,以「集資詐騙罪」被判刑15年,以「職務侵佔罪」被判刑10年,數罪併罰,獲刑18年,剝奪政治權利4年,並處沒收財產105億元(人民幣,下同)。 

吳小暉被指控隱瞞股權實控關係,以其個人實際控制的多家公司掌管安邦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安邦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並先後擔任安邦財險副董事長和安邦集團董事長、總經理等職。  

2011年1月起,吳小暉以安邦財險等公司為融資平台,指令他人使用虛假資料騙取原保監會批准和延續銷售投資型保險產品。2011年7月至2017年1月,吳小暉指令他人採用製作虛假財務報表、披露虛假信息、虛假增資、虛構償付能力、瞞報並隱匿保費收入等手段,以承諾還本付息且高於銀行同期存款利率為誘餌,超過原保監會批准的規模向社會公眾銷售投資型保險產品,非法吸收巨額資金。  

其間,吳小暉以虛假名義將部份超募保費轉移至其個人實際控制的百餘家公司,用於其個人歸還公司債務、投資經營、向安邦集團增資等,至案發實際騙取652億餘元。  

對於職務侵佔罪,吳小暉分別於2007年、2011年利用擔任安邦財險副董事長職務之便,指使公司高層採用劃款不記賬的方式,將保費資金30億元、70億元劃轉至實際控制的產業公司。  

此外,吳小暉被抓後,吳小暉及其個人實際控制的相關公司名下銀行賬戶、房產、股權等資產被查封、凍結。  

今年2月23日,吳小暉被公訴,同時安邦集團被中共保監會接管一年。3月28日,吳小暉在上海受審。  

海外自由亞洲電台特約評論員高新的文章曾披露,吳小暉案件辦理迅速,按照內部人士的說法,習近平曾對吳小暉案指示「特案特辦,從簡從快」。  

金融清洗風暴或將延燒

吳小暉曾是鄧小平的外孫女婿。外界認為,吳小暉靠鄧家這層關係創辦安邦,用十年就將安邦資產由最初的5億元變成7,000億元,使之成為中國第二大綜合型保險公司。  

大陸《財新周刊》去年曾刊發專題報道,對安邦2014年兩次巨額增資的背景進行分析,報道質疑安邦通過循環出資放大資本,涉嫌利用自己控制的保險資金虛假注資。  

文章揭秘安邦保險以「幼蛇吞巨象式的控股」方式、「左手倒右手」虛增資本。文章又起底安邦的37家股東背後,通過101家公司層層疊疊可上溯到86名股東,均為吳小暉在浙江老家的親屬團。  

到底安邦後面的資金來源何處?據查,安邦財險2004年成立時有七家股東,其中聯通租賃集團有限公司和旅行者汽車集團皆為吳小暉實際控制。這兩家企業分別在1996年、1998年成立,是上汽集團最大的銷售商。  

而上汽集團被指是中共前黨魁江澤民之子江綿恆的地盤。公開資料顯示,上海汽車集團是上海聯和投資有限公司(簡稱上聯投)的控股公司之一。江綿恆在1994年創辦了上聯投,並自任董事長兼法人代表。他同時也是上汽集團董事會董事。  

接近中南海的消息人士向本報透露,安邦還和曾慶紅家族關係密切。吳小暉和肖建華都是曾慶紅家族的「白手套」,他們透過複雜的財技,為中共江派海外走資、洗錢,同時兼具特務角色,以國際頂尖富豪身份,通過做生意,負責拉攏、收買西方海外頂尖政要。  

吳小暉、肖建華等被抓的金融大鱷,都被指涉嫌參與了2015年江派人馬針對現當局的經濟政變。  

北京歷史學者章立凡曾表示,吳小暉案有震懾「紅二代」及其形成的權貴利益集團、金融寡頭、行業寡頭的意味。大陸時事評論員陳傑人則認為,安邦一案是北京從防範系統性金融風險的角度出發,進行金融監管和整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