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訂閱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中國最大的金融犯罪案件之一、騙取投資人超過652億元人民幣的安邦集團創始人、前董事長吳小暉,因集資詐騙、職務侵佔罪,在5月10日被上海市一中院宣佈,判處18年有期徒刑,並沒收財產105億元人民幣。就在同一天,中共大型央企遠洋集團宣佈,以0元的價格收購安邦集團全資附屬公司50%的股份。

105億是一個甚麼概念呢?如果僅按照體積大小來說,全部都是100元的人民幣,沒有任何縫隙的話,是1.07立方米,也就是一張大雙人床墊大小。105個大雙人床墊,得堆滿幾個房間?大家自己估算一下。僅僅罰金就是這麼多,中共肯定沒有把全部財產都充公,也就是說可能給他還留了一些,那個數字是多少呢?還是說大家自己去想。

對中共商人的判罪,我們不知道究竟這個尺度是怎麼把握的。有人曾說過中共的法律就像鬆緊帶一樣,可以拉長,也可以縮短。吳小暉652億判了18年,如果大家還記得,與落馬的鐵道部長劉志軍說不清關係的陝西女商人丁書苗,在2014年12月被判20年,罰金25億,當時已經創下了中共建政以來的紀錄。在丁書苗之前的黃光裕,罰金是8億,也一度創下紀錄。

那麼和吳小暉罪名相似的案例,就是原來浙江本色控股集團的女法人代表吳英集資詐騙案。吳英的案件曾引起較大的爭議,2009年法院判處吳英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但是吳英不服判決,進行了上訴,後來改判死緩。那麼吳英詐騙是多少呢?法院認定的數額是超過7億。

吳英7億判了死刑改死緩,而吳小暉105億判了18年。很明顯對吳小暉手下留情了,也就是說輕判了。外界認為這跟他背後複雜的關係網有一定關係,習近平是用吳小暉祭旗,目的是震攝紅色權貴階層。

大家知道,從去年7月被抓,到今年3月28日上海一中院開庭審理,再到現在宣判,吳小暉的案件前後不到一年的時間。

自由亞洲電台特約評論員高新在文章中引述中共內部人士的消息披露,習近平曾指示,對吳小暉案件的辦理要「特案特辦,從簡從快」。

紅色「駙馬」吳小暉(已故中共領導人鄧小平的外孫女婿)被公訴,去年6月被當局帶走。(視像擷圖)
紅色「駙馬」吳小暉(已故中共領導人鄧小平的外孫女婿)被公訴,去年6月被當局帶走。(視像擷圖)

大家知道吳小暉經歷過3次婚姻,前兩任妻子都是地方官員的女兒,第二任是前浙江省副省長、杭州市長盧文舸之女。2004年他與中共元老鄧小平的外孫女鄧卓芮結婚,並在同年創建了安邦保險。十年的功夫,安邦一躍成了中國第二大綜合保險企業,從最初的5億元變成了7000億。

吳小暉並沒有就此滿足,胃口越來越大,不但在國內收購金融股權,還積極擴張版圖,在海外高調大舉收購。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2014年的紐約華爾道夫酒店收購案,吳小暉斥資19.5億買下了華爾道夫酒店。此外還有其它國家的一些銀行、保險公司併購案。

吳小暉從當年做汽車銷售,到落馬前的安邦董事長,在他的身上,可以看出有一條非常明顯的主線:靠著一段段婚姻,靠著一個比一個背景強大的女人,吳小暉不斷結識中共的紅色權貴。陳毅之子陳小魯就是吳小暉最先攀識的紅二代。陳小魯曾對財新網表示,他跟吳小暉的十幾年合作,實際就是為他「站台」。

吳小暉就是利用這錯綜複雜的權貴關係網,不斷累積資本。大陸《財新周刊》早前曾揭秘吳小暉的鉅額增資就是「幼蛇呑巨像」。

公開資料顯示,安邦在成立的時候有七個股東,其中有兩家是吳小暉實際控制的公司:聯通租賃集團和旅行者汽車集團。這兩家企業都是上汽集團最大的銷售商。眾所周知的事情,上汽集團那是「大蝌蚪」的地盤,是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的大兒子江綿恆撈錢的其中一個窗口。

有接近中南海的消息人士向大紀元透露,安邦跟曾慶紅家族的關係也很密切。消息人士稱吳小暉就像「明天係」掌門人肖建華一樣,都是曾慶紅家族的「白手套」。安邦也好,明天係也好,都是透過複雜的財技,給中共的江派人馬在海外走資、洗錢。這些人都有特務角色,以國際頂尖富豪的身分,通過做生意,對海外的一些政要進行拉攏、收買。

而大陸媒體早前曾深度起底安邦集團,早就牽出了吳小暉背後的江、曾家族乃至整個江澤民利益集團。海外分析人士表示,如今在上海判了吳小暉,雖然判罰相對來說比較輕,但是也等於是在為即將開始的金融清洗行動祭旗。習近平的這一舉動,震攝上海幫和江澤民家族的意味不難想像。

多家媒體在分析中均持有類似觀點,中共選擇安邦作為突破口,是要讓反腐行動進入「紅二代」商圈。大陸時事評論員陳傑人表示,安邦一案是北京從防範系統性金融風險的角度出發,進行金融監管和整肅。歷史學者章立凡表示,吳小暉的案件對權貴利益集團、金融寡頭、行業寡頭等有明顯的震攝意味。

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

大紀元《新聞看點》製作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