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5日,美國白宮嚴厲批評中共要求外國航空公司改變對台灣、香港和澳門稱呼的做法。

白宮表示,中共民航總局正在要求36個外國航空公司,包括一些美國航空公司改變對港、澳、台的稱呼。白宮新聞發言人桑德斯在聲明中說,4月25日,中共政府向數十家國際航空公司發出書面信函,威脅航空公司,如果他們(航空公司)不改變他們的網站對台灣的稱呼,將面臨嚴厲懲罰。「我已經得到了這封信的副本。」桑德斯說,中共政府的此類威脅是企圖讓其「政治正確」橫行。

白宮在聲明中表示:「這是奧威爾式的胡言亂語,也是中國共產黨將其政治觀點強加給美國公民和私營公司的一個增長趨勢的一部份。中國內部的互聯網壓制世界聞名。中共向美國人和其它自由世界出口其審查制度和政治正確的努力將受到抵制。」

桑德斯表示,特朗普總統反對政治正確,而且作為總統,他將支持美國人抵制中共的做法,即抵制中共將其政治正確強加給美國公司和公民。美國務院也表示,會考慮採取適當行動應對中共的不公平行為。

特朗普政府這個針對中共的聲明,是這十幾年來迄今為止,美國政府向中共發出的最為強硬和直接的指責。長期以來,西方和美國政府對中共的綏靖,造成了中共得寸進尺,不斷地用政治手段破壞國際正常的經濟秩序和規則,也破壞著普世價值和商業道德原則。

這些國際航空公司企業在營運網站上把香港、台灣、澳門規列為國家,與政治和外交沒有太大關係,屬於正常的商業行為,也是按照實際情況運作多年。中共把這些航空公司的這一舉動,解釋為主動侵犯中國主權,顯然是荒謬的。原因其實很好解釋:中國國內所有的機場,往來港澳台的航班無一例外都在國際區而非國內區。與此同理,中國移動、中國電信、中國聯通三大電信公司,無一例外把香港、澳門、台灣列為國際漫遊。那麼,中國的機場和通信公司,不也在侵犯中國的主權嗎?

中共為甚麼這樣做呢?

第一,中共政權的統治,如今處於內憂外患之中,面臨著嚴重的危機。因此,中共利用一切機會,挑起民眾的民族情緒,用仇恨排外的方式,來轉移執政危機和視線,這是中共常用的手段。多年來,在政權出現危機的時候,中共大都用反日、反美和所謂「反台獨」的手段來應對,此次也不例外。

第二,特朗普上任後美國經濟政策的轉向,給中國的經濟帶來了沉重的壓力,特別是對中共發起的貿易反擊戰,給中共政權造成衝擊,中共力不從心,只有利用打壓在與華相關國際企業的方式,來對美國和西方國家進行報復。中共利用政治手段來解決經濟問題,同時,也是在測試這些國際企業的反應和底線。這也等於是在向國際社會和國際企業發出信號:與中國做生意,要按照中共的規矩行事。

特朗普上任一年多來的施政措施以及對中共前所未有的強硬姿態,將會造成美國和中國的變局。

在美國方面,在特朗普上任之前,美國已經處於嚴重危機之中,2016年底的美國大選,凸顯了美國社會的分裂。美國內部分裂嚴重,各種觀念混雜交戰:有人提倡保守的自由主義,看重經濟自由;有人捍衛性自由和社會領域的自由;有人嚮往創新、工作機遇和資本主義的美國,嚮往教區學校、傳統家庭和向退伍老兵致敬的美國;有人嚮往社會福利、收入和財富再分配、平權法案、自由墮胎、女權主義和同性戀婚姻自由的美國。

特朗普上任之後,開始從兩方面向傳統回歸。在經濟層面,特朗普實行小政府和減稅政策、鼓勵創業和自由經濟、減少福利開支等,回歸美國傳統的資本主義制度;在信仰層面,特朗普團隊核心成員大都信仰基督教,比如副總統彭斯等,而特朗普也多次公開表示站在神的身邊,讓美國再次強大。美國的主流其實是由虔誠的基督徒組成的,特朗普正在帶領美國向傳統回歸。

在中國方面,在特朗普上任之前,西方世界群龍無首,中共利用經濟利益脅迫,並向西方和美國政界商界滲透,用無賴流氓手段把國際社會玩弄於股掌之間。特朗普上任之後,徹底改變了這樣的局面,其向中共發起的貿易反擊戰,展示志在必得的強硬姿態,使得中共無力招架,節節敗退。特朗普的貿易反擊戰,從長期來看,對中國和中國民眾有利,將從客觀和外部推動中國經濟走向世界自由貿易之中,同時,也將會沉重打擊中共政權,最終將會對中共政權的瓦解起到重要作用。

特朗普對中共的強硬姿態,正在發生巨大效力,其根本原因是,特朗普的所作所為,都在順應歷史大勢,順應天意民心。更為主要的一個原因是,他站在神的身邊,得到了神的佑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