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醫家喻昌在《醫門法律》中說 : 「醫, 仁術也 。」

父親對這句話的理解是,醫生之所以能救人,除了技術之外,更重要的就是要有仁心。不管貧窮富貴,都要一視同仁。好生之德,關鍵在於仁心。所以《黃帝內經》稱醫道為仙道。

記得一次,又是半夜有人來敲門,說是一個私人煤礦工人上班時好好的,但是升井之後,準備吃飯了,突然躺在床上,下肢癱瘓不能動了。

父親就問:「他吃飯了沒有?」

人家說:「都沒顧得上,就不能動了。」

父親迅速的從藥櫃上拿了十盒氯化鉀,趕緊裝入藥箱,打上電筒就出門了。

後來聽同去的一個叔叔說,他們走了5里路才到。

父親對他們說:「要是我確診的沒錯,應該這瓶藥輸到一半就好了。」

果然,輸點滴半個小時,這個人就能活動腿了。

人家說,簡直太神了。

後來父親說:「他在井下工作了那麼長時間,大量出汗,喪失了很多的鉀鹽,升井後連飯都沒有吃,所以我覺的可能是缺鉀引起的。不是甚麼大病。」

最後收費的時候,父親也只要了40塊錢。

人家說:「你就是要400,他也會給的。」

父親揮揮手說:「不是那個理。」

有兩個來自陝西安康的孕婦,臨走之前,到診所查胎位正不正,想看看胎兒性別。當時診所沒有儀器做B超,就單為她們檢查了胎位,兩個孕婦胎位都很正常,都會順產。

她們坐火車回到陝西後,到安康最大的醫院做B超,結果醫生說羊水已經耗盡,胎位不正,需要趕緊治療,光治療費一人就二千。兩個孕婦嚇壞了,也沒有錢住院,又連夜坐著火車來到我們的診所。

父親一看,怎麼又回來了?孕婦就說了大醫院的檢查結果。

父親對她們說,這都是醫院的弊病,正常孕婦到醫院做彩超,胎位正的,他就說胎位不正,或者說臍帶纒頸、羊水耗盡,需要緊急做剖腹產。你知道,就是普通的三級市醫院,住院費、手術費一般都是2、3萬左右。如果讓孕婦正常的生產,2、3百就足夠。

足月後,兩個孕婦最後都是順產。陝西人就給父親傳了一個好名聲,說河北有個醫生很神,用手摸一下,比儀器還準。

父親說:「哎呀,不是我神,是現在的醫院搞創收,才那麼說的。我也就會這麼點東西,不想摻水分。」

醫生的本職不只是救人,也是一門仁術。在我的印象中,父親救助了很多的人,也遇到了一些麻煩,現在回想起來,當時能夠那麼快的化解麻煩,也是因為醫生的仁心。

有個孕婦懷胎八月來做例行檢查,父親摸她的腹部,發覺胎兒的心音都已經消失了。一般孕婦在快要臨產時,胎兒的心跳都是特別的歡,特別的快。父親對他們說:「已經胎死腹中了。」

孕婦的先生就問該怎麼辦,父親說,得趕緊生,要不然時間長了,還會影響孕婦的命。

父親打了催產素,沒想到一個小時後就順利的生下來了。一般胎死腹中,打上催產素,都要一天以上才能生下來。

孕婦的先生想訛詐,帶著人到診所鬧事,非讓父親賠錢。父親事先已經告訴他們胎死腹中了。那人不信,舉起長板凳就猛砸父親的頭,父親身材高大,一下架住了。他又使勁的掄起另一條長凳,因為他用力太猛,凳子打到床欄上後就折成兩截,他的小拇指不知怎麼弄的,也給摔斷了,連骨頭都看的清清楚楚。

看著鮮血直流,父親看的都很心疼。就對他說:「你過來,先給包紮完,你再打我吧!」

父親就按照正常的操作,給他的傷口清創、縫合、夾板固定,為他包紮。所有的過程走了一遍,也沒有要他一分錢。這個人帶著他的同鄉走後,就再也沒有來過。

這些都是發生在診所裏普普通通的事,沒有太特別的地方,但是在我的心裏,很早就打上了烙印。

醫風醫德不只是醫生才要有的風範,一世為人,緣牽四方,心懷仁德廣結善緣,或許才是人生在世最應學到的課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