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國際,又名「第三國際」,是1919年列寧、季諾維也夫、托洛茨基等人在莫斯科創建的,其目標是領導各國共產黨,推動世界革命,「推翻資本主義和帝國主義統治」,建立共產黨的政權。其成員最多時包括7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共產黨組織400多萬黨員。1922年,中共也正式加入共產國際,成為其的一個分部。

顯而易見,共產國際的背後是蘇共,而推動世界革命必定少不了金錢上的扶持。彼時的蘇聯在經過「二月革命」和「十月軍事政變」後,經濟也遭到了極大的破壞,共產國際拿甚麼援助各國的革命呢?不妨先以中共為例,看看共產國際對其給予了哪些資助。

中共長期接受 共產國際資助

1923年,中共第一任總書記陳獨秀曾公開承認:「黨的經費,幾乎完全是從共產國際領來的。」蘇聯的檔案資料也顯示,中共在1928年的「六大」後,蘇俄提供給中共的經費,每年在60萬元以上。

2011年5月1日發表在《湖州晚報》上的〈中共誕生初期共產國際的經費支持〉一文,除了重申中共成立初期活動經費主要來源於共產國際外,還依據俄羅斯解密檔案和當事人回憶,披露了經費來源。

文章稱,中共籌建初期,中共上海早期組織成員之一李漢俊和陳獨秀曾拒絕共產國際提供經費的建議,其後陳獨秀改變看法,因為正是共產國際代表馬林在陳獨秀在上海被法國巡捕房逮捕後,花費大量金錢,打通了會審公堂的各個環節,使陳獨秀得以獲釋。「此後中共接受共產國際的經濟支持便成了經常性質了。」

有資料表明,共產國際為中共一大的召開也提供了一定的經費支援。中共黨史出版社出版的《偉大的歷程(1921~2001)》指出,參加一大的代表每人都收到了100元路費,而這都是從馬林提供的經費中支取的。

文章還透露,在共產國際誕生初期,共產國際提供給各國共產黨以及共產國際駐外工作人員的經費不是紙幣,而是貴重的珠寶、鑽石,有時候甚至是鴉片。不少解密檔案證明共產國際曾經將珠寶、鑽石撥付給具體負責中國事務的主管部門,由這些部門安排人將珠寶、鑽石或其它貴重物品賣出去之後,再將紙幣經費轉交給中共。

比如,1920年12月21日俄共(布)中央西伯利亞局東方民族處呈交給共產國際執行委員會的報告寫道:「至今東方民族處未從中央機關得到一個美元或者其它貨幣,而沒有錢就無法在東方工作……確實,從西伯利亞局得到了一些貴重物品(鑽石),已經拿到東方去出售,並且答應給10萬美元,但是出售鑽石需要花費很長時間。」

由於珠寶、鑽石、鴉片這些東西體積比較小,信使們只須將其藏入皮鞋鞋掌和便鞋的後跟即可,共產國際的一份檔案材料證實當時共產國際經常用這種方式向境外發送經費。而鴉片則是用鉛紙和膠布包裹好,這樣就能密封住鴉片的特殊氣味,往火車頭、電動機車廂、餐車或者客車車廂不易發現的地方一藏就可以了,這些東西運送到上海等地就可以換成高額現金。

對於共產國際提供的鴉片,並無資料證明中共予以拒絕,其應該是在上海等地出售後,充當了中共的活動經費,至於出售鴉片戕害中國人的後果,中共似乎並不以為然。

對於蘇俄的扶植,中共從不諱言。如1922年的中共「二大」發表的宣言中就稱「中國共產黨為國際共產黨之中國支部」;1928年中共「六大」通過的黨章,又專門寫下一章,規定「中共為共產國際之一部份,命名為『中國共產黨』,為共產國際支部」。也就是說,中共在政治上、組織上成為了國際共產專制勢力的一部份,並在經濟上對其依附。

那麼,共產國際提供給中共和其它國家共產黨的貴重珠寶、鑽石,乃至鴉片,來自哪裏呢?

血腥掠奪

據藍英年撰寫的《「第三國際」的一筆糊塗帳》一文,共產國際資助各國共產黨的珠寶、鑽石等來自於從俄國貴族、官僚、地主、資本家、教堂等「掠奪來的財物」。

文章提到,曾是上個世紀80年代蘇共中央政治局委員、政治迫害犧牲者平反委員會主席的雅科夫列夫在其撰寫的《記憶的漩渦》中記述了蘇共對教堂的掠奪:

「打家劫舍的政權對東正教教堂的財富早已垂涎三尺。這些財富是教堂幾百年來積累下來的。歷代沙皇和帝王、貴族和富商,捐獻了很多錢財和珍寶……教堂做了很多有益於社會的工作,建立免費醫院、孤兒院、養老院、收容所、中學和專科學校等。1921年俄國遭遇饑荒後,教堂無法面對上百萬人餓死而無動於衷。高尚的大牧首(註:東正教的首腦)給列寧寫信,建議出售教堂的一部份珍貴物品購買糧食……列寧在政治局宣讀了大牧首的信,並聲稱,利用這封信譴責教會不願意幫助災民,政府必須搶劫教堂。」

這當然是列寧的藉口。事實上,早在十月政變後,蘇共與擁有4萬座教堂和14.5萬神職人員的俄羅斯東正教之間的衝突就開始了。1919年春天,列寧和另一個領導人加里寧簽署了一道命令,下令必須「盡快清除神父和宗教」,提議關閉教堂並改成倉庫,要「毫不留情」地槍斃神父。

不過,這道命令並未得到完全執行。國內戰爭以及出現的饑荒延緩了執行。但大牧首的來信讓列寧和蘇共決心採取強力行動,沒收教堂財物等。大牧首對教徒們表示,將祭祀聖物交給世俗的政府是褻瀆神明,並警告信徒,如果執行政府法令將被逐出教會。他為此遭到軟禁,並被冠以「人民公敵」的罪名。

而在政府此後的沒收行動中,不少信徒試圖阻攔但被打死。據統計,1921年反教會運動中有近8,000名神職人員罹難,很多人被折磨而死。沒收來的珍寶價值400萬到800萬美元。

蘇共掠奪來的財物,在撐破蘇共自己的口袋外,也使得共產國際獲得了充裕的資金。《「第三國際」的一筆糊塗帳》援引共產國際解密檔案,3月,即共產國際成立的那個月,聯共就撥給共產國際執委會100萬盧布,5月再撥300萬盧布,且數字一直攀升,直至1,000萬盧布。從4月到8月,共產國際執委會從聯共那裏收到640萬盧布,從列寧秘密基金收到價值352萬噸貴重物品,從國家銀行先後收到8,000和5萬瑞士和奧地利克朗,12.5萬和7.73萬德國和芬蘭馬克。中共等其它國家共產黨所獲得的資金來自哪裏,至此已經一目了然。

蘇共到底有多少珍寶,他們自己也說不清。檔案上記載,主持德國柏林共產國際出版社的雷赫一次曾從聯共那裏獲得價值30萬盧布的珠寶。他回憶,當他被帶進克林姆林宮地下室時,他看到地下室珍寶堆積如山。

奢華的共產國際成員

早在1920年,共產國際執委會領導就搬入了克林姆林宮辦公,聯共還為他們在政府大樓提供了舒適的住宅。至於其普通工作人員、會議代表和滯留在莫斯科的外國共產黨黨員則住在豪華賓館中,他們憑住宿證和代表證領取女士內衣、褲子、領帶、懷錶、皮外套等生活用品。賓館為他們提供洗衣、修鞋等服務,還有免費的豐盛三餐。而彼時俄羅斯正遭受著嚴重的災情,幾百萬人被餓死,2千多萬人在挨餓。解密檔案顯示,1920年10月至1921年3月1日,在免費餐廳用餐的代表105人、工作人員320人、工人40人。

結語

正是依仗共產國際的支持,包括中共在內的各國共產黨才走過了初創階段的困難時期,不過,撒了太多錢物的共產國際也最終發現,一方面世界革命並沒有馬上成功,一方面被資助的各國共產黨不僅不會掙錢開展工作,反而持續依賴共產國際。因此,從1936年開始,共產國際就很少再資助其它國共產黨了,僅在政治上給予指導。1943年,共產國際解散,而由其資助的中共、東歐共產黨開始走上了掌握政權、禍害本國人民的邪惡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