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譽全球的美國神韻藝術團,成立12年來每年巡迴全球過百個城市演出數百場,所到之處無不掀起搶票熱潮,受到政商藝術界等各界主流人士高度讚賞。遺憾的是,香港至今未能迎來神韻演出,場地申請受阻是其中一個原因。據神韻香港主辦方披露,除政府場地全部拒絕租用外,私人場地也受壓。最近甚至出現中聯辦幕後指使政府部門,霸用鄉議局大劇院整月場次的情況,以阻撓神韻申請,呼籲各界關注。

據神韻演出香港主辦方、新唐人電視台項目經理吳雪兒向本報披露,由於神韻藝術團屬「世界第一秀」,在場地方面有要求,全港唯有幾大政府表演場地和為數極少的私人場地才具備演出神韻的條件。但一個世界級的表演秀,自2008年3月起,主辦團體十年來向港府旗下八個表演場地提出數百次申請,卻從未獲批。

神韻主辦方:中聯辦施壓港府

今年3月,總部設在美國紐約的新唐人電視台向其中一個私人場地——鄉議局大樓大劇院提出申請9月份兩周左右的空檔場次,以邀請神韻交響樂團來港演出。最近卻收到鄉議局通知,以政府單一部門租用9月份全部空檔日期為由,再次拒絕神韻場地申請。

吳雪兒表示,他們從其它渠道獲知,提出租用9月鄉議局大劇院整月場地的是香港民政事務局,幕後則由中聯辦指使,以達到阻撓神韻藝術團申請場地的目的。

吳雪兒質疑,民政事務局作為本地主管文化的部門,下面有大量政府文化表演場地和其它場地,為何要整月租用私人場地?另外,根據鄉議局網頁公佈,鄉議局大劇院每日收費達6萬多元,一月的租用費用高達過百萬,如果政府棄用旗下免費場地,反而耗巨資租用鄉議局的場地,是否濫用公帑?是否涉及利益輸送和政府、鄉紳勾結之嫌?

民政局阻表演有前科

她並指,港府與中聯辦出手干預文化藝術活動並非首次。

2016年新唐人電視台在港舉辦「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亞太區初賽時,申請租用鄉議局大樓大劇院7月29日及31日場地,並於當年4月簽訂合約,交付費用後,5月卻收到鄉議局通知,稱場地遭港府徵用作選舉用途,導致場地遭毀約,該項世界級大賽最終移師台灣舉行。

值得留意的是,在新唐人召開記者會公開事件、並公佈租用第二個表演場地後,民政事務局局長同年7月18日卻覆函新唐人電視台,指民政事務局和民政事務總署並沒有要求在舞蹈大賽租用期間,使用沙田鄉議局大樓大劇院。

吳雪兒稱,鄉議局當時明確回覆指政府要求7月底至8月初使用該大劇院作選舉籌備之用,民政局的講法明顯有矛盾,令人質疑港府不願承擔毀約責任,故把責任推給鄉議局,而民政事務局租用鄉議局場地只是暫時的托辭,目的是令新唐人電視台的租用計劃「泡湯」。

她擔憂今次民政事務局再次出招佔用整月場次,是故技重施,「是真有需要租用還是一個藉口,均成疑問。我們有理由相信,民政事務局是否和上次手法一樣,目的是打壓文化表達自由,阻撓申請場地。」

美國新唐人電視台2016年在港舉辦「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初賽,場地兩次遭毀約,香港政府和中聯辦被指是幕後主使。(大紀元資料圖片)
美國新唐人電視台2016年在港舉辦「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初賽,場地兩次遭毀約,香港政府和中聯辦被指是幕後主使。(大紀元資料圖片)

中聯辦電話脅迫拒租場地

她並指,據他們獲知,干擾大賽的背後勢力,是鄉議局副主席張學明及其黨羽,夥同時任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和特首梁振英,共同炮製的「毀約」風波。這些人之後相繼被撤職,或者面臨失勢,也正驗證中國古語「善惡有報」之說。

另外,她披露為神韻演出申請其它私人場地方面,也受到中共的壓力。比如某場地負責機構,最近多次收到自稱中聯辦官員或某些親共人士的電話,以中聯辦有令為由,威脅不能租給新唐人電視台或其委託代辦機構,舉辦神韻晚會或者新唐人中國舞大賽,甚至逼迫場地機構提供申請聯絡人的資料。

另有場地方表示,在與新唐人接觸洽談比賽場地後,即收到各式親共人士的電話,甚至出主意如何搞破壞,阻撓新唐人申請。甚至一些場地機構,被迫改變商業租用原則,增加審查機構,租用體制變成不透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