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會眾議院前議長、歷史學博士金里奇(Newt Gingrich)發表評論文章說,共和黨人和特朗普政府成員必須持續施壓,堅持實現福利改革。

在《特朗普為那些陷入依賴福利困境的人帶來希望》一文中,金里奇寫道,1996年國會通過了《個人責任與工作機會調整法》(PRWORA)和《困難戶臨時援助計劃》(TANF),希望這些法案會「結束我們所知道的福利」,將福利恢復到原本的意圖,使之成為自力更生的跳板。

這些政策本來應該成為福利改革的開端,促進出台全國性政策,結束對福利的依賴性。相反,奧巴馬總統卻背道而馳,發動了「扶貧戰爭」,打向了實現這一目標的工具——工作。

在過去的十年中,我們的同胞中有太多的人深深陷入了福利陷阱的困境,因為政府養懶漢的政策使不工作的人也能拿錢。所謂的「扶貧戰爭」使我國的福利領取者登記率保持在歷史最高水平,儘管失業率創下了17年來的新低。

許多新的福利領取者都是健全的成年人,沒有殘疾,有勞動能力。他們不是我們的福利體系旨在幫助的人,如殘疾人、老年人和真正有需要的人。

現在有將近2,100萬健全成年人領取食品券,這是2000年的三倍。現在約有2,800萬健全成年人依靠低收入戶政府醫療補助(Medicaid),這是2000年的四倍。

當我們在1996年通過兩黨支持的福利改革時,國會沒有設想到這個願景。我們將工作要求納入立法,因為我們知道工作的力量。這些改革是富有善心的,為人們提供了創造更好生活和實現美國夢的機會。

不只是研究再三證明了這一點,我們親眼看到了促進工作帶來的變革力量。

當緬因州對其TANF計劃施加了時間限制並重新調整了就業和工作培訓計劃時,引起了左派人士的批評,稱這些改革冷酷無情。2014年10月起,緬因州開始要求身體健康、無子女的領取食品券的成年人必須參加工作、培訓或成為志願者,至少是部份時間性,才能獲得福利。

但結果是:在改革之後的四年期間,以前有收入的福利登記者平均工資增長了237%。在整個評估期間,這些人的總收入從260萬美元大幅增加到860萬美元。這場改革招來了奧巴馬政府的批評。但是再一次,工作的力量顯現了。那些離開了福利計劃的人在第一年內平均收入增加了一倍多,抵消了任何失去的福利待遇。而接受食品券福利的健全成年人人數從大約16,000人下降到1,500人。

但不幸的是,緬因州是個例外。大多數州都沒有要求健全的成年人必須工作以擺脫對福利的依賴性,而是免除工作要求,允許成年人在不需要工作的情況下依賴納稅人的錢生活。

聯邦和州政府官員通過這些漏洞剝奪了這些健全的美國人有機會擺脫福利並為他們自己和家人創造更好生活的機會。他們沒有將福利作為臨時安全網,而是出台了將福利變成永久性陷阱的政策。

值得慶幸的是,特朗普總統最近的行政命令「通過促進機會和經濟流動來減少美國的貧困」(Reducing Poverty in America by Promoting Opportunity and Economic Mobility ),是一項令人歡欣的政策變化,為陷入福利依賴的人們帶來希望。行政命令為聯邦機構定下了基調,將福利管理與促進工作掛鉤並鼓勵經濟流動,特別是對針於健全的成年人。重申了政府工作人員非常清楚的原則:政府援助並不是消除貧困和依賴的方案。工作才是。

如果國會和機構領導人能夠實現特朗普總統的倡議,我們的福利系統可以恢復成真正富有同情心的政策。福利系統的成功應該再次由離開福利系統的人數來衡量,而不是被困在福利系統裏的人數。只有這樣,像緬因州這樣的成功才會成為常態而不是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