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規劃到2030年人工智能欲搶佔全球未來科技的制高點,用「一個國家」對抗外國「一個企業」的巨資發展模式,引起人工智能領域對中共野心的關注。

這也是特朗普政府希望能予以糾正的中共貿易政策之一。有分析指,中美目前爭鋒相對的貿易行動更似一場秘而不宣的「科技比試」,為贏取未來的經濟增長支柱產業而戰,或曰「中美貿易可談,人工智能科技之爭難解」。

自2017年中共國務院發佈第一個人工智能規劃,提出2030年要成為世界主要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 IA)創新中心,引發外界對中共高科技野心的再次關注,因為很多人認為人工智能有朝一日會成為電腦技術的基礎。

本文將分析全球AI晶片格局、外界對中共巨資投入AI的看法,以及美國政府在加緊審查AI領域併購以及合作事宜的最新動態。

2018年全球人工智能晶片排行榜,華為是唯一一家入選的中國企業,排行12位。(Compass Intelligence)
2018年全球人工智能晶片排行榜,華為是唯一一家入選的中國企業,排行12位。(Compass Intelligence)

全球AI晶片公司排名 七家美國公司進前十名

人工智能作為未來新技術,吸引世界各大科技巨頭投入重金研發。不過,要形成自主研發的人工智能技術並不容易,對廠商的技術實力有很高的挑戰。在硬件方面,人工智能需要以AI晶片為依託,但目前有能力自研AI晶片的廠商並不多。

本周,市場研究機構Compass Intelligence公佈一份全球AI晶片公司排名。排名第一的是美國企業顯卡廠商英偉達(Nvidia),同時前十名中有七家美國公司。

今年1月,英偉達在電子消費展(CES)上發佈針對自動駕駛市場的超級AI計算晶片,每秒可以執行30萬億次的深度學習計算,於此名列第一名。

隨後的AI公司包括:英特爾、恩智浦半導體(NXP)、IBM、AMD、谷歌、ARM、蘋果、高通、博通和三星。評分上來看,只有英偉達和英特爾兩家公司的AI評分在90分以上。

華為因2017年推出手機人工智能晶片獲得67.5分,進入榜單、排第12位,是中國排名最高的廠商。

絕大部份排前十名的公司都是憑藉硬件入圍,像谷歌這類互聯網企業較少。業內人士分析說,在AI技術中,軟件算法固然也重要,但底層和基石還是要靠AI晶片。

中國要想在AI技術上領先,首先最重要的就是具備自主晶片研發技術。而4月中旬中興因違反跟美國政府的和解協議,被激活7年晶片採購禁令,已經凸顯中國在自主晶片研發上的軟肋。

中共巨資投入引警惕 遏制創新怎麼發展AI

前谷歌母公司Alphabet執行董事長施密特(Eric Schmidt)在2017年曾公開向美國示警,未來5年,美國縱然在人工智慧(AI)領域持續領先中國,但中國「將很快趕上來」;到了2030年,中國將主導整個AI產業發展。他呼籲,美國政府繃緊神經,儘快把AI發展寫入國家戰略。

施密特的擔心並非危言聳聽。根據2016年10月白宮的一份人工智能報告提到,中國在深度學習領域發表的文章數量已超越美國,同時,中國學者提交的與人工智能相關的專利在近幾年內增長了2倍。

雖然學界認為數據並不能反應質量,最先進的人工智能研究成果依然在美國。但是這已足夠提醒美國政界以及科技界緊繃神經、加快前行。

外界認為,中國人很聰明,但中共現行的研發體制一直在遏制創新,推動人工智能研發的效果一定會被大打折扣。

「政府不可能通過砸錢就能獲得創新,這只會導致更多的腐敗和官僚主義。」卡耐基梅隆大學工程學院研究員瓦德瓦(Vivek Wadhwa)說。他曾著有《自動駕駛汽車的駕駛員:我們的技術選擇如何創造未來》一書。

瓦德瓦認為,中共要實現人工智能的宏大目標存在很多障礙,因為創新的源頭是「具有不同想法、敢於冒險以及挑戰權威的人」。

「在承受風險和技術發展方面,中共只是一個孩童,而美國是領導者」,他舉例說,科技創新和研究項目在美國各地進行,不像在中國只有「少數大公司和政府實驗室」在進行。

多倫多大學商業教授、《預測》一書作者甘斯(Josha Gans)認為,非常關鍵的一點是「中國科技巨頭並非獨立於政府運作,這讓其研發存在很多不確定性」。而目前雖然不清楚美國政府對AI研發的未來支持變動,但美國「仍然擁有最具活力的創新經濟」。

他說,比數據更重要的是創新和科學研究。在科研的許多重要方面,美國的AI行業都更加自由,他認為,美國未來依然是AI科學前沿的領導者。

而4月,美國政府對中國通訊巨頭中興通訊的出口制裁也再次證實,中共在基礎研發方面,尤其是自主晶片領域的缺「芯」常態。

美企的現實困境:市場與技術的權衡取捨

在面對中共國家支持的發展人工智能競賽中,美國企業的處境相當尷尬:一方面美國大的晶片高科技企業有較大份額的收入來自中國市場,另一方面他們也為中國機構或公司提供技術培訓、訓練本地研究人員,以及合作研發。

因為中國人口數量龐大,人工智能依賴於大的數據,這也是西方公司紛紛進駐中國、合作研發的一個原因。

在中國設立人工智能公司馬龍科技的首席技術官斯科特(Matt Scott)表示,這個領域存在跨界合作。「有時我們合作,有時互相挑戰,有時也互相激勵。」

馬龍科技與清華大學合作創辦聯合實驗室。而斯科特10年前是微軟的機器學習工程師。

有時候,甚至西方公司為了中國市場甘願送上門。《紐約時報》去年11月曾報道,在華盛頓官員開始阻止中共收購高科技企業時,一家美國公司用了一個辦法幫助中方躲開限制。

超微半導體公司(AMD)通過授權代替出售,將它獨家的微晶片設計寄往中國,逃避當局審查。中方企業在獲得該項技術後,開始製造自己的產品,而超微半導體公司從中也獲得豐厚回報。

而IA晶片排名第一的英偉達公司,去年推出新款繪圖處理器後,也向全球人工智能研究人員發放30套樣品,其中有三位研究人員都是跟中共政府合作的人士。

英偉達公司表示,派發樣本是幫助擴大產品銷售的常見做法。同時,它還為使用其晶片的中國機構或公司提供技術培訓、訓練本地研究人員及本地研發。該公司有兩成業務來自中國,目前未在中國大陸成立合資公司。

不過,卡耐基梅隆大學瓦德瓦認為,外界可能誇大了中共現在的大數據優勢。他表示,新的人工智能技術跟今天的工作原理完全不同,新一代人工智能技術不再需要那麼大的數據。同時,他也提醒說:「中共竊取(技術)跟其他國家不一樣。」

再退一步說,即便中共巨資投入人工智能研發,美國企業的在華合作、合資公司也很難直接收益,因為其已被視為超越對象、並早被排擠到在收益對象之外。

美警惕中共國家資本扭曲全球供應鏈

上周五(4月27日)路透社引述知情人士的消息說,美國政府可能會擴大審查人工智能(AI)等高科技領域的中美企業非正式合作。

中共公然無視知識產權規則和盜竊商業秘密的行為一直在激怒美國。總統特朗普近期提出對中國進口商品徵收高額關稅,作為因擔心中共竊取美國知識產權以及美國技術被強制轉讓的嚴厲懲罰。

同時,特朗普政府正加強對中資企業在美高科技領域的投資併購審查。過去,美國政府對投資和企業併購領域的審查很少與國家安全掛鉤。

不過,目前審查企業非正式合作只是初步構想,並不清楚特朗普政府或美國會是否會行動,也不明確哪些企業的非正式合作會被納入新的審查範圍。

一位為國會議員修訂與加強美國的外國投資規定提供諮詢的消息人士告訴路透社:「我認為除了加強監管之外別無選擇,因為如果不這樣做,最終結果將是中國(中共)企業發展壯大,他們將在10到15年的時間裏挑戰我們的公司。」

人工智能領域受特別關注是因為該技術可能被運用到軍事領域。同時,它也是中共列入「中國製造2025」計劃的產業之一。

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前不久在提到「中國製造2025」時說,不要低估該計劃,它的確是在國家層面上與有相應產業的國家競爭。

萊特希澤說,如果是中國要在這些產業和其它國家正當競爭,那沒有問題;但通過投入3000億美元補貼、限制市場准入,以及強制技術轉讓等手段,犧牲它國利益為代價,那就另當別論。

全球政治風險諮詢公司歐亞集團(Eurasia Group)全球科技政策事務負責人特寥洛(Paul Triolo)周四(3日)出席會議時表示,美國針對「中國製造2025」 發聲並非是要阻止中國的科技發展,而是希望中國為這些前瞻性產業的發展建立以市場為基礎的公平競爭體系,而不是以國家資本主義以及政府的巨大投資來扭曲全球供應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