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加大愛國愛黨宣傳,包括近日就共產黨鼻祖馬克思誕辰200周年加強洗腦宣傳,引起民間挖出其崇拜撒旦的黑暗歷史和對共產主義邪教本質的反思。在香港,《國歌法》本地立法程序即將展開之際,政界和民間日前在立法會公聽會上,重提中共政權踐踏人權、連「國歌」作詞人田漢都被迫害致死的歷史,強調這樣的中共政權無資格逼人「愛國」,有關片段連日在網絡上熱傳,引起市民共鳴。

社民連副主席黃浩銘28日在公聽會上講述中共「國歌」填詞人田漢被迫害致死的歷史,強調踐踏人權的政權不值得尊重。(片段截圖)
社民連副主席黃浩銘28日在公聽會上講述中共「國歌」填詞人田漢被迫害致死的歷史,強調踐踏人權的政權不值得尊重。(片段截圖)

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去年11月通過決定將《國歌法》列入《基本法》附件三,將以本地立法方式在港實行。除了落實細節引發爭議,當中列明要「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更被批評是洗腦教育和公然違反「一國兩制」。立法會政制事務委員會28日舉行公聽會,聽取團體代表就《國歌法》本地立法的意見。

社民連副主席黃浩銘發言時指,中共「國歌」《義勇軍進行曲》的填詞人田漢,在1966年遭中共打成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拉入秦城監獄又打又逼供。他因為腎病、糖尿病的問題而失禁,還要被監視他的人員逼他喝尿⋯⋯共產黨有尊重過他嗎?死後還成為『叛徒』,開除黨籍。」

斥教育局刪聶耳田漢生平

他批評當局口口聲聲尊重「國歌」,但教育局網頁介紹國歌時,介紹創作者生平時完全沒有提及這段歷史,「更可恥的是,連聶耳在日本淹死一事也被刪掉。」他質疑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長同樣姓聶,「你連他都刪?馬馬虎虎交代就算,怎樣叫年輕人學會國歌和其歷史?」

社民連前立法會議員梁國雄也質問局長,為何當局不敢提聶耳及田漢的生平,「你自己叫聶德權,聶耳多你(聶德權)一隻耳,你明知他是聶氏宗親會⋯⋯你用謊言治國的嗎?人民永遠大於國家,人權永遠高於政權,一個政權如果怕人顛覆的就不要做。」

「踐行社會主義」違基本法

民主黨成員、大律師吳思諾指,在一國兩制下,《基本法》第五條清楚訂明香港是不會實行社會主義制度和政策,絕對不能像《國歌法》弁言指明要「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而《基本法》136條講明香港的教育政策應由特區自行制定,若立法強制要求國歌法納入中小學教育,「等同將國民教育透過國歌法引入香港教育制度。」她重申民主黨要求政府以白紙草案的方式諮詢公眾。

鍵盤戰線鄺頌晴形容中共猶如怨婦逼人「愛國」,「你會否去尊重一個殺人兇手?你會否尊重一個用坦克車輾過自己人民的政權?我就真的做不出。」又說對於互聯網是否公眾地方,不同案例有不同判決,政府未有仔細討論就準備立法,令人擔心。

人民力量副主席、「快必」譚得志則以改歌詞方式抗議國歌法,「田漢,你愛國其實冇癮,在文革之間慘遭紅衛兵搞死,批鬥又跪玻璃,陰公豬夠慘。」他指田漢死在監獄後,兒子連骨灰都不敢去領,遭遇如同今天的天安門母親。「中共有甚麼資格叫人愛國?」

他說,一個政權贏得人民尊重,是因為她尊重人權、民主、自由、法治,就像中共未奪得政權之前,所講美麗的謊言一樣。「自吹自擂強國崛起,不好好向香港人學習文明、誠實、法治,反而將虛假、荒謬、違反常理,藉着強權逼迫香港人屈服,縱使你立國歌法、辱警法、23條,香港人,仍然有不屈之志,逆風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