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貿易談判3日在北京展開會談之際,有消息傳出,基於對美國國家安全的擔憂,特朗普政府正考慮採取行政舉措,限制華為和中興通訊等部份中國公司在美市場銷售電信設備。專家分析,基於安全考量,亦是對中方施壓。

美對華為、中興再祭限制

特朗普政府正考慮在未來幾周內由總統簽署行政命令,禁止與美國政府有業務往來的公司,向威脅美國國家安全的公司購買網絡設備。

綜合消息報道,美國國防部官員本周表示,他們正採取行動,要求全球的美軍基地暫停銷售華為和中興通訊手機。美國國防部發言人伊斯特本(Dave Eastburn)說,截至4月25日,五角大廈已下令將這些裝置與相關產品從其全球店面下架。「這些裝置可能對軍事人員還有任務帶來危害。」

經濟專家謝田(Dr. Frank Tian Xie)教授向大紀元表示,此時釋放此消息當然有其用意。美方剛對中興做出懲罰,啟動調查華為一定有足夠的證據,兩公司的行為足以令美方警覺和擔心。「中共這個集權體制社會,共產黨大於、高於一切的團體和組織。」

「中共甚至在外資企業、合資企業中安插黨支部。這些公司如果受中共操控,在美國涉及比如軍方、政府機密,讓他們處理通訊業務或者產品,那美國人豈不是太愚蠢?當然,在貿易戰中推出這個(限制),可能也是一種警告中共的涵義,增加一些談判的心理壓力。」

謝田分析,如果美國軍方、政府不能用,對華為來說可能馬上失去幾十萬、上百萬用戶。

「這會有示範效應,美國的其它盟國,北約、加拿大、歐洲、澳洲可能也會發現同樣問題,也可能就不會用。西方發達國家基本在集體抵制它們的產品,對華為和中興公司也是很大的打擊。對中興的打擊現在看來這公司肯定要破產了。」

外界認為,如果特朗普政府幾周內採取上述措施,意味著美、中在技術和電信方面的爭端升溫。

謝田分析,談不上甚麼衝突。因為中共操控的這些高科技公司,本身就是按著中共的旨意在行事、在實質擴張。他們跟伊朗暗通款曲,用美國的技術來支持美國的對手,從商業道德、仁義道德、國際關係上都說不過去。

「中共這些公司實際是罪有應得、自取其咎。其它所有的公司都看到,做不道德、不合法的事,是會有後果的。對中國那些其它試圖走向國際社會的公司,可能是一個巨大的警告。」

美擔憂中共或令華為竄改其產品

採取上述行政舉措,乃因美國官員擔憂,中共當局可能命令本國製造企業竄改其產品,以便在美國進行間諜活動或破壞通訊網絡。

上個月,美國財政部負責國際市場和投資的助理部長塔伯特(Heath Tarbert)說,美國正在考慮援引一項《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以及推進對企業併購的一些安全審查改革措施,來設法限制中共對美投資。

香港城市大學政治學講座教授鄭宇碩認為,美方目前所採取的種種措施都是給中共當局施加壓力,而美國高層貿易代表團正在北京從事貿易談判,此舉亦是美方為增加自己的談判優勢。「目的給中共一點壓力。」

鄭宇碩分析,估計美方都是在給中共壓力,希望在達成的協議上能見到一定的優勢。目前,中興、華為事件也表明,美、中之間貿易問題主要還不是貿易盈餘的問題,「而是科技產業,在這方面的較量都非常激烈。中興、華為,相信美方是一直在跟蹤,在適當的時候才把這問題提出來,來給中國(中共)壓力,但是總體也反應了中方如果不掌握核心技術,要追上美國還有一段時間。」

今年以来,中、美貿易摩擦不斷升溫。3日起,美國財政部長姆欽率團訪問中國開展貿易對話,雙方將討論貿易不均衡、智慧財產權、合資技術與合資企業的問題。美、中貿易問題首次在台面上的磋商令輿論熱議。

據路透社報道,北京一不願具名的中共官員周三宣稱,中方不會屈服於美方的任何貿易威脅,也不會接受任何談判的先決條件。「如果打貿易戰,我們比美方承受後果的能力要強得多。」

中原銀行首席經濟學家王軍向媒體表示,雙方在真正談判前釋放高壓信號是談判前的心理戰術,但真正開始談時可能會有磋商的餘地,以取得務實成果。他認為,此次美代表團成員都是特朗普政府經貿事務的核心人物,這顯示美國認真談判的誠意很高。

中方應會讓步 但能少就少

謝田分析,特朗普總統具有堅定的信念,確實是一個非常果決的人,提出的要求不達到目的不會罷休。但這次要中共馬上就把中國的順差每年減低1,000億美元或者開放企業市場可能很難。「很可能會需要下一步更高層的談判。」

鄭宇碩分析,估計整個貿易跟經濟發展的競爭是一個長期的問題,不會短期一個協議就能解決,這是相當長時間的問題,也是中、美關係的一個非常重要的環節。主要是美國覺得中共的威脅越來越大,這個問題將會成為美中關係非常重要的一個方面,但一定程度上,也是中方所說的「鬥而不破」的局面。

「美國總統要面對11月的中期選舉,所以希望能夠比較快地達成協議,取得中方做出讓步,讓美方有所交代,這是短期他希望達到的。反正一趟所取得的讓步不滿足,下一趟、下一輪再給中國(中共)壓力,再談。」

「從中方來說,它當然也明白這幾十年來,中、美貿易中國是佔了大便宜的,而且它的技術還不如美國,依賴的程度比較高。所以中方基本上是願意做出一點讓步來滿足美國的要求,當然也是慢慢來,能少一點就少一點。」

鄭宇碩最後表示,美、中協議在短期達成協議的機會不低,不過問題絕沒有解決;長期來說,這還是互相重要的競爭,所以這相關糾紛還是會不斷地冒出的。

美國獨立經濟學者夏業良(Xia Yeliang)教授認為,中共必須真正兌現於2001年當時加入WTO時所做出的承諾,如果沒做到,美國也會進一步施加壓力。

「尤其是美國最近想動用一個法案,就是《國家緊急經濟權力法案》。在特殊情況下總統可以授權對一些嚴重違背自由貿易、公平貿易原則,違背一些比方侵犯知識產權方面,他可以做出裁決和處罰措施。」

美中貿易談判至本文截稿前仍未釋出實質消息。特朗普總統當天發推說:「我們很棒的金融團隊正在中國為爭取公平貿易競爭而談判。我期待在不遠的將來跟習主席會面。我們總會有一個良好(很棒)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