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訂閱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美國的7人團隊已經到了中國,尋求雙方都可能接受的途徑,解決一場兩國間的超級貿易糾紛。5月3日,財政部長姆欽在準備進入酒店和中方代表團舉行會談時表示,「來這裏很振奮人心。」

幾乎在同一時間,美國總統特朗普發推文說:「我們很棒的金融團隊正在中國為爭取公平貿易競爭而談判。我期待在不遠的將來跟習主席會面。我們總會有一個良好(很棒)的關係。」

那麼這次中美談判,雙方究竟要談些甚麼呢?可能會有甚麼樣的結果出現呢?大家知道,中美談判表面上是解決一場一觸即發的貿易大戰,實際上這次中美談判的重點是貿易和關稅以外的問題,用《紐約時報》專欄作家佛里曼的話說,「這跟未來有關」,也就是跟中共的野心有關。

其實經濟是可以雙贏的,你可以賺錢,我也可以賺錢,互惠互利。它不像戰爭,一定會有勝敗。貿易往來需要大家都遵守同樣的遊戲規則,就是勤奮和創意。

三度贏得普立茲新聞獎的佛里曼在他的專欄文章中表示,中共有一個詐騙盜竊的政策,加上它的干預之手,無視世貿組織規則,盜取知識產權,使歐美國家的損失無法估量。

佛里曼指出,中共的長遠目標《中國製造2025》,彰顯出中共的野心。它想在未來10個「工業代」主宰全球,包括機器人、無人駕駛汽車、電動車、人工智能、生化科技和太空工業等。

中共會輕易放棄它的野心嗎?《華爾街日報》在文中分析認為,儘管習近平也不希望與美國展開一場貿易戰,但是停止對戰略性產業提供政府補貼和保護,這將會影響中國從高科技製造業大國向「強國」的計劃。

外界普遍認為不能單憑一次對話,就可以完全解決深層的貿易問題。甚至有中共高級官員表示,中共不會就核心利益進行談判,也不會接受就任何問題設定先決條件,包括《中國製造2025》。

顯然中美雙方針對這次談判,都做了一些準備。就在美國代表團抵達北京之際,特朗普政府正在考慮採取措施,限制一些中國公司在美國出售電信產品的能力。《華爾街日報》引述幾位知情人士的話說,這一舉措是基於國家安全的考慮。

毫無疑問,美國的舉措如果得到實施,中國的中興和華為這兩家公司肯定受到影響。美國的「正在考慮」,意味著對中興和華為的「刀已經舉起來了」。就是在給這次談判增加籌碼,就是說談得好,這個刀可能就輕輕放下;如果談得不好,那就可能直接下手了。

而中方也有動作,《香港經濟日報》報道,中國已經暫停了進口美國大豆,轉向巴西和加拿大等國採購。美國農業部的數據顯示,截至到4月19日為止的兩個星期當中,中國已經取消了超過6.2萬噸美國大豆的訂單。

這樣的情況下,雙方會不會達成甚麼結果呢?《香港經濟日報》引述上海國際貿易學會會長黃建忠的預測說,可能會達成一個過渡性的方案。但是中共「擅長拖延」,所以美方可能會要求在今年內就要看到一定的成果。

也就是說中共肯定會讓步,在情勢緊急的關頭,中共只能這麼做。

但黃建忠認為中共也不會對美方的要求照單全收,可能會有「過渡性方案」。甚麼過渡性方案呢?他認為首先是在兩年或者一定期限內縮減兩國1000億美元的貿易逆差,然後金融服務在未來3至5年有更多開放措施。

另外還有中共對高科技行業的補貼以及它的「市場換技術」,也就是美方301調查中,中共強制技術轉讓的問題。不過黃建忠認為,中共對這兩項讓步的難度比較大,可能會採取合作開發的方式,而不是要求美方技術轉讓換取中國市場。

換句話說,雙方的這次談判不太可能有甚麼實質性的結果,中共會做一些承諾,比如承諾削減關稅、放寬監管規定等等。但是在學者們看來,中美之間短時間內達成協議,這個並不樂觀。學者們認為,「邊打邊談」的局面將會持續一段時間。

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

大紀元《新聞看點》製作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