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5日是馬克思200年的生辰日,馬克思倡導的共產主義學說早已證明給人類帶來巨大災難。在全球反共產主義思潮下,目前只剩下中共、北韓、古巴這幾個共產獨裁國家。而《大紀元》出版的《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也是從一個全新的角度,揭開馬克思這個反人類魔鬼,究竟帶給整個人類社會怎樣的災難,值得當今中西方社會全面反思。

眾所周知共產黨是無神論者,但被視為共產主義鼻祖的馬克思(Karl Marx),根據公開的史料和各種研究著作來看,馬克思根本不是無神論者,而是信奉被西方認為反上帝、仇恨人類的撒旦——魔鬼教。

馬克思讀大學時就信奉撒旦

1818年5月5日,馬克思出生在普魯士一個富裕的猶太人家庭,兒提時代就隨家庭信奉基督教,相信上帝。在他第一部知名的作品中,他曾這樣寫道:「與基督的合一,既在和他緊密而鮮活的友誼之中,又在這樣的事實當中:他總是在我們眼前和我們心裏。」

大學時代馬克思開始性格大變,不願受正統的宗教約束。《最後警告:新世界秩序的歷史》(作者:David Allen Rivera)記載,馬克思在大學三年級時加入了撒旦教會,成為魔教中的一員。按西方宗教,撒旦是對上帝和人類充滿仇恨與妒嫉的魔鬼。馬克思的轉變也可以從其作品中找到蹤跡。他在其中一些詩裏寫道:「我渴望向上帝復仇」,甚至讓所有的人類跟他一起到地獄去。

旅美時事評論員藍述認為,因為馬克思信魔鬼撒旦,還不能說他是一個無神論者,但是他提倡唯物主義、無神論,就是讓別人不信神,就是引導別人下地獄。

馬克思在共產黨的第一份綱領文件《共產黨宣言》中第一句話:「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遊蕩。」這表明了共產黨來歷就是邪靈。該宣言主張無產者聯合起來,用暴力和階級鬥爭手段推翻資本主義,最終建立一個無階級的社會。

這個幽靈在上一個世紀曾像傳染病般在全世界氾濫,所到之處,伴隨著戰亂、饑荒、屠殺和恐怖,給全人類帶來巨大災難,至少造成一億人的非正常死亡。

中國問題專家季達表示,馬克思主義強調的是唯物主義,否定神的存在。馬克思理論在中國實踐中破壞了五千年的文化和善惡有報的價值觀,放縱人做任何事情,所以中共在馬克思主義理論下道德淪喪,物慾橫流,對生態環境嚴重破壞,製造前所未有的災難。並且中共為消滅堅持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將他們變成天然的人體器官庫,犯下了「活摘器官」這樣滅絕人性的這個星球有史以來最大的邪惡。

全球去共化持續進行中。2013年12月8日,烏克蘭首都基輔的最後一座列寧雕像被示威者拉倒。(Wikimedia Commons)
全球去共化持續進行中。2013年12月8日,烏克蘭首都基輔的最後一座列寧雕像被示威者拉倒。(Wikimedia Commons)

專家呼籲必讀《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

給全球數十億民眾製造了空前災難的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經過了東歐劇變、蘇聯解體,去共化浪潮已席捲世界,到今天只剩下中共、北韓、古巴,連越共都開始政治體制改革。

《大紀元》編輯部13年前發表了《九評共產黨》,全面系統地剖析中共流氓地痞的謊言加暴力的起家史,及中共邪教和流氓的本性,揭露了中共給中華民族和全人類帶來的深重災難及必遭天譴的宿命。引發了全民的覺醒運動、勢不可擋的三退大潮(退出共產黨、共青團、少先隊組織)。三退運動抹去曾經的毒誓烙印,帶給自己平安。

去年底《大紀元》編輯部再推出《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全面揭示了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就是「毀滅人類」。

人類歷史上各民族都有很多預言,當宇宙走向壞滅的最後,將有創世的神下界傳法、度人。共產邪靈就是在宇宙走向壞滅的最後時刻,從毀滅創世主為人類鋪墊使人能得救的神傳文化入手,並毀了神為人類得法而留給人類的一切文化,切斷了人與神的聯繫,讓人類喪失了理智、醒覺的神性,失去了得法、得救、得度的機會。

《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揭示了共產邪靈操縱共產主義系統毀滅人類的七步路線圖,即:第一步在歐洲發展;第二步在蘇聯試驗;第三步在中國生根;第四步美、蘇對峙,中共關起門來剿滅傳統文化;第五步蘇聯解體,中共上位;第六步經濟暴發,道德崩潰;第七步中共用經濟綑綁世界。

台灣的經濟學家、《經濟前瞻》雜誌主編吳惠林表示,「《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是救命書,它從五千年前人類文明時期談起,一步步揭開共產邪靈的陰謀,並指點人類如何自救的迷津,任何一個不想在這最後關頭被淘汰、消滅的地球人,趕緊來讀一讀吧!」

2007年6月12日,全球首個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碑在美國首都華盛頓落成。10英尺高古銅雕像取材自1989年北京天安門廣場的民主女神像。(Getty Images)
2007年6月12日,全球首個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碑在美國首都華盛頓落成。10英尺高古銅雕像取材自1989年北京天安門廣場的民主女神像。(Getty Images)

馬克思的私生活混亂

前面談了馬克思的理論已被證明是邪說,再來看史料下復原的真正馬克思是怎樣的人。

在各種公開的史料來看,人們發現馬克思不僅人品有問題,還曾是領賞的告密者,而且私生活混亂。

1960年1月9日,德國報紙《Reichsruf》報道了這一事實:奧地利總理羅勃(Raabe)曾將一封卡爾‧馬克思的親筆書信送給蘇俄領導人尼基塔‧赫魯曉夫。赫魯曉夫不喜歡這封信,因為它證實,馬克思曾是奧地利警方的一名領賞告密者,他在「革命者」隊伍裏當間諜。

在海外1986年出版的《馬克思與撒旦》一書中披露,馬克思終生剝削女僕海倫,沒有支付過任何工資,還強迫其充當性奴,產下私生子,引發馬克思與燕妮的婚姻危機。恩格斯為了照顧「革命領袖」的威信,向燕妮謊稱自己是孩子之父,還將這個男孩撫養成人。一直到死前才透露秘密。孩子取名為亨利.弗里德利希.穆特(弗里德利希是恩格斯名字,穆特是女僕名字)。這個故事也公開在東德的紀念館裏。

馬克思的女兒Eleanor聽到恩格斯臨終時告訴她馬克思私生子的真相時,精神崩潰,並導致了她自殺。

還有資料披露,除海倫外,馬克思還與其女僕德穆斯私通。另外馬克思本身還是一個酒鬼。

儘管馬克思和恩格斯都是高級知識份子,然而,在他們的通信中,卻充滿了猥褻下流之語,這與他們的社會地位極不相稱。除了大量淫穢之辭,人們找不到這兩人交流他們的人道主義和社會主義夢想的隻言片語。

馬克思臨死前說了句驚人的話:「我從來都不是馬克思主義者」。這句話在馬克思傳及馬克思女婿拉法格回憶錄中均有記述。但歷來都被蘇共、中共及各國共產黨諱莫如深,禁止宣傳,成為歷史絕密。

馬克思的《資本論》被視為揭示資本主義本質的經典;馬克思仇視資本,但卻愛在倫敦股票市場炒股票,不過虧得一塌糊塗。

臨終痛苦不堪 馬克思遭惡報

馬克思對全人類犯下了深重的罪孽,所以馬克思臨終前渾身是病,並在滿身生瘡的痛苦中死去。

澎湃新聞早在2015年6月6日發表一篇英國作者西蒙‧克里切利寫的文章,罕見披露馬克思臨終前痛苦不堪。

文章稱,馬克思似乎長期纏綿病榻,痛苦不堪。在寫作《資本論》期間,他一直遭受著他給各人的信件中描述的種種病況,諸如「糟透的黏膜炎、眼睛發炎、嘔吐膽汁、風濕病、急性肝痛、打噴嚏、頭暈、久咳、嚴重的疔瘡」。

其中疔瘡造成了最「可怕的痛苦」,並長期遍佈於他的「殘軀」。生殖器周圍更嚴重,令他痛苦不堪。這還不算,最後結束他生命的胸膜炎和肺癌,更令他苦不堪言。最後的歲月裏,他在政治上越來越反覆無常,情緒消沉,以至於無法寫作嚴肅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