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貿易代表團5月3日抵達北京,就雙方貿易問題進行關鍵談判。密切關注中美談判進程的美國總統特朗普,在代表團抵京後發表推文說:「我們強大的財貿團隊正在中國,尋求就公平的貿易競爭環境進行協商。」

美國貿易代表團的整容豪華強大,從人員組成來講,大都是對華強硬的鷹派人士,其中還有《致命中國》一書的作者彼得‧納瓦羅。由於此前美國對中方列出的制裁措施異常嚴厲,一旦實施,將對中國經濟造成重大衝擊。從這個角度來講,中方更加迫切與美方達成協議。

對於美方來講,特朗普派出強大的貿易團隊赴華,顯示其志在必得之勢。

中美貿易摩擦的根源,從表面上看,是中共自入世以來,多年來不遵守國際貿易規則,盜竊美國科技知識產權,加上中美的貿易結構之間存的「結構性的失衡」,造成過去三十多年中共已經從美國抽走了3.5萬億到4.2萬億美元的財富。

從深層來看,是中共的政治體制,決定了中國的經濟體制,無法真正融入世界自由貿易體系。中共的經濟改革發展的根本目的,還是為了政權服務。而維持中共政權存在,必須控制自由信息,中共黨管一切。自由經濟市場所需要的自由信息和公平法治環境,在中共治下,都不可能實現。

中共的所謂《中國製造2025》計劃,就是聲稱要在2025年令中國變成「製造強國」;要在2035年超過德國、日本;聲稱要令中國產品「品質為先」。而中興的例子,正說明了「中國製造」的最根本問題,就是偷竊技術、不重視契約與世界文明規則的表現。

其實,中方無論派出何人與美國對談,都不太可能影響最終的談判結果。主要的原因在於,中國經濟對於美國的依賴,遠遠大於美國對中國的依賴;同時,美國強大的軍事和經濟實力,是美國談判中的王牌。相反,中共方面,幾乎沒有好牌可打。原來的朝鮮這張牌,也正在逐漸失去。

可以預計,中美之間的貿易談判雖然在許多具體行業和細節上,會有激烈博弈,但在總體上,中共將會妥協和退讓。這一點,其實與特朗普對朝鮮談判的結果頗為相似:金正恩在特朗普發起的經濟制裁和軍事打擊威懾下,金正恩其實沒有太多的選擇,只有妥協和退讓。

特朗普說,期待在不久的將來與習近平主席會面,他還表示,與習近平將會一直保持一個良好的關係。蘋果公司首席執行官庫克也表示,對特朗普政府能夠避免與中國之間發生貿易戰「非常樂觀」。

雖然這樣,在中共作出實質性退讓之後,特朗普也很大可能給些面子,在小的方面做些交換。但可以肯定的是,中共媒體將會一如既往地宣稱:中國獲得談判勝利,或者中美雙贏。

從客觀上來講,中美貿易談判的結果,將會在一定程度上推進中國經濟、政治、整個社會等諸多方面的變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