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摩擦升溫以來,陸續傳出有台資、日資和美資企業為規避風險紛紛撤出中國。南韓科技巨頭三星(Samsung)深圳電子廠近日也整體被裁撤,只留下6位韓籍高層,其餘人員全部遣散。這意味著三星在中國唯一一家生產網絡設備的公司即將關閉。美國貿易代表團今日在北京與中方高層展開談判之際,貿易戰陰霾對中國的影響正陸續浮現。

4月27日,深圳三星電子通信公司的中層員工向藍鯨TMT記者透露,他們最後還是簽了離職合同。整個公司將被撤銷,除6位韓籍高層外,所有員工將於4月底全部遣散,遣散人數約320人左右,遣散費超過2,000萬元人民幣。

就在4月16日,大陸引述業界人士消息稱,由於美國決定對1,300種中國出口商品徵收25%的關稅,韓國科技巨頭三星電子、LG電子或關閉他們在中國的液晶電視工廠。一位三星管理人員說:「這幾乎無法避免,因為我們無法在被徵收25%關稅的情況下實現盈虧平衡。」

就近日中美貿易摩擦升溫,表態有意撤出中國的還包括德國運動品牌Puma。報道指Puma正擬定緊急應對計劃,一旦美國正式對華加徵關稅,公司將把鞋類生產線移往越南、印尼,服裝則遷到柬埔寨或孟加拉。日媒月初則報道,日本休閒服裝連鎖店Uniqlo正進一步將生產從中國轉移至東南亞,過去一年其越南合作縫製工廠數增加四成。

成本增競爭巨 近年加速撤

據悉,世界五百強排名第15位的南韓科技巨頭三星,近年來一直在從中國持續撤離。尤其是在薩德事件引發反韓浪潮後,三星的撤退更是加速,近年來在天津、蘇州和深圳等中國製造業重鎮大幅裁員。

分析認為,深圳三星電子關閉有多方面的因素,包括中國勞動力成本上升;來自華為、小米等競爭加劇;製造業利潤和回報急劇下降;市場份額壓縮;再有就是三星整體的業務調整,業務轉移。

深圳三星中層員工表示,三星近兩年對入職員工數量有嚴格把控,其中天津手機、蘇州SSL等公司已經多年「只出不進」,他們都能感受到三星的業務在發生遷移。

有業內人士透露,近年來,尤其是2017年的臨陣換帥之後,有消息稱中國三星電子將撤銷七大支社,內部機構將進行重大變革;改編之後,七大支社將變為26個辦事處,常務、次長、副總等級別的領導變為各辦事處負責人,同時裁員也在進行中。

供應鏈劇震 或釀十萬失業

據悉,在撤離中國的同時,三星近年來在越南積極佈局。自2012年以來,三星在越南的投資總額已達173億美元,創造14萬個工作機會。三星智慧手機有51%是越南製造的。

外界估計,隨著三星的出走,給大陸帶來10萬及以上直接崗位的流失。據陸媒報道,2013年三星在中國共有3.56萬名員工,但2015年已裁到僅剩8,580人。

不僅如此,三星在中國的供應鏈也出現劇烈震盪。首先是其一級供應商蘇州普光、東莞普光、東莞鎢珍及艾迪斯等曾在中國僱用成千上萬名員工的大廠先後倒閉。

其次,為三星及三星供應商提供電子、包材、塑膠等材料的供應商也受到強烈衝擊。以龍頭企業裕同集團為例,因為三星的撤離,公司的三星訂單由2013年的3.4億猛跌到2015年的不足一億,2016年、2017年仍在繼續減少。

學者:貿易戰針對高科技 深圳首當其衝

中文大學經濟學系副教授莊太量稱,上次中國罷賣韓國貨,令三星手機在中國市場份額大減,已經令三星心生退意,一早已逐步撤離中國轉向越南等地,在越南已建有大廠房;今次再全線撤離深圳,他相信或許和貿易戰進一步升溫有關。

他指,中美貿易戰主要針對高科技,對個別市影響特別大,尤其是鄰近香港、以高科技為發展動力的深圳,首當其衝受影響。預計三星等幾大高科技外企撤離深圳的話,勢必令深圳市經濟風險加大,「首先造成失業問題,接著人也陸續離開深圳的話,對深圳高樓價造成風險。」

至於香港作為轉口貿易中心,在中美貿易戰中也受到波及。不過,莊太量稱,香港主要是金融中心,雖然轉口貿易會受影響,他反而更擔心貿易戰升溫令股市波動,造成財富流失。

國際巨頭紛紛出走

而三星撤離並非孤立,就在今年年初,日資世界五百強兩大巨頭——日東電工和尼康公司相繼撤離蘇州,留下廢棄的工廠和大量的裁撤人員。

此前,松下、夏普、東芝、飛利普、索尼、霍尼韋爾安防、希捷、蘋果都已經加大撤退的力度。蘋果CEO庫克2016年訪印時,曾表示將全部蘋果產線遷移到印度。隨後,富士康宣佈砸百億在印度建百萬人工廠。此前,蘋果的商業帝國幾乎將全部產業鏈投放在中國。

今年年初,蘋果公司為了因應特朗普的減稅計劃,宣佈將啟動5年300億美元的投資計劃,預計可以在美國創造2萬個就業機會。同時,蘋果手機的代工廠富士康也宣佈將在美國威斯康辛州設廠,投資金額達100億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