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共當局金融打虎的重錘之下,老虎哀叫聲此起彼落,但也有被錘尾撂倒而又重新站起來的,如以下兩位正部級高官——前證監會主席肖鋼、前央行行長戴相龍。

2015年股災之後,當局大棒打向金融界的各路牛人。證監會副主席姚剛、主席助理張育軍、發行部三處處長劉書帆相繼落馬後,肖鋼的證監會主席椅子搖搖欲墜。

果不其然,2016年2月,肖鋼被免去證監會主席頭銜,從此銷聲匿跡,直到當年10月的中共十八屆六中全會上,肖鋼才首次出現在央視鏡頭中。但其究竟擔任何職務,官方始終不予交代。

58歲的肖鋼在2018年兩會正式「當選」全國政協委員,此後冒頭率明顯提升。4月下旬,政協經濟委主任尚福林(原銀監會主任)帶隊到山西調研,肖鋼隨行。4月中旬,政協副主席辜勝阻率調研組赴浙江。尚福林任調研組組長,肖鋼參加了調研。

肖鋼這兩個最新「調研」,基本鎖定了他安全著陸的結果。

那邊廂,疑與股災有涉,2015年6月,財新網報道戴相龍的女婿車峰被抓的消息。此後,戴相龍自身也多次傳出被查。但此後,戴相龍雖然曾接手採訪「闢謠」,但一直沒有公開露面。

直到2018年度博鰲亞洲論壇於4月上旬在海南召開,戴相龍才首度現身「亞洲經濟預測」分論壇。

戴相龍與肖鋼一樣,很可能也獲得了當局從輕發落。有消息指,戴相龍因以妻子生病為由,將長期居住在香港的金龜婿車峰騙回北京做「甕中鱉」,屬「立功表現」,因而獲暫緩處罰。

值得注意的是,戴相龍還是肖鋼的老上級,戴任央行行長時,肖鋼被連升三級,先後出任央行計劃資金司司長(央行最年輕正局級幹部)、行長助理、副行長。這一次,兩人可謂榮損同步。

今年兩會高層人事定盤之後的這一份平靜,其實背後依然暗流激盪。雖然肖鋼與戴相龍「兩隻高統靴」終於落地,但與他們有關聯的一眾權貴,處境只怕正好相反,已有眾多刷得油亮的名牌靴被拋到了空中,「靴雨腥風」即將來臨。

最閃亮、也最接近落地的一隻靴子上面刻的銘牌是「吳小暉」,略高點的是「項俊波」。依然懸於半空看不清輪廓的是「肖建華」、「葉簡明」。當然,平流層上還有幾隻靴子在飄蕩,欲墜未墜。定睛一看,上面刻的字是「劉樂飛」、「曾維(偉)」、「江綿恆」。

對中南海而言,眼下的主菜是中美貿易戰、朝核問題,附帶的兩道「辣點」是中興遭滅頂制裁、華為被美方刑事調查。如此豐富的飲食,搞得主人多少有點應接不暇,摘靴的動作自然就會緩些。

但靴子最終全部落地,則是必然的。為何如此呢,因為這些靴子之間都若隱若現的由一根十分邪惡的「江(澤民)芯」相連,而掂量他們的真實份量並非依據財富多寡,而是神賦的善惡天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