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4月,中共據說測試了一件「隱身斗篷」,可使普通戰鬥機突然從雷達屏幕上消失。美國懷疑該技術是從美國偷取的。這讓特朗普政府考慮對中國公民在美國大學和研究所從事敏感研究設限。

《紐約時報》引述知情人的話說,特朗普政府擔憂中共日益增強的技術實力,在考慮制定嚴格措施,阻止中國公民在美國大學和研究所從事敏感研究,防止他們獲取知識產權機密。

在前文提到的例子中:杜克大學實驗室2008年研究了類似的技術,研究人員包括一名中國人。這個中國人遭到FBI的調查,但是他最終回到中國,建立了一個研究所,並進行一些跟他在杜克研究相關的項目,並成為一名億萬富翁。

報道說,白宮在討論是否要限制中國公民進入美國,包括限制某些簽證,大幅加強限制中國研究人員在美國公司和大學從事軍事或情報項目。受到限制的具體項目類型還不清楚,但是這些措施可能打壓中共核心技術領域的合作,比如先進微芯片、人工智能、電動汽車、先進材料和軟件。

這些可能的遏制措施是特朗普政府打擊中共對美國構成國家安全威脅努力的一部份。美國指控中共強迫美國公司交出貿易機密。細節仍然在討論當中,不知道有多少人可能受到影響,但是大多數限制措施可能落在持臨時簽證的研究生、博士後和科技公司僱員身上。每年逾一百萬外國學生在美國學習,其中大約三分之一來自中國。

限制措施將涵蓋中國人,但是有兩類人例外:持綠卡者和已經獲得難民身份的人。那些已經入籍美國的原中國公民也被豁免。

美國指責中共竊取美國知識產權,對此特朗普除了威脅對1,500億美元中國商品徵收關稅外,也計劃推出限制中國在美投資的措施。

美研究機構成諜戰前線

在美國,研究所特別容易受到間諜入侵。根據國防部統計,在外國人獲取美國敏感信息或機密信息的行動當中,有四分之一是通過學術機構實現的。在4月份的國會聽證會上,前國家反間諜官員克里夫(Michelle Cleave)說,美國的自由和開放讓美國成為「間諜的天堂」。中共和俄羅斯特工都帶著「詳細購物清單」來到美國。

雖然奧巴馬政府也曾經提議禁止外國學生參與公司贊助的國家安全領域研究,但是特朗普政府的措施適用面更廣泛,延伸到私人研究所和新產品、新技術。

美國已經對誰可以參與敏感技術研究做出限制。敏感項目的研究人員都經過仔細審查,必須獲得安全許可。此外,那些從事所謂出口管制研究項目的大學和公司如果要僱用外國研究人員,需要獲得特別許可。受到特別關照的國家包括中共、俄羅斯、前蘇聯成員國。特朗普政府考慮擴大出口管制的範圍。

如果上述提議得到商務部並最終得到特朗普的批准,美國公司和大學當中的中國人如果要參與一系列項目,將需要獲得特別許可,使得中國人很難在一系列科研項目和產品開發項目上工作。

杜克大學劉若鵬的例子

推動特朗普行動的是杜克大學的例子。2008年,中國留學生劉若鵬在杜克大學幫助開發隱形斗篷,但是他偷偷跟中國同事合作,還邀請他們參觀杜克實驗室。劉若鵬回到中國之後建立了研究所,最終獲得數百萬美元的投資,註冊了數千個專利。

作家戈登(Daniel Golden)在《間諜學校》一書中講述了劉若鵬的故事,說劉若鵬利用了一個灰色領域。這個灰色領域允許大量敏感的、納稅人資助的技術流向外國政府。「全球化將美國大學變成了間諜的前線。」

但是,美國在電腦、物理、化學等學科的許多研究生來自於中國。如果美國讓航空製造商、國防承包商更加難以僱用中國人,許多最近學成的中國研究生可能帶著他們的技術回到中國。

恰逢中美貿易談判前夕

這星期,包括財政部長努欽在內的特朗普政府代表團將前往中國,討論貿易問題,試圖避免貿易戰。但是對中國人的限制措施可能令這些討論更加困難。

特朗普星期二(5月1日)早上7時發推文說,美國赴中國代表團將解決本該在數年前解決的問題:「赴華代表團將對我們兩個國家之間產生的大規模貿易逆差展開對話」,他又說,「這點跟北韓問題非常相似,本該在數年前解決,而不是現在。」並補充說:「這跟與其它國家的貿易赤字以及《北美自由貿易協定》一樣……但一切都將妥當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