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新一輪的機構改組出現了很多怪異安排,除此前論及的,還有幾個「漏網」的。

比如「辦外辦公」。新設立的中共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法治委)、中央審計委員會和中央教育工作領導小組,其辦事機構分別設在司法部、審計署和教育部。

《新疆日報》近日的一則消息顯示,中共司法部長傅政華已出任法治委辦公室副主任,這說明了法治委辦公室主任另有其人,而且級別還高於司法部長,很有可能是個副國級官員。此君當然不會在司法部之內,這種某辦主任卻在該辦之外辦公的現象,此前中共體制內還真是難得一見。

前文《中共統戰部出現「隱形」高層》中,筆者提到,中共中央新疆工作協調小組辦公室雖然設在民委(中央統戰部),但新疆辦新任主任史大剛卻僅有人大官銜、並不在統戰部高層名單之中。這也是一個近似的例子。

比如「無故降級」。中共中央農村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中農辦)從中南海「搬家」到了農業農村部,由農業農村部部長韓長賦兼任中農辦主任,原來的中農辦主任韓俊則改任農業農村部黨組副書記、副部長,但並未明確其是正部級。而此前中農辦是正部級的架構,這樣是等於說韓俊被降級了嗎?無從知曉。在非被貶的情況下,官員從正部級直接降為副部級,過去也罕見先例。

比如「超齡留任」。中共中央黨校在吞併了國家行政學院之後,原中央黨校常務副校長何毅亭擔任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分管日常工作的副校長(副院長)。而1952年出生的他早就過了65歲的正部級退休紅線。他同時還是第十三屆全國人大社會建設委員會主任委員。這意味著習近平要從此打破官員年齡天花板嗎?這至今還缺乏更多例證,權且作為一種猜測。

其實,機構改組中的種種怪象,很大程度上是中共扭曲的體制造成的。

比如「依法治國」。早在2003年,中共就成了中央司法體制改革領導小組,由中央政法委、人大內務司法委、中央政法各部門(公檢法司)、國務院法制辦及中編辦的負責人組成,政法委書記牽頭辦事。結果怎樣?兩任政法委書記羅干和周永康實際都是帶頭破壞法律實施的人權惡棍。這15年間,冤假錯案層出不窮,「依法治國」完全成了一張畫餅。

這次成立「依法治國委員會」,北京當局的思維並沒有脫開舊的體制框架,心裏或許在想,設立一個正部級的「依法辦」主任擺不平各方勢力,就把這個職位提升為副國級吧。如此一來,超越了司法部的級別,這位仁兄也就只能被安置在司法部之外了。

這樣有用嗎?不用說大家都知道答案。其實,如果要真的依法治國,只要取消政法委對審案的所謂「協調」,取消司法部對律師的所謂「管理」,馬上就會成效彰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