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是五一勞動節,職工盟、街工等多個團體分別發起遊行,爭取改善勞工權益,包括取消強積金對沖、就標準工時立法、保障集體談判權,及落實全民退休保障等。

職工盟的五一勞動節大遊行以「忍夠!站出來!」為主題,提出六項主要勞工訴求,包括立法標準工時、保障集體談判權、訂立外判工人生活工資、改善兼職及零散工保障、加強工傷保障及職業安全,以及實施全民退休保障。

團體下午2時先在銅鑼灣維園集會,並為近期多宗因長工時而疲勞死及工傷意外喪生的工友,默哀一分鐘。職工盟主席吳敏兒批評政府對打工仔無承擔,無視社會上不斷發生因長工時導致疲勞死及致命工業意外,特首林鄭月娥一直未對標準工時立法,令很多「打工仔」面對工時長、工資低的問題:「林鄭月娥在當選特首後,似乎她並未有盡到責任,照顧所有『打工仔女』這方面的問題,我們留意到工友越做越長時間,長到沒有時間休息,沒有時間去照顧家人。」她質疑政府偏袒商界,如取消強積金對沖當局只顧補貼僱主如何過渡,而沒考慮年資長的工友問題。

她又說,今年先後發生海麗邨清潔工潮,和九巴車長罷工後險遭無理解僱等事件,引起大眾對外判制度和集體談判權的關注,籲政府勿再忽視勞工訴求:「因此我們要求政府扭轉這種肥上瘦下的畸形發展,盡快立法標準工時、保障集體談判權及訂立外判生活工資,確保勞工階層可改善生活質素。」。

各行業勞工表達不同訴求

遊行隊伍於約下午2時40分由維園出發前往政府總部,沿途高呼「我要標準工時」、「設立生活工資」等口號。遊行中各行各業皆有,戴枷鎖道具的飲食及酒店業職工總會幹事李生直言,飲食業工人長工時問題非常嚴重,形容長工時如同工人的枷鎖:「我們受到長工時的制肘,就好似一個死囚,畢生關在囚籠中直至死亡為止。我們工人每日都受長工時煎熬,受這限制,無法陪家人,陪朋友食飯,無法追求心中理想,又受到健康問題困擾。所以長工時喻意一個枷鎖。政府一日不行標準工時,工人就受這枷鎖制肘。」他又批評政府政策長期向財團、資本家傾斜,一切皆源於香港沒有民主體制:「我們無一個真正有效的民主和普選,一人一票選我們的議員和特首出來,真正為香港做事,現在這是個小圈子選舉,有功能組別保護這班大資本家大財團的利益,政府政策自然會傾斜於大財團和商家,忽視工人真正需要。」

紮鐵工人劉先生抱怨地盤紮鐵不好做,為其它行業爭取標準工時:「你以為2千幾元一日,一個月3-4萬元,都很難在香港安居樂業,買個物業住。所以我們行出來是爭取自己在香港應有的權益,第一是捍衛集體談判權,第二是立法標準工時,好似除了我們紮鐵有標準工時,其它行業都未必有,這對其它行業不公平。

從事保安工作的劉生強調出來遊行是為了下一代,他批評現時官商勾結嚴重,以保安工作為例,受外判公司的剝削:「現時的34.5元已不應該,很多保安已有50元時薪,所以我們走出來,希望向政府反映最低工資及立法標準工時。現在很多保安一星期做72小時,這實在太過份。」他直言中共接管香港後經濟環境更差,他說自己都60歲了:「40年前我自己都賺過萬元1個月,但現在很多工人也不夠1萬元。現在尤其中資機構多了,阿爺射大水喉給中資機構,一些中小企很難生存,政府一味高地價,全部給了地產霸權,好似我們所有生活費全部交了租,試問工人人工如何加上去呢?所以政府一定要去思考,我們香港工人現在人工比40年前都不如。」

職工盟指今次遊行有2,500人參與,吳敏兒指遊行人數比預期多,認為反映社會關注勞工議題。

另外,街工一批成員在遮打花園集會,遊行到特首辦,要求立法制定標準工時,改善安老政策,保障基層住屋權等。他們在特首辦門外刺破黑色氣球,象徵要解決勞工問題。爭取殘疾人士就業配額制聯席約30人,由金鐘海富中心慢行至政府總部,關注殘疾人士缺乏就業機會,要求立法設立殘疾人士就業配額制及平等就業機會。社會主義行動、印尼外勞組織及難民協會等約30人,由遮打花園遊行至政府總部。有外傭表示,每日要工工作12小時以上,沒有足夠休息時間,期望落實每天工作8小時。

十月底前檢討最低工資

特區政府指一直致力改善勞工權益及保障,亦會多管齊下提升各行各業的職業安全與健康,包括正積極跟進取消強積金「對沖」安排,與商界及勞工界等持份者交換意見。

工時政策方面,政府會繼續聽取各界的意見,現時勞工處正透過其行業性三方小組為11個指定行業制訂行業性工時指引,供僱主參考及採用。又說政府已建議將法定侍產假由現時的三天增至五天,並會在擬備有關的賦權條例草案後,儘快提交立法會。政府亦正探討改善女性僱員產假的可行方案,現階段希望在今年下半年得出初步方案,然後提交勞工顧問委員會討論。

此外,最低工資委員會正進行新一輪法定最低工資水平的檢討,並會在10月底前提交建議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