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恩在4月21日突然宣佈中止導彈測試及關閉核試驗場,美國總統特朗普立刻對此作出回應,他在推文中說:「北韓已同意中止所有核試驗並關閉一個主要試驗場,這對北韓和世界來說是個好消息,很大的進展!期待我們的峰會。」

但是,這個消息,對於看慣了金家政權反覆無常表演的南韓與外界評論人士來講,並非那樣樂觀。南韓媒體對金正恩能否遵守承諾感到憂慮;普林斯頓社會學博士、政治與經濟學者程曉農表示,南韓期待著南韓北韓締結和平協議,這是南韓左派政府的夢想,但幾乎不可能實現。朝鮮半島在北韓當局治下,絕無永遠的和平。程曉農說,即使金正恩宣稱要放棄核武器,這也是北韓第二次玩這套假戲真做的把戲,他無非是為了終止外部對北韓的制裁、謀求政權生存而採取的策略性手段。政論作家陳破空則說,世界對金正恩要保持警惕,其宣稱要完全棄核和簽訂南韓北韓和平協定,這或許是一個大陰謀。

評論人士的看法很有道理,北韓政權在毫無信義方面,與中共政權一脈相承。中共在與西方與美國打交道上,為了獲得利益,所做的承諾幾乎全無兌現,比如加入世貿時的承諾、比如在奪取政權之前要實現民主的承諾等等。

因此,對於金正恩釋放出的暫時停止核試驗的消息,外界對此有評論「謹慎樂觀」,這裏的謹慎和樂觀其實需要針對不同的對像來解讀。

謹慎看金正恩

所謂「謹慎」,應該用在金正恩身上。因為金正恩現在暫時服軟,很可能處於多個因素的考慮。

第一、在國際社會加大對北韓的經濟制裁力度之後,北韓經濟處於更加危急局面,北韓資金面臨「斷炊」,因此無力繼續研發核武和導彈。

第二、與西方自由民主制度國家領導人的任期相比較,金正恩是終身制;與特朗普相比,金正恩具有年齡優勢,即使特朗普2年之後獲得連任,也只有8年時間。在這期間,金正恩可以學習中共的「韜光養晦」,等待特朗普兩屆任期結束下台之後,待機而動,隨時可以重啟核試驗。在這幾年之中,以暫時退讓繼續獲得國際經濟援助,加強自身政權統治。

以退為進,待機而動,隨時重啟核試驗,這很可能是金正恩的如意算盤。

樂觀看特朗普

所謂「樂觀」,應該用在特朗普身上。因為,特朗普的表現,與美國此前的總統完全不同,正在以不變應對萬變。

第一、特朗普與前任不同,完全沒有政客從政治利益考慮的角度,在北韓問題上展示出強硬而又靈活的策略。特朗普在新聞發佈會上表示,對特金會能否順利舉行雖然樂觀以待,但是強調仍會持續施壓北韓,直到它放棄核武項目為止。特朗普說,如果與北韓領導人金正恩的首次峰會預期無法獲得滿意的結果,他不會答應召開;如果在會議中進展不順,他會離席。特朗普22日發推文還說,北韓核危機還遠未結束,在解決北韓問題上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第二、金家政權之所以能夠長期把國際社會玩弄於股掌之上,其中一個主要原因在於,西方國際和政治人物,對於共產政權的邪惡和流氓認識不清。西方社會是一個契約社會,西方社會慣性認為,只要簽訂了契約,對方都會執行,即使不執行,也有一套法律制度來懲罰違約者。但是,北韓金家政權與中共一樣,與正常世界的交易對像完全不同,是流氓加無賴加黑社會。與流氓無賴講規則,只能遭到羞辱和損失。

而特朗普清醒地認識到了這一點,特朗普高舉軍事打擊的震懾利劍與北韓展開談判,一旦對手耍賴,特朗普會立刻發動軍事打擊。

究其根源,是特朗普對世界共產主義的邪惡有著清醒的認識,並且自上任起,其言行表現出他正在承擔起對抗和清除邪惡共產主義的使命。

縱觀北韓局勢進程,不管金正恩如何打著以退為進的如意算盤,特朗普都在以不變應對萬變:表現在表面上是堅決主張朝鮮半島無核化,其深層則是特朗普堅定的傳統和信仰理念,支持著他正在重整美國和世界的山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