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透社/益普索全國民意調查報告顯示,美國千禧一代選民對民主黨的熱情正在下降,支持民主黨候選人成為國會議員的選民越來越少。

對16,000多名年齡在18至34歲選民的在線調查顯示,他們對民主黨進入國會的支持在過去兩年中下降了約9個百分點,總體上降至46%。越來越多的選民認為共和黨才是更好的經濟管家。

對於開始把千禧一代視為核心支持者的民主黨來說這個問題不容小覷。紐約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教授格林(Donald Green)說,年輕的選民代表了兩黨的機會和風險,「他們不迷信於一個黨派,比起50歲或60歲不願意改變想法的人,他們更容易被說服。」

34歲的非裔美國人胡德是路易斯安那州巴吞魯日一家商店的店員,他說,他在2016年總統選舉中投票支持民主黨候選人希拉莉,但他現在會考慮投票給共和黨人進入國會。因為他認為共和黨使就業變得更為容易,他還讚揚最近由共和黨領導的減稅政策。「他們從我的薪水中減少扣稅。我注意到了。」

路透社/益普索調查是在今年頭三個月進行的,與2016年調查時間相同。在2018年民意調查中,28%的受訪者表示堅決支持共和黨人,大約與兩年前相同。

調查顯示,這並不意味著剩下的人就會成為民主黨的支持者。越來越多的18歲至34歲的選民表示他們尚未決定,可能支持第三方候選人或是根本不投票。

白人千禧一代不再支持民主黨的趨勢更為明顯。

兩年前,年輕的白人選民支持民主黨人擔任國會議員與支持共和黨人擔任國會議員的比例為47%對33%,今年這個差距消失了,成為39%對39%。

調查顯示,年輕白人男性中的這種轉變特別明顯,他們兩年前支持民主黨人,但現在表示他們支持共和黨人,比例成為46%對37%。

新罕布什爾州28歲的白人單身母親里德說,少年時她迷戀民主黨人奧巴馬,所以她在2008年投票選他當總統。後來她和海軍技術員結婚後,她更加支持擁槍權。漸漸她對社會福利計劃失去了信心,她認為這些計劃被濫用。生了孩子後她反對墮胎。里德計劃今年投票支持共和黨人成為國會議員。「隨著年齡的增長,我有了自己的聲音了。」

在新罕布什爾大學的競選活動中,一名民主黨人梅斯默(Mindi Messmer)吹捧了她作為環保戰士的工作。但學生也提出了許多其它問題,特別是關於當地經濟。18歲的斯皮爾(Acadia Spear)說:「人們來這裏上學,然後他們因為找不到工作而離開。」斯皮爾表示,她可能會投票支持民主黨人,但在全國範圍內她的同齡人越來越希望共和黨人獲得經濟領導權。

關於哪一黨有更好的經濟計劃這個問題,千禧一代34%的人選擇民主黨人,32%的人選擇共和黨人,差距為2%。與兩年前相比,這是一個轉變,當時這個差距是12%。

在新罕布什爾州第一區的最大城市曼徹斯特,31歲的紋身師馬蒂亞斯表示,她還沒有決定如何投票,但將支持讓她的健康保險更實惠的一黨。她解釋說,為就醫自費付款比購買奧巴馬醫保更便宜。

為民主黨招募青年選民的蘭達(Elizabeth Renda)說,民主黨在2016年總統大選遭受挫折之後,學到需要接觸年輕選民,包括通過社交媒體和大學校園。蘭達對2016年的總統大選失敗總結說:「我們沒有與他們進行真正的對話,而是選擇了電視廣告。」

Eddie Edwards是新罕布什爾州第一區競選國會議員的兩名共和黨人之一,他表示,政府應該幫助大學畢業生還清學生貸款。他還認為,公立中學必須更好地幫助不上大學的學生也能夠找到工作。「這一代人能夠獲得更多信息,除非你解決那些對他們很重要的問題,否則很難讓他們參與其中。」

民主黨全國委員會拒絕對路透社/益普索全國民意調查發表評論。共和黨全國委員會發言人斯梅萊勒(Cassie Smedile)說,這項民意調查顯示,年輕選民喜歡他們已經看到的執政黨做出的成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