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4月下旬到訪武漢與印度總理莫迪作「非正式會晤」,也順路到三峽轉了轉。這一轉就轉出了新聞,除了這是21年來,首次有中共最高領導人到訪三峽,還因為隨行者中,出現了一張熟悉的面孔——李鵬的兒子、現交通運輸部部長李小鵬。

三峽除了發電,還有航道的功能,李小鵬「到此一遊」本無可厚非。之所以李家大公子如此受海外媒體「厚愛」,除了李鵬的名號辟啪響之外,還因為中共太子黨的主力大多去了經商、搞金融,賺得小金庫滿溢,還有相當部份去了軍界。像李小鵬這樣仍在政界混,而且爬到如此實權位置的,實在是不多了。

李小鵬在華能國際當董事長時,就豎了塊「亞洲電王」的招牌,與其胞妹李小琳的「電力一姐」名號遙相呼應。如果他沿著這條道走到底,倒不會引來太大關注。

問題是,他後來突然變軌,棄商從政,到了山西當副省長,再從常務副省長升到省長。這樣一來,話題板就被徹底激活了。

山西此前是黑金重鎮,十八大後成了塌方大省,當然不是煤礦塌方,而是黨國舞臺崩壞了,這一下子就吸引了全中國的目光。

正在外界猜測,這把反腐之火是否會燒到李小鵬的屁股上時,2016年9月,李小鵬突然進京出任交通運輸部部長。奇怪的是,他只做了半個部長,因為黨組書記還是原部長楊傳堂兼著。

不說交通運輸部,光看看各地的交通廳長在腐敗「業績」上如何「閃耀」,就知道這是一個油水豐厚的地方。不過,位居國務院組成部門這個核心層的交通運輸部,真要細分,還只能算是中等。張春賢當年要從交通部長的位置爬升,也要先拿湖南省委書記做跳板,才謀得政治局委員、新疆書記的高位。

所以,如果要給李小鵬的仕途前景進行評級,大概只能給個A-。

李小鵬在十八大雖然躋身中共中央候補委員,但卻是排名最末的一個。到了十九大,終於是中央委員,升級換代了。但離奇的是,今年政協高層換屆,楊傳堂升任政協副主席後,至今仍兼著交通部黨組書記,並具體分管人事和培訓,依然手握實權。

眼下的交通運輸部,還是「雙頭架構」,但與之前的「雙頭架構」並不相同。之前李小鵬是部長兼候補中委,楊傳堂是書記兼中央委員,楊略高於李。如今李小鵬是部長兼中央委員,楊傳堂變成普通黨員,但以部黨組書記兼政協副主席,副國級。前者黨內地位高於後者,但行政級別比後者矮半個頭。這樣的搭配,還真是那個少見啊。

楊傳堂年近64歲,在西藏任職時因身體問題還曾被迫回京閒養過,無論從年齡還是身體狀況,他完全退居二線並不悖舊規。這種怪異的李楊配,實際是有意在李家大公子身邊保留了一股鉗制的力量。中共太子黨在十九大後的評級,料將展望到負面,跌到B打頭怕是在所難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