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日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集體學習共產黨鼻祖馬克思、恩格斯撰寫的《共產黨宣言》後,自4月27日晚開始連續5天,中共央視以及人民網、新華網等媒體平台同步播出5集通俗理論對話節目《馬克思是對的》,該節目是為紀念馬克思誕辰200周年,由中宣部理論局、江蘇省委宣傳部、江蘇省廣播電視總台聯合製作的。按照中共官方報道,節目將闡述「馬克思為甚麼是對的」、「馬克思主義在當代有怎樣的重大價值」等。參與節目的有所謂的專家、高校青年教師和全國大學生。

想必在中共長期封鎖和洗腦下,參與製作的中共宣傳部門和所謂的專家、教師、大學生們,都不清楚的一個真相就是:這個被共產黨視為圭臬的宣言,卻早已被馬克思稱為「屎」,是「污穢之書」,而其寫作的目地就是將這穢物蓄意的提供給其讀者,引領他們走向毀滅之路。

《宣言》的首句其實已經給出了答案,其寫道:「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大陸徘徊」,而這個幽靈「打著解放全人類」的幌子,也飄到了中國大陸,並牢牢控制著中國人,直至今日。

事實上,這個幽靈就是馬克思心目中的撒旦。共產主義、社會主義只是引誘無產階級和知識份子去實現撒旦理想的圈套而已。根據國外學者的研究,馬克思早在上大學時便加入了撒旦教,成為魔鬼教的一員。西方宗教認為,撒旦是墮落的天使,因此變成了魔鬼,故對上帝充滿仇恨與妒嫉。而撒旦教正是宣揚對上帝和對人類的仇恨(因為上帝創造了人類)。

身為撒旦教成員的馬克思曾在詩中透露:「夢想成為恐怖之王,毀滅整個世界」。曾經一度是馬克思最親密的朋友、同為撒旦信徒的巴古寧也曾寫道:「人必須崇拜馬克思。人至少必須懼怕他,以得到他的寬恕。馬克思是極度自大的,自大到骯髒和瘋狂。」

而為了實現其「毀滅世界」的夢想,馬克思創立了其以暴力鬥爭為核心的共產理論,以「人間天堂」、「唯物論」等來迷惑眾生,還在《宣言》中以「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直接點出。這也就難怪其稱自己所寫的為「污穢之書」。

無疑,信奉了馬克思主義的共產黨的根本目地也正是毀滅人類,共產主義百年禍害世界的歷史早已證明了這一點,可以說,在所有共產黨統治的國家裏,都充滿了暴政、殺戮、謊言、欺騙,人性被扭曲,道德急速下降,1949年後的中國也不例外,而且當今中共更是將「假、惡、暴」發展到了極致,甚至干出了強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前所未有的罪惡。而信奉了共產主義這個幽靈,與這樣的共產黨為伍的中國人正遊走在懸崖邊緣,如果繼續跟隨馬克思,將墜入萬劫不復之深淵。

或許有人會說,我不信神,馬克思信不信撒旦教我也不知道,但馬克思主義裏邊應該還是有合理的成分。那我們不妨來看看二十世紀著名哲學家波普爾對馬克思的批判。

在政治上,波普爾擁護民主和自由主義,他在1945年出版的《開放社會及其敵人》與1957年出版的《歷史主義的貧困》中,抨擊了歷史主義,並捍衛自由與民主的「開放社會」。尤其是後一本書,被譽為是「對馬克思主義的哲學和歷史學說做出的最徹底,最難對付的批判」。

歷史主義者認為:歷史的發展是無情的,歷史進程是依照可知的普遍法則的,最後也會推進到確定的終點。如馬克思理論就宣稱物質生產規律決定歷史進程,要分別經歷原始社會、奴隸社會、封建社會、資本主義社會、共產主義社會的過程。資本主義經濟規律蘊涵著毀滅其自身的因素,因為它造就了無產階級。無產階級推翻資產階級,社會主義代替資本主義,並發展到共產主義,這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所以它是一種徹底的歷史主義。

波普爾則認為歷史主義不過是以權力主義和極權主義為根基的理論性假設,是自然科學中謬誤理論的產物。在他看來,馬克思主義是最精緻、影響最廣泛也是最危險的歷史主義,而馬克思不可避免的失敗原因就是因為它們無法證偽,所以是偽科學的教條。

波普爾首先批判了馬克思的以經濟主義為基礎的歷史主義,因為在波普爾看來,馬克思的經濟學說從本質上來講是為他的政治學說服務的。馬克思的唯物史觀堅持社會存在決定社會意識,社會經濟基礎決定了政治、法律等上層建築。波普爾承認經濟的作用,但他不同意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認為過分強調經濟的作用,甚至誇大為決定社會發展的唯一因素,那就徹底錯了。

波普爾提出的理由是:一、如果經濟體系被摧毀,但技術知識仍然存在,那麼經濟體系很快就能被重建;然而如果技術知識被完全摧毀,那麼現存的經濟關係將隨之消失,而且其重建將會是一個非常漫長的過程;二、對社會經濟條件的了解,離不開對科學、宗教等其他文化方面的理解,但是反過來,即便沒有經濟背景,人們仍然可以研究一個時期的科學思想。他一再強調,思想和知識是進行經濟活動的必要條件,而經濟因素絕不是人們進行思想活動的必要條件。政治權利應該是基本的,因為它能控制經濟權利。政治權利是經濟保護的關鍵,政治民主也就是被統治者控制經濟權利的唯一手段。

其次,波普爾反對馬克思的暴力革命理論。他承認資本主義社會存在非正義性和非人道性的弊端,但這只是資本主義的一個初期不可避免的現象。資本主義的自由競爭原則和自由市場經濟本身不是社會弊端的根源,問題在於對資本主義中那些盲目的和不加限制的經濟力量缺乏控制。任何不加限制的權力都是危險的,經濟權力並不比其它權力更危險,而同樣的,它也是可以被制約的。

波普爾用經濟干預主義的事實來反駁馬克思對於上層建築是專制工具的說法,指出資本主義的民主制度正是限制資產階級經濟利益和政治權利手段,而且沒有民主的制度,那麼統治階級的經濟利益和政治權力便沒有制約的力量了。

對於馬克思所謂的「資本主義內部矛盾必然滅亡,社會主義一定勝利」的預言,波普爾認為是錯誤的。

首先,資本主義的內部矛盾並不必然導致社會主義,而只是預示了經濟干預主義的必然性,而經濟干預主義不一定採取公有制的方式。工人階級的利益保障不需要用社會革命的暴力手段,完全可以採用社會改良和民主的手段達到這一目的。

其次,無產階級革命並非不可避免。波普爾對馬克思、恩格斯等人的暴力革命傾向極為反感,認為他們是在有意地挑撥無產階級和資產階級之間的矛盾,以使革命爆發。

最後,資本主義社會的基本矛盾並非不可調和的。馬克思強調,資本主義的後果是周期性的經濟危機和無產階級的絕對貧困化,這些結果破壞社會生產力,激化社會矛盾,從而導致資本主義滅亡。事實上,這些問題都被現代資本主義徹底解決了。因為隨著民主制度的作用,國家社會的干預保障了剝削現象的限制,資本主義初期所表現出的殘酷剝削現象已經一去不復返了。

對照當今的資本主義國家和如今殘存的幾個社會主義國家,我們不難發現五十多年前的波普爾對馬克思主義的批判的正確性已經一一得到了驗證:隨著民主制度的完善,資本主義國家民眾的生活是越來越好。而那些信奉馬克思主義的國度呢?幾乎都走上了極權統治,並帶給人民無盡的苦難,當今中國也是如此。

從這個意義上說,馬克思主義不過是害人、欺人的偽理論罷了,中共高層如今再度學習「污穢之書」,中共宣傳部門再度宣講馬克思的偽理論,都恰恰證明了其內心的焦慮。只是這個業已在全世界遭到摒棄的幽靈,還能支撐中共多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