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中美政府將在北京進行貿易問題的首次正式談判。外媒指,美國政府計劃採取強硬立場,而中方也在備好的大禮包內暗藏條件,不過外界質疑,中方大禮包可能還不足以給美方留下深刻印象。

美國財政部長姆欽(Steven Munchin)將於本周四至周五(5月3日—4日)跟北京進行貿易對話,預計就貿易不平衡問題進行坦率討論。討論議題涉及知識產權、強制技術轉讓以及合資企業強制等領域。

姆欽率領的代表團準備周三(5月2日)晚啟程前往中國,與中方就貿易問題進行談判。姆欽在接受福克斯新聞採訪時表示:「我們希望就貿易和貿易不平衡問題進行非常坦率的討論。特朗普總統在過去的一年裏非常關注貿易逆差問題,我們希望糾正這方面的問題。」

白宮周一(4月30日)發出的訪華名單,除之前媒體報道的財長姆欽、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以及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庫德洛(Larry Kudlow),還有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美駐華大使布蘭斯塔德(Terry Branstad)以及國家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埃森斯塔德(Everett Eissenstat)。

除駐華大使外,只有萊特希澤和羅斯去年陪同特朗普訪華,其餘四人都是第一次以政府官員身份訪華。特朗普在去年訪華期間,為國內稅改鋪路,把財政部長和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留在華府,同時也沒有讓貿易顧問納瓦羅隨行。

外界認為,姆欽和庫德洛在貿易上持溫和態度,而羅斯、萊特希澤以及納瓦羅被認為是對華貿易的強硬派。

十天前,姆欽在華盛頓召開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年度會議上,首次透露「正在考慮訪問中國」。他表示,對與中國達成協議、彌合雙方在貿易問題上的分歧「持謹慎樂觀態度」。中共商務部新聞發言人隨後在新聞發佈會中,就美國財長姆欽考慮來華磋商表示歡迎。

美方:「我們將進行非常坦率的討論」

「我不想預測未來會發生甚麼或不會發生甚麼。我們將進行非常坦率的討論,這些是特朗普總統去年一直關注的問題。」姆欽表示,本次訪華的目標是希望能取得進展。

中美進行正式談判的消息傳出後,投資者對「貿易戰」預期減弱,美國股市出現反彈。

3月,美方依據知識產權301調查結果,對中共竊取美國知識產權,包括強制在華美企技術轉讓等行為對中國產商品徵收關稅,商品總額從500億美元升級到1,500億美元。而中方也旋即展開報復性措施。

在被問及是否擔心中共會對農產品和飛機等產品徵收關稅時,姆欽表示,他不擔心中共的報復行為。「我們關注的是能否為美國公司和美國工人達成一個好交易,這也是特朗普總統一直關注的問題。」

《華爾街日報》報道說,對中方承諾持懷疑態度的美國官員表示,美方代表團計劃採取強硬立場。據悉,美國並未按照慣例派出人員提前前往北京進行初步磋商。

外界預計,美方代表可能在會面時,強調總統特朗普的關稅威脅和美國的投訴,然後靜觀中方的反應。美方認為,中方將被迫進行更深入的結構性改革和更快採取行動。

中方準備的大禮以及暗藏的底線

《華爾街日報》周一(4月30日)報道稱,中共政府希望給本周來華訪問的美國貿易代表團獻上「大禮」,打算承諾削減關稅和放寬監管規定,並安排與國家主席習近平會面。但這些可能還不足以給來訪的美國貿易代表留下深刻印象,也阻擋不了一場迫在眉睫的貿易戰。

中共官員表示,中方可能開出的條件包括:下調針對進口汽車25%的關稅稅率、放寬中國對進口電影分帳片數量的配額、購買更多美國商品以幫助縮小美國對華龐大貿易逆差,以及提議協商中美自由貿易協定,該協定可能涵蓋許多結構性問題並且可能在貿易制裁機制下強制執行。

而中方的底線是不停止國內補貼及其它支持手段來發展先進技術,同時也不同意通過人民幣升值來幫助提振美國出口。

外界認為,在中方開出的大禮包中,大多數並未超出中共入世時允諾要遵守的內容,而且跟之前中方代表訪美時的條件類似。

2月底,中共現任副總理劉鶴訪問華盛頓時,已向美國提議包括削減關稅、商業協議、開放國內金融業在內的大禮包,以及達成一項雙邊自由貿易協定的計劃。但美國以缺乏實質性內容為由拒絕了中方的提議,而劉鶴未能與特朗普會面。

中共習慣性引導輿論 絕不「口頭」承認讓步

但無論本輪中美貿易正式談判結果如何,或中共作出何種「實際」讓步,外界認為,可以肯定的一點是:它都會引導國內輿論宣傳,這是中共早已計劃的開放措施,絕不「口頭」承認讓步。

以周日(4月29日)中共證券監督委員會對外發佈的《外商投資證券公司管理辦法》為例,首次允許外國公司在中國的證券公司中持有超過50%的股份。

這條規定最早在去年百日計劃中被提及,並在特朗普去年訪華離開後由中方單方宣佈意向,隨後劉鶴在今年1月出席達沃斯論壇時的對外預告到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4月10日的博鰲論壇上的講話,金融業放寬外資股比的限制「將儘快使之落地」已經過去一年的時間。

如果放到更長的時間範圍來看,中共從2001年入世後在開放外商投資證券領域上的進展非常緩慢。2002年(入世次年),中共官方允許外資持股比例達證券公司三分之一股份;2012年(入世十年後),允許外資股份漲到49%;2018年(入世17年後),允許外資股份突破50%。

換言之,外界質疑,假如沒有美國在2018年施壓,中共會自願開放證券領域,讓外資順利進入中國市場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