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6年12月30日,鄧小平在家中召見胡耀邦、趙紫陽、萬里、胡啟立、李鵬、何東昌等人,發表了措辭嚴厲的講話,他說:「沒有專政手段不行。對專政手段,不但要講,而且必要時要使用。」「對方勵之、劉賓雁、王若望處理要堅決,他們狂妄到極點,想改變共產黨……」「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至少還要搞二十年。」「如果有人要製造流血事件,你有甚麼辦法?不下這個決心是制止不了這場事件的。」

這番講話,表明鄧和中共對民眾的請願示威,不惜流血也不會讓步。預示了兩年半後89「六四」屠城的發生。

胡耀邦動了誰的奶酪?

胡耀邦(左)和趙紫陽(右)1982年9月9日在北京檔案照。(AFP)
胡耀邦(左)和趙紫陽(右)1982年9月9日在北京檔案照。(AFP)

很多知識份子,包括胡耀邦在內的體制內改革派,在1986年底還天真地對鄧的政體改革滿懷希望,但到了1987年,這個希望就變成了泡影。

甚麼是鄧小平所謂的「政治體制改革」呢?趙紫陽後來在《改革歷程》一書中分析說:「他心目中的改革,並不是真正的政治上的現代化、民主化。主要的是一種行政改革,屬於具體的工作制度、組織制度、工作方法、工作作風方面的改革。鄧主張的是在堅持共產黨一黨專政前提下的改革,改革正是為了進一步地鞏固共產黨的一黨專政。任何影響和削弱共產黨一黨專政的改革,都是鄧堅決拒絕的。」

因此,當鄧小平和老人集團一旦發現,胡耀邦,這個他們挑選的黨的管家,對自由化的人和事太放任、太軟弱,會動搖黨的根基,就一定會逼他下台。據趙紫陽回憶,鄧曾經讓胡啟立和喬石兩次傳話給胡,說,「對自由化採取這樣放任軟弱的態度,是作為總書記的根本弱點。」

胡耀邦下台的另一個原因更加敏感,「陸鏗採訪事件」成為直接導火索。

自上世紀80年代起,中共就有個不成文的公開秘密:實權掌握在鄧小平、陳雲、李先念、薄一波、彭真、鄧穎超、宋任窮、楊尚昆、王震等老人手裏,中顧委的權力凌駕於總書記之上。老人們名義上退休了,卻握有決策國家大事的生殺大權,是政治寡頭式的垂簾聽政。趙紫陽和胡耀邦這個總書記,其實只是大秘書。

1985年5月10日胡耀邦接受了陸鏗的採訪。陸鏗是香港資深記者,《百姓》雜誌主編。陸鏗問胡耀邦:「你為甚麼不趁鄧老爺子還在的時候,把軍委拿過來,你當軍委主席。如果不是這樣,將來軍方頭頭反對你,你能控制這個局面嗎?」胡耀邦沒有斷然否定他的說法,只是表示,自己沒有考慮過這個問題,「我和紫陽兩個現在忙於經濟和黨的問題,軍隊裏論資排輩很厲害,同時現在又不打仗,讓小平擔任這職務,我和紫陽可以集中精力抓經濟和黨的工作。」

陸鏗回去後發表了長達兩萬字的《胡耀邦訪問記》,讚揚胡耀邦,批評黨內保守勢力。

這個訪談發表後,在老人集團中激起軒然大波,也引起鄧小平的警覺,他認為胡耀邦在思想深處是同意陸鏗的說法的。1986年夏天,鄧在北戴河對楊尚昆等人說:「這幾年我如果有甚麼錯誤的話,就是看錯了胡耀邦這個人!」

1986年8月22日,鄧小平過81歲生日,在北戴河擺了幾桌酒席,表示在兩年後的中共十三大上全退。胡耀邦信以為真。10月,他在政治局會議上公開表態說,「今天我就十分具體和坦白地講,我贊成小平同志帶頭退下來,這是一個很好的帶頭。只要小平同志退,別的老同志的工作就好做。我的總書記任期滿了,也下來,充份給年輕的同志讓路。」

胡耀邦講話時,鄧沒有任何表示,神情嚴峻。他口頭上表示正在考慮退休,心裏並不想真正讓出最高權力。胡耀邦這些話還得罪了幾乎所有的黨內元老。

讓他們從權力中心退下來,就如同挖了他們的命根,這從另一件事上可以得到佐證。1986年11月,在十三大小型籌備會上,胡啟立提到鄧小平和一大批老幹部將要退休。薄一波一聽這話臉都氣紅了,質問胡啟立:「你是不是盼著我們都早點死啊?」胡啟立客氣地答道,他希望他們繼續幹下去。

此後,鄧小平在胡毫不知情的情況下,把人事權交給了中顧委副主任薄一波,由薄等七人組成小組,運作十三大的人事安排。胡耀邦的權力被削弱。

處於權力頂層的胡耀邦,觸動了中共政治老人們的「權力神經」,他的滅頂之災也就不遠了。

胡傷心落馬 鄧當上「太上皇」

1987年1月1日當夜,陳雲、薄一波、彭真、王震、宋任窮等中共元老在鄧小平家裏開會,鄧出示了一封胡耀邦寫給他的辭職信,與會者傳閱後,決定接受胡的辭職。

1月10日至15日,在中南海懷仁堂召開「黨內生活會」,實際是倒胡、批胡的鬥爭會,顯然是鄧及老人集團事先佈置好的。胡耀邦在會上首先作了檢討,之後有二、三十人輪流發言,其實就是批判、圍攻。薄一波說:「胡耀邦整天到處亂跑,全國兩千多個縣,你都快跑遍了,你是黨的主席、總書記中能跑的最高紀錄。這不叫指導工作,而是遊山玩水,譁眾取寵。」楊尚昆說:「胡耀邦,你如果想要亡黨亡國的話,你就和資產階級自由化份子結成聯盟吧。」宋任窮說:「我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胡耀邦對待鄧小平的態度。」王震訓斥道:「你胡耀邦要是不願意和我們走的話,你就不必待在這裏了。」鄧力群的發言長達三個半小時。

最讓胡耀邦心理防線崩潰的是,薄一波、王兆國這兩個他對其有恩的人,揭批他時毫不留情。那幾年跟胡關係親密的余秋里,收集了胡在不同場合有關鄧及其他老人退留問題的講話和答記者提問,當面尖銳地質問胡:「你動機何在?為甚麼這樣說?」被胡視為朋友的王鶴壽,也將他們之間的私人講話公開……連來自改革派的「盟友」、曾許諾要與他「同舟共濟」的趙紫陽,也批評他「喜歡標新立異,搞些噱頭」、「不服從紀律」。

面對如此殘酷的鬥爭場面,只有中共政治局委員兼書記處書記習仲勛拍案而起,指著薄一波等人說:「你們這是幹甚麼?這不是重演『逼宮』嗎?」胡耀邦沒讓習仲勛說完,就站起來勸道:「仲勛同志,我已考慮好了,不讓我幹,我就辭職。」

據目擊者稱,1月15日那天散會後,胡耀邦走出會場,「坐倒在台階上痛哭失聲。」

1月17日,胡耀邦的秘書告訴胡的家人,胡耀邦現在身心憔悴,要在中南海勤政殿休息一段時間,他要求家人不要去看他。沒有人知道,這些日子,他的內心經歷了甚麼。

兩周以後,胡經由一條專用通道,從中南海走回了只有幾分鐘路程的家中。他對夫人李昭說:「我沒有錯,顧全大局,我只能辭職。」

就這樣,未經政治局、中央全會、黨代會層層批准的正常程序,胡耀邦被解除了總書記職務。

中共十三大,鄧小平辭去了所有黨政職務,只擔任軍委主席。而據趙紫陽1989年5月向戈爾巴喬夫透露,十三大有一個內部約定,在大事上鄧仍保留最後拍板的權力。鄧規定其他高層領導人任期一到就得退下來,可他自己卻當上了「太上皇」,隱居幕後大權獨攬,操控著一切,一直到他死去。

第二次大清洗: 「反自由化運動」

隨著胡耀邦中箭落馬,一場「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的秋後算賬,迅速席捲全國。「資產階級自由化」這個詞是1980年12月鄧小平在中共中央工作會議上第一次明確提出的。

1987年1月2日,中共下達1987年第一號文件,反自由化運動正式啟幕。

1月12日,國務院撤銷方勵之的科大副校長職務;

1月14日,王若望在上海被開除黨籍;

1月16日,鄧小平親自主持政治局擴大會議,中共中央接受胡耀邦的辭職請求;

1月19日,方勵之在安徽被開除黨籍;

1月25日,《人民日報》社黨委開除劉賓雁黨籍;

3月,朱厚澤被撤銷中宣部部長職務。

…………

一批文化思想理論界的精英,均以「自由化代表人物」的名義遭到整肅。胡耀邦的一些同情者、追隨者也紛紛被撤職。

批判「資產階級自由化」的文章連篇累牘地發表在報刊、廣播、出版物上,鋪天蓋地。人們日益廣泛渴求的人道主義、自由、民主憲政等價值觀,開始遭到系統的遏制和剷除。

結語

鄧小平不會真心願意改革。歷史上,毛澤東發動的殘酷內鬥、土改、餓死幾千萬人的大躍進、反右、直到文革前期,樁樁件件鄧都是毛的跟班、打手、主動參與者。1957年,鄧出任反右運動領導小組組長,在他的主持下,55萬人被劃為「右派份子」,超出毛最初估計人數的一百多倍。胡耀邦主持為「右派份子」平反時,鄧頑固堅持「反右運動」是必要的、正確的,只是擴大化了一點。

如果清算毛澤東和中共的罪惡,樣樣都會清算到鄧小平頭上,鄧的內心對此是恐懼、抗拒的。他復職後,在接受外媒採訪的第一個問題時就說:「毛澤東的像要永遠掛下去。」此後,中國社會就一直籠罩在毛的陰影之下。

鄧小平的「改革」是實用主義的權宜之計。每當社會緊張、經濟危機、黨的執政難以為繼的時候,他就會大聲疾呼「不改革就是死路一條」,企圖靠改革來消除民怨、挽救和維持中共的獨裁統治。每當任何人想通過改革來觸動黨的根基、威脅黨的執政地位時,他都不會容忍,不惜使用任何手段打壓下去。

如今,「政治體制改革」已成為中共矇騙國內外視聽的一句口頭禪,不再有人相信了。

精英人士,那些普世價值、傳統文化的傳承者、傳播者,在一次次真心變革中國社會的抗爭之後,都受到中共的扼殺和清洗,走向集體消失,而中國的傳統文化、民族精神也隨之毀滅殆盡了。(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