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8日,中國高校自貿區研究聯盟2018年年會在上海復旦大學經濟學院舉行。復旦大學上海自貿區綜合研究院院長、復旦大學經濟學院院長張軍出席並演講。

張軍談到了自貿區發展所面臨的挑戰。他說,第一是中央部委沒有動力,第二是改革的熱情總體上已經消退。「發達國家不可能把改革作為發展或者經濟社會各方面向前推進的抓手,改革開放並不容易,尤其是到了現在這個階段」。

他認為,由於利益集團的強大,很多改革方案並沒有得到很好的落實。「我想每個辦公室的每個科員都有能力來阻礙一項改革」,「在這種情況之下,如何做出改變的確是非常難的事情」。

2013年,李克強主推上海自貿區,試圖引進資金倒逼中共的金融改革。當時,民企很難從銀行貸款,巨量的資金都掌握在江派的權貴勢力手上,他們通過影子銀行放貸賺取高利,民間借貸資金成本高企,多地出現企業倒閉潮。

當年7月3日中共國務院常務會議原則通過設立上海自貿區後,江派利益集團反對的聲音一直沒斷過,尤其是計畫向外國投資者開放上海金融服務業,隨即招致三大金融監管機構其中的兩個——中共銀監會和證監會的公開反對。

上海財經大學現代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奚君羊和陳波當時在接受媒體採訪時都坦言,金融監管機構和該體系內的利益集團已經成為自貿區內金融改革的最大絆腳石。

去年12月17日,中國經濟學家厲以寧在第十九屆北大光華新年論壇上發表主旨演講,備受輿論關注。有輿論指,厲以寧是以經濟改革暗示當局盡快進行政治改革,否則「遲早要被淘汰」。

厲以寧表示,因為改革是不能拖的,如果是長期在這裏較量,是舊生產模式好還是新的生產模式好,因為經濟在前進,你不改就被淘汰了。他認為,「傳統發展模式是不會自動退出的,只有擠掉它才能找到新發展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