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兩韓峰會的同一天,中印首腦也於武漢舉行了「不同尋常」的會晤。去年兩國因洞朗對峙導致關係趨冷,為何突然此時加強互動?專家認為,這與中共在國際外交上異常被動的局面有關,中共通過加強與周邊國家的交往,以圖「破解」美國的印太戰略。

習近平與莫迪定於4月27日至28日在武漢舉行為期兩天的非正式會晤。據稱,中印專家則對習莫會期望頗高,稱將「為未來15年的印中雙邊關係,打造全新框架」。

對於印度一方來說,《紐約時報》引述分析稱,莫迪將全部注意力放在贏得明年印度的選舉上。現在,他需要同習近平一起緩解中國和印度令人憂慮的緊張關係。去年,中印軍隊在洞朗地區發生長達兩個月的對峙。

對於對習莫會持積極態度的中共一方來說,美國馬里蘭「信息與戰略研究所」經濟學家李恆青認為,習近平特殊對待印度總理的訪問,專門去武漢見他,而不是說在上合組織峰會上的一種交流,實際上跟現在中共在國際外交上非常被動的局面有關。

「因為從『一帶一路』起來,尤其是發展到這一二年,大家越來越看清『一帶一路』政策實際是中共輸出產能、輸出意識形態的渠道,所以現在越來越多的國家持反對態度。前不久爆出二十多國的大使要退出簽署的協議,所以這對中共的壓力非常大。」

李恆青說:「現在東亞、南亞的局勢都很不穩定,而且這個不穩定都是針對中共的,對中共不利的。這是習近平最難的(局面),因此他要跟所有周邊國家搞好關係,印度是中國最大的鄰國,所以他想建立好關係。這也就是為甚麼他最近對東南亞國家,包括他會去訪問越南都是連在一起的。」

台灣國際事務戰略研究所所長翁明賢接受大紀元採訪時也表示,早前美國總統特朗普提出的印太戰略,印度、澳洲、日本和美國從海上來圍堵中國(中共),在這種情況下,中共就試圖用所謂的連衡戰略來應對美國,加以突破。

翁明賢說,中共跟印度交往,也要跟日本交往,比如下個月總理李克強要訪問日本,就是想破解美國的印太合縱戰略。

翁明賢說:「以後可以觀察中共未來的走向,因為整個思維還是要回到美中兩國在整個亞太戰略的競爭,這也是後續很有趣的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