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5日,內蒙古副主席白向群落馬,成為十九大後內蒙古「首虎」。據多篇官媒的報道,此「虎」有著與眾不同的特色。

據相關報道,今年1月31日,內蒙古政府換屆,於2012年5月開始擔任內蒙古副主席的白向群,再獲連任。也就是說,白向群在省級政府換屆中,通過了換屆考驗。但在連任84天後,白向群落馬。

其次,據內蒙古體育局官網4月24日18時的新聞,白向群23日調研鄂爾多斯市青少年校園足球工作。即25日落馬前一天,白向群還亮相於公開報道中,這也引出他一個獨特的職務。

據報道,在2015年2月深改組出台《中國足球改革發展總體方案》前,2014年先推出這項試點──內蒙古被列為國內首個「足球改革試點省區」,與德國打造「足球聯盟」,白向群擔任內蒙「推進足球改革發展工作領導小組」組長,統領體育、教育、財政等23個部門和單位,外加兼任內蒙古足球協會主席。2017年10月的新聞資料顯示,內蒙古官方和民間對此累計投入資金53億多元。

從上述可知,除了換屆連任要職但遭秒殺外,白向群擁有一個高度達深改組的頭銜——試點省區「足改小組」組長,這是全國各省區迄今唯一一個,這可算是他空前的職務特色。

白向群的這個級別雖然有資格當別人的後台,不過其仕途若想再攀升也仍須靠更高權力的後台,所以他提拔過的人或曾經提拔他的人,若都涉及「帶病」且目前還沒出事的話,不限於內蒙古官場、不限於在位或退休,現在都恐怕受到牽連。

至於在已落馬的內蒙古官員中,對白向群也有值得一提的兩個人。

一是4月24日、比白向群早一天落馬的內蒙古工商局副局長杜雋世,杜的職位和白向群分管領域存在很大關聯,而白向群分管工作曾遭2017年6月中央巡視組點名。

二是2015年11月落馬的烏海市委書記侯鳳岐。侯的判決書顯示,其家庭財產超過了1億元,但其中合法收入僅為636萬元。2008年至2011年,白向群和侯鳳岐在烏海市「搭班子」。烏海市是內蒙古的資源大市,也是中央巡視組指出國土資源、礦產資源開發等問題所在。

白向群的同僚侯鳳岐和杜雋世,兩人也曾長期在巴彥淖爾市共事過,尤其兩人在巴彥淖爾市臨河區為前後任書記。在兩任書記接力下,臨河區法輪功學員王霞年僅38歲被迫害致死,當地610主管說:「王霞上過明慧網,不能死在監獄裏,讓家人趕快接走,死在家裏算自殺。」明慧網上王霞受迫害前後照片對比,從清秀佳人變成骨瘦如柴,猶如歷史紀錄片納粹集中營形如骷髏再現。

所以白向群既有與眾虎不同的特色,也有與眾虎相同的一個特色。白向群參與迫害記錄於內蒙古區官網的《內蒙古年鑒》,在「共青團」的「青少年思想教育工作」寫道:2000年3月,自治區團委舉辦了為期7天的學習班,主題內容包括「繼續揭批『法輪功』」。時任共青團內蒙古書記白向群。

在十九大前中國大陸一波「敲門行動」中,內蒙古被列重災區,2017年4月份僅赤峰市一地多達上百名法輪功學員被騷擾或綁架。今年在法輪功的特殊日子4月25日,白向群成為十九大後內蒙首虎,可謂精準落馬,也是他仕途終結的最佳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