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女生岳昕要求校方公開有關教授性侵案的訊息,遭校方打壓被迫回家。北大校園內出現大字報,北大校友也發公開信聲援,輿論炮轟北大的做法。25日,微博上傳出一份據稱是岳昕本人手寫的便條,內容稱自己已經回到學校,但外界無法核實。

25日,大陸微博上流傳一張疑似是岳昕本人手寫的便條。隨後,獨立媒體人高瑜轉貼了這個便條的圖片文檔。

便條內容稱,目前她「已回到學校」,並「感謝每一位關心幫助我的朋友,向大家致以最崇高的敬意」。落款人是岳昕,時間是4月25日。

高瑜在推特中表示,這張便條只能説明岳昕的手機還在被限制,微信、公眾號還不能上。它是在甚麼情況下完成的,令人有想像的空間,岳昕所在的微信群都在議論。

還有網民稱:「不讓人用手機了?那和監禁有甚麼區別!」

時事評論員夏小強表示,岳昕被北大校方打壓事件仍然持續發酵,引起外界廣泛關注。中共對於這樣的所謂敏感事件和時間點,毫無意外地將會全面監控岳昕的言行,很可能岳昕將在一段時間內會處於被軟禁狀態。

夏小強說道,「由於中共慣常使用秋後算帳的手法對待不服從的人,岳昕未來是否仍會遭到打壓迫害,很大一部份會取決於外界的關注,外界的支持聲援和關注,會對岳昕起到保護和減輕壓力的作用。」

之前一天,高瑜在推特上還說,對於岳昕公開信事件,北大黨委認為「具有學潮性質,是一場政治運動」。

岳昕因要求公開前北大教授沈陽性侵的資訊遭校方連續約談,甚至威脅不能畢業,其母受到過度驚嚇而情緒崩潰,她亦被帶回家中「看守」,北大的做法遭到輿論砲轟。

有學生在「三角地」貼出大字報《聲援勇士岳昕》,引發高度關注。北大校友群亦發出公開信聲援,已有約百人聯署。由於下周就是北大120周年校慶,並臨近「六四」29周年,引發當局高度恐慌,與此事件相關的消息遭封鎖,學生被恐嚇,各地的支持者遭到警告。

據悉,北大為了防備北大學生在「三角地」貼大字報,連日在布告欄前面安裝了監視器。

北大為了防備學生在「三角地」貼大字報,連日在布告欄前面安裝了監視器。(推特圖片)
北大為了防備學生在「三角地」貼大字報,連日在布告欄前面安裝了監視器。(推特圖片)

八九學運期間的大學生季風早前對自由亞洲表示,此次北大學生發起的資訊公開運動,以及隨後在北大三角地帶出現聲援岳昕的大字報,是1989年「六四」以後,首次具有學生運動意義的維權運動。所以導致各方都高度緊張,擔心會引發連鎖反應導致新一輪學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