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內蒙古官場持續震盪。近日,內蒙古自治區工商行政管理局副局長杜雋世、內蒙古自治區政府副主席白向群先後落馬。不久前,內蒙古還發生在互聯網上引起軒然大波的「鴻茅藥酒」事件。

多名高官先後落馬

4月24日,內蒙古自治區工商行政管理局黨組成員、副局長杜雋世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調查。

大陸微信公眾號「政事兒News」的文章表示,有別於其他落馬官員,中紀委配發的杜雋世簡歷中有一個「特殊批註」:2014年12月,杜雋世因向原自治區常委、統戰部部長王素毅送禮金問題受到警告處分。

去年7月17日,王素毅被判無期徒刑。當時官方報道稱,王素毅為鄂爾多斯市蒙泰房地產開發有限責任公司、巴彥淖爾市前副秘書長李石貴等九個單位或個人在企業經營、職務升遷等事項上牟利,先後多次收受賄賂共計人民幣1073萬餘元。

李石貴為王素毅的親信,直接為王服務。2012年11月,李石貴因受賄罪被判死緩。2013年6月30日,王素毅被調查。

王素毅曾在巴彥淖爾(2003年至2010年)任市長、市委書記。這期間,杜雋世也在巴彥淖爾市工作,曾任巴彥淖爾市委常委、組織部部長等職。王素毅獲刑4個月後,杜雋世因曾向王素毅送禮,被處以警告。

上述文章表示,王素毅落馬前後,至少已有5個巴彥淖爾市官員落馬:李石貴、薛維林、張少甫、李茂龍、杜雋世。而李石貴、薛維林、張少甫、李茂龍是王素毅的老下屬,又是杜雋世的老同事。

在杜雋世落馬後,4月25日,內蒙古自治區政府副主席白向群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調查。

與王素毅一樣,白向群在內蒙古烏海市任市長、市委書記及在錫林郭勒盟盟委任書記期間的多名下屬也被抓。

大陸微信公眾號「觀海解局」的文章表示,此前白向群已有4名下屬陸續被抓,分別是侯鳳岐、薄連根、何永林、武文元。目前除了何永林尚未宣判外,其餘3人分別獲刑7年至死緩不等。

其中白向群曾與侯鳳岐於2008年至2011年在烏海市「搭班子」,白是書記,侯是市長。2017年10月,侯鳳岐獲刑17年。據報,侯鳳岐受賄共有30起,均是商人所送。判決書顯示,侯鳳岐夫婦的家庭財產超過了1億元人民幣。

中共十八大以來,內蒙古官場被深度清洗,有3名省部級官員和逾20名地廳級官員落馬。此前落馬的前烏蘭察布市市長陶淑菊、王素毅等被指與江派前常委劉雲山關係密切。

此外,陶淑菊任赤峰市常委、宣傳部部長期間,曾主導媒體誹謗法輪功。當時赤峰地區迫害法輪功嚴重程度,位居全國地級市之首。王素毅任巴彥淖爾市委書記時,曾在媒體上詆譭法輪功。

據海外明慧網報道,白向群、杜雋世、何永林、侯鳳岐等因積極追隨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被列入責任人名單。

廣州醫生遭跨省抓捕「鴻茅藥酒」事件引輿論關注

在內蒙古官場被清洗的同時,內蒙古還發生一宗引輿論關注的「鴻茅藥酒」事件。

廣州醫生譚秦東因2017年12月在網絡上發帖質疑鴻茅藥酒的療效,並稱鴻茅藥酒實際是酒劑類中藥,成分中含有多種毒性中藥材。今年1月11日,譚秦東竟遭到內蒙古涼城縣公安局以侵害商譽罪為名跨省抓捕。

該案經媒體報道後,事件一時引爆網絡。據陸媒披露,近10年來,鴻茅藥酒廣告曾被江蘇、遼寧、山西、湖北等25個省市級食藥監部門通報違法,違法次數達2630次,被暫停銷售數十次。

但是,內蒙古食藥監局卻一路為鴻茅藥酒廣告「開綠燈」,10年共發了1034個廣告批文,讓鴻茅藥酒大行其道,甚至在去年位列投放廣告企業第一。陸媒報道質問,誰是鴻茅藥酒的「護身符」?

在輿論關注下,4月17日下午,譚秦東被取保候審,走出內蒙古涼城縣看守所。他對界面新聞記者表示,不後悔自己當初質疑鴻茅藥酒,這是一個職業醫生應該說的真話。

不過,大陸網民質疑:為了企業利益,內蒙古警方跨省抓人,令人浮想聯翩;鴻茅藥酒這種企業也能上市?這是企業綁架了政府?要求查辦鴻茅藥酒,並徹查其背後的地方保護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