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長一段時間,我沒有前夫和孩子的音信了。偶然間得知他們的處境很不好。前夫因為開車肇事、和人打架賠償對方,欠了上百萬的債。孩子去了外地。

有一天,我的腦袋裏突然閃過一個念頭,兒子要死了,已經走到絕境。我在電腦桌裏找到一份兒子和別人簽合同的紙,上面有地址。我買了車票,找到了兒子租的店,店卻關門。別人告訴我:這個人多少天都不來了。

過了許久,兒子來了,對我沉著臉,問我來幹啥?我說我心裏牽掛,也聯繫不上你,就自己來找你來了。到了他的住處,屋裏除了行李外,地上擺了一大堆空酒瓶。我說,做點吃的。他說甚麼也沒有,他好幾天不吃飯了,只喝酒,他也不想活了,等到哪天死哪天算。

我因為修煉法輪功遭中共迫害,被非法勞教共四年多,這期間,丈夫跟別的女人過上了。他和我離了婚,因為我當時身無分文,又被單位除名,孩子自然判給了他。看到兒子現在這種處境,我心裏酸酸的,出去買了一些東西回來做飯。

兒子每天除了睡覺,就是玩遊戲,心態發生嚴重變異。在他心平氣和的時候,我主動找一些話題和他嘮嘮嗑,告訴他修煉法輪功,按照「真、善、忍」去做,能改變人的命運。他毫不客氣地說:「即使你說的是真的,我寧可遭罪,也不會接受你的東西。」特別是他看到我和一個同修聯繫見面,兒子下了逐客令,把給我的鑰匙要了回去,讓我馬上離開他家。

我心裏真是難過至極,決定回家和他爸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讓兒子回到我們身邊。我下車直奔前夫家。幾年沒見面,孩子的爺爺、奶奶熱情地讓我進了屋。這時前夫正好從外邊回來,一眼看見了我,沒等我說話,他暴怒地跳起來,上廚房拿菜刀,叫囂著要殺了我。孩子的爺爺當時不顧一切地拽著他兒子,還打了他耳光,孩子的奶奶也拚命拽著她兒子,告訴我:快跑。我從他們家出來,腦袋發暈了,坐車坐過了站。

改變自己 兒子失而復得

回家後,我跪在師父法像前,眼淚不住地流,我問師父:弟子到底差在哪裏?請師父點悟我。

第二天,我看到同修的一篇交流體會,說她的丈夫以前打她、罵她,整天在外賭博等等。後來她改變自己,不怨不恨,慈悲地對待丈夫,最後她丈夫完全變好了。

我終於知道自己的問題出在哪了,我沒有想到孩子和前夫出現的問題與我有關,他們是我的鏡子,看到他們的缺點,我應該找自己哪裏需要改善。

我找到自己一些不好的心,例如,我骨子裏瞧不起前夫,他做甚麼,我都帶著鄙視的心理,包括對兒子,我也是這種心態。我越看不上他們,他們就越變壞。我突然間明白了,是我沒有修好自己,我身邊的人才這樣。

此後,我就把家人當作一面鏡子,他們出現甚麼問題,我馬上找自己,對他們所做的一切不怨不責,默默地善待彌補。

孩子多少年都不來我這,我也習慣了。這一年,孩子從北京回來看我。我告訴他,過兩天,我就回你姥姥家去了。孩子卻對我說:媽,你今年別走了,沒事我就上你這來住。

多少年了,求兒子來也求不來。當我歸正自己時,兒子不請自來。

還有,兒子30多歲了,以前找對像都不讓我知道,也都沒成。這一次,兒子高興地告訴我:「媽,我找了個對像,非常好,剛從學校畢業的大學生。我對像提出要來看你。」這期間,孩子的爺爺搬進了新房,把他們住的房子給了我兒子。

善解與前夫的惡緣

過了半年多,兒子提出來要結婚。我問孩子:「你們的婚禮,我去還是不去呀? 」孩子說:「我和我爸商量後告訴你。」

一天,前夫來了,我已不再怨恨他、嫌棄他了。他也完全變了,誠摯地對我說:「謝謝你對孩子的付出。孩子的這次婚禮,讓孩子姥姥家的人都來,讓你們的同修都參加吧。」我藉此給他又講了一點法輪功真相,他沒說甚麼,樂呵呵地走了。

孩子結婚的前幾天,我的腦袋特別難受,不停地晃動。

因為孩子買衣服的事情,前夫打來電話,他在電話裏暴怒,指責我怎麼做都不對,並告訴我,孩子的婚禮不讓我參加了。

我平靜地聽完電話。放下電話後,我就開始找自己,看看自己哪裏做得不對。

沒有發現甚麼問題,我想到師父在《轉法輪》中說:「在修煉中,在具體對待矛盾的時候,別人對你不好的時候,可能有兩種情況存在:一個是你可能生前有過對人家不好,你自己心裏頭不平衡,怎麼對我這樣?那麼你以前怎麼對人家那樣?你說你那個時候不知道,這一輩子不管那輩子事,那可不行。還有一個問題,在矛盾當中,牽扯一個業力轉化的問題,所以我們在具體對待的時候,應該高姿態,不能像常人一樣。」

我知道我和前夫生生世世有很多惡緣,以前我們打仗拌嘴時,他就說過:我就是來報仇來的。我們在一起,真是如同仇敵一樣。今生我遇到了法輪大法,這些惡緣才能在大法中善解。我前世也不知道怎麼傷害人家了,現在不管他對我怎麼樣,我都會善待他。那天晚上,我感覺腦袋一下子輕鬆了。此後,前夫再也沒提不讓我參加婚禮的事了。

婚禮上,前夫熱情招待了我的家人和同修,非常開心。婆家人對我的態度也發生了大的轉變,後來我被警察騷擾期間,小叔子到派出所打聽情況,及時把消息傳出來,大姑姐代我照看孫子,90歲的公公放心不下,買了飯親自送給我,對我非常關心和尊重。過去那種仇視、鄙夷、排斥、牴觸的態度完全沒有了。

我有時想起自己和兒子及前夫的恩怨,如果不是修煉「真善忍」大法,遇到這些事還能活嗎?是大法讓我的胸懷不斷擴大,大到能容難容之事,能以德報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