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黨議員尹兆堅對諮詢持懷疑態度,憂政府對如何運用不同土地早有前設。例如社會上有強烈意見要求重劃粉嶺高球場以建屋,但政府卻在同時間推出「私人遊樂場契約用地」的諮詢「打對台」,意圖讓高球場球會可以順利續約,居心叵測。同時,18個選項,大多是中長期才可以發展的土地,「遠水不能救近火」,而佔地約172公頃的粉嶺高球場用地大致平整並可建數以十萬個住屋單位,但小組卻未列選項內。

對於諮詢文件大篇幅討論公私營合作發展新界農地,尹兆堅質疑是次諮詢究竟是否潛在傾向性,意圖引導公眾支持公私營合作發展模式。

工黨亦建議收回粉嶺高爾夫球場,因粉嶺高爾夫球場屬於政府土地,政府收回作公共用途並不涉及收回私人土地的爭議。

工黨認為今次諮詢並非真正的「與民共議」,而是以土地短缺、基層住屋困難的問題來為權貴利益鳴鼓開路。該黨指,四大發展商(長實地產、新鴻基地產、恒基地產及新世界發展)持有的農地,有1.05億平方呎,即978.27公頃,較政府的土地儲備還要多,當中更包括不少棕地。現時建議的公私營合作,由政府提供基建設施及放寬地積比,換取發展商交回部份單位作資助房屋用途,令公眾難以監察協議及選址的準則。該黨建議政府引用《土地收回條例》,收回遭破壞而難以復原的私人農地。

工黨又指,諮詢文件遺漏收回閒置軍事用地。目前香港有19處軍事用地,佔地2,700公頃,包括九龍塘、何文田槍會山、新界石崗及港島中區添馬艦等。社會上一直有聲音要求發展以上地皮。

社民連批評今次「土地大辯論」是假諮詢,指在未展開諮詢前,從特首林鄭月娥到各級官員等已不斷渲染「公屋供應不足」、「劏房兒童好慘」的說法,意圖合理化填海、開發郊野公園、公私合營合作釋放地產商囤地、貨櫃碼頭建屋等等極具爭議性、或基本上必然淪為官商勾結的選項;並在基層市民住屋需求與環保團體、反對官商勾結者之間製造假對立。但對於社會已有廣泛共識的選項,例如收回私人遊樂場如粉嶺高球場用地、棕地、政府閒置地,卻屢次強調發展難度。

社民連要求政府在停止賣地、公地公用、善用土地的前提下,優先使用閒置官地、私人遊樂場用地、棕地、地鐵上蓋等;凍結棕地及囤積農地之用途,以《收回土地條例》收回;盡快解決丁權問題,釋放預留給丁屋的920公頃土地。

郭家麒議員批評今次諮詢文件純粹是為政府提出公私營合作發展地產商囤積的農地鋪路。他又擔憂當中比較優質的土地會預留給私人樓宇,較差的土地則預留給公屋。

譚文豪議員指小組強調土地不足,但現時地產商有1,000公頃土地,而政府未有使用土地收回條例收回有關土地。如果收回有關土地,或收回比較大塊土地,所需金額只需1.3億元。填海是最後手段增加土地。

學者:公私營合作須合理

曾任上屆政府長遠房屋策略委員會成員的經濟學者關焯照表示,當年長策會估算10年需要建28萬伙公營房屋單位,只是欠2.5萬個單位不夠土地,現在情況更差。對於四項短中期選項中最受爭議的公私營合作模式,他稱要先釐清一些原則:「處理公私營合作真的要很小心,透明度要高,條件要公平,一旦給人的感覺是優惠地產商就大件事了;活化項目是否以公共房屋為主呢?建私人屋宇佔的百分比是多少呢?將來基建成本如何分攤呢?要有合理性。」

他並認為,政府應同時考慮以土地收回條例,收回發展商的農地發展,但這樣做可能遇到司法覆核。

環團倡減輸入人口遏炒樓

在土地供應小組舉行公眾諮詢記者會前,環保團體「環保觸覺」到場外抗議,批評諮詢有前設立場。環保觸覺義務總幹事譚凱邦認為18個選項以外應加入「控制外來人口」及「打擊(樓宇)炒賣」,令選項增至20個。

他表示,小組經常強調香港未來欠缺1,200公頃土地,但據《香港2030+》的推算,大部份數字是來自所謂人口增長。他重申,若人口增長減少一半,如減少單程證來港、輸入大陸專才及大陸學生等人數,土地需求會減少至1,050公頃,「換言之差額只有150公頃,一個部份的高爾夫球場已解決到。所以我們認為今次的土地大辯論是基於一些錯誤的前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