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中興被制裁進入「休克狀態」不久,中國另一家電信設備製造商華為也面臨刑事調查,可能面臨著比中興更為嚴重的後果。

路透社報道,紐約聯邦檢察官至少從去年開始就一直在調查華為公司,了解他們是否違反美方出口和制裁法令,將產品運往伊朗和其它國家。

周三,《華爾街日報》也報道了這一消息,該檢察官辦公室發言人John Marzulli既沒有確認也沒有否認調查的存在。美國司法部拒絕置評。

華日引述知情人士的話說,美國司法部的調查是由轄下的聯邦調查局(FBI)進行的,屬於刑事調查。

彭博隨後引述知情人士的話報道,美國司法部轄下的聯邦調查局今年初已經開始調查華為過往的交易記錄,以調查華為是否違反禁止向伊朗出售產品的制裁。而早在2016年,美國商務部與財政部外國資產管制辦公室(OFAC)就曾向華為發出行政傳票,尋求有關華為是否向敘利亞、伊朗和朝鮮等流氓國家發送美國技術的訊息。

知情人士透露,聯邦調查局和OFAC對華為的調查至少從2017年初就開始進行。

分析指出,從機構性質而言,這次美國司法部對華為的調查,屬於刑事調查,意味著華為可能面臨額外的刑事處分,而早前中興受到的美國商務部制裁僅屬於行政處罰。此外,所有涉嫌參與非法活動的個人也可能面臨起訴。

分析指,華為可能遭遇和其中國競爭對手中興通訊同樣的命運。中興通訊遭遇類似的調查,並被禁止購買美國製造的組件。

華為的發言人拒絕對此置評。華為聲明稱,公司遵守其開展業務的國家的所有適用法律和監管規定。

早在前年,美國商務部公開截獲的中興從事違規行為的文件時,曾透露中興如何從一間代號為F7的公司學習規避美國制裁的方法。F7利用獨立的合作夥伴代表F7在受管制國(例如伊朗、古巴)工作,更聘用德州儀器的資深員工以及華人律師協助F7去「隔斷風險」。

中興文件還指,F7因為涉及受管制國家的活動,在美國的多項收購行動被美國政府阻止。如F7在2010年試圖收購一家名為3Leaf的美國公司,但遭到美國官員的反對。就在那一年,華為同意收購3Leaf的主要資產,但最終因為美國官員的反對放棄投標。

雖然這份文件並沒有明顯披露F7與華為的關係,但《紐約時報》根據中興內部文件描述,F7的特徵可能與華為吻合。

在美國司法部調查華為的消息發出前,美國國會「美中經濟暨安全審查委員會」在報告中指控,中共當局可能支持某些企業進行間諜活動,以提高中企競爭力並促進政府利益。遭點名的中企包括華為、中興通訊、聯想三家。

美國共和黨參議員Marco Rubio和Tom Cotton,已提交阻止美國政府購買華為和中興通信電信設備的提案,因擔心中方監聽美國官員。今年1月,美國電訊巨頭AT&T,突然撤銷銷售華為手機的計劃。

華為去年營收約6,000億元人民幣,較中興同期約1,088億元多逾4.5倍,其中華為手機銷售額約2,360億。華為是全球第三大智能手機生產商,緊隨蘋果及三星之後。

分析稱,對華為的刑事調查將使華為面臨巨大風險,並可能對華為海外業務、特別是歐洲業務造成連鎖反應。